•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落魄节度使
        所谓好事儿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今儿算是在付公子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听说了吗?付公子这回丢人丢到家了?”

         “怎讲?”

         “与人切磋诗词,结果遇上了硬茬子!最后那是兵败如山倒啊!”

         “我听说与人对对子还给对得喷了老血!现在人送外号对穿肠啊!”

         “对对子本为消遣娱乐,这付公子居然能激情喷出老血来,可谓是空前绝后啊!前无古人,想来后也无来者!佩服佩服!”

         一群人激烈的讨论着战况,浑然不顾街道上一道羞愤的目光。

         噗……又是一口老血含恨而出!

         “咦,瞧着那人怎那般眼熟?像是……付公子?”

         闻身转过去,赫然瞧见一面容憔悴,腰佩秀剑的公子哥在一众人的搀扶下踉跄的夺路而逃!

         “跑那么快干嘛!”懒散的靠在店门前,目送着付公子渐行渐远的身影,了贞带着调侃的语调说道。

         麻利儿的将先前立下的字据撕成了碎片,洋洋洒洒的抛向空中。

         “哪个天杀的乱扔纸屑?”街道中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

         见势不对,马上撤退!了贞麻利儿的躲回了店内。

         此时端坐下来的了贞细细把玩着赢来的彩头,赫然便是付公子的祖传宝玉。

         色泽圆润的玉佩再次引来一干人等侧目。

         “这位官人,这玉佩可否借小人一观!”一发福的中年男子迫切的渴求到,一身的绫罗绸缎却也掩盖不了在商战中摸爬滚打的精明市侩。

         了贞倒也是大方,既然对方如此客气,便是爽快的递了过去,“烦请这位老丈掌掌眼!”

         小心翼翼接过玉佩的中年男子对着玉佩一阵望闻问切,眼中的神色越发的炽热!

         “这位官人!这玉佩可了不得!乃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稀世珍宝!”说着又是一阵细细的把玩,“若是祖传,倒也使得,只是……”话到一半,精明的商人终究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生生止住了话闸。

         人群中适时的传出一阵窃窃私语。

         “那不是程大家吗?”

         “好生熟悉的名号!啧……对了,就是那个玉石大家”

         对此了贞倒是不感兴趣,转而恶趣味的在心头嘀咕,千年一遇?那是形容洪水的吧?唐朝人都习惯如此吗?

         美滋滋的接过递过来的美玉,了贞小心翼翼将起揣进了怀中,心中不免一阵窃喜,瞧这架势,这方美玉是价值连城啊!这可是大展宏图,一施拳脚的有力后勤保障啊!

         沉浸在天降横财中的了贞不由得陷入阵阵YY当中。

         瞧着了贞一副市侩小人的做派,黄蓉儿终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先前切磋中散王霸震虎躯的有志之士,转眼间便成了人群中不起眼的市侩小民,巨大的落差饶是见多识广的黄蓉儿也难以消化。

         “诶!”黄蓉儿粗鲁的打断了了贞的YY,带着一脸狡诈的微笑盘问到,“先前那诗真是你做的?”

         回过神来的了贞微微叹息,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这方惊世骇俗之作,任谁看来也不是自己这种升斗小民能脱口而出的,想必其中另有隐情。

         了贞也没打算藏着掖着,一脸淡然的解释到,“第一首是抄……不对,借鉴的王安石!王安石?你可能不知道,那可是宋朝大家!”

         “宋朝?哪一朝?”黄蓉儿一脸的困惑。

         “忘了!这是大唐!”拍了拍后脑勺的了贞继而继续解释到,“这第二首嘛,当然出自咱李白!李大官人!”说罢顺手便是朝着楼上微微一指!

         与此同时,楼上厢房宿醉醒来的李白迈着踉跄的步伐出门,嘴中更是含糊不清的喊道:“小二……酒……酒来!”

         顺势看去的黄蓉儿不由得露出狐疑的目光。就李白这不省人事的架势,哪里又半天做出这番旷世之作的模样?

         其声名鹊起倒是不假,一般人不清楚,黄蓉儿却是对其有所了解。

         “休得诳我!”黄蓉儿满脸的不信服,继而分析到,“这李白我早有耳闻,开元十八年于长安自荐,郁郁不得志,次年便穷困潦倒于长安!”

         “这王安石,想来便是李大官的又一笔号,想借此一鸣惊人罢了!”

         “所以说,想来这第一首诗便是出自李大官人的手笔!”略微沉吟,黄蓉儿继续有些头大,“这第二首……”黄蓉儿有些摸不着头脑。

         “甚妙!”听得黄蓉儿的分析,了贞由衷感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黄蓉儿抬手便是要武力镇压,见势不对的了贞早已是脚底生风逃了个无影无踪。

         只得作罢的黄蓉儿没了主意,悻悻然的归家去,嘴中仍旧念念有词,“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

         “蓉儿!如何愁眉不展啊!”瞧着魂不守舍的宝贝闺女,黄老财顿时来了兴趣。

         话音未落!便是听见“唉哟”一声,黄蓉儿大刺啦啦的与门框撞了个满怀。

         “爹!”黄蓉儿一边揉着额头上醒目的红肿,一边问安到。

         欣然一笑的黄老财放下手中略微有些泛黄的书本,捋了捋胡须笑着朝黄蓉儿招手到,“来,让爹瞧瞧!”

         “爹你还笑!”黄蓉儿明显憋着一肚子气儿,冲着黄老财撒娇出气。

         一脸慈眉善目的黄老财颇有些自责到,“好好好,爹的不是!”

         若是了贞瞧见黄老财这一脸溺爱的模样,还不得一阵腹诽!这还是那罚款不眨眼的酷吏吗?

         黄蓉儿一边揉着额头,一边款款走到黄老财身边,施施然坐在陈旧的木椅上,发出阵阵嘎吱响。

         “蓉儿有心事啊!”都说闺女是老爹贴心的小棉袄,为人父的又何尝不是呢,黄老财一眼便是瞧出端倪。

         徐徐将手中茶盏推送到嘴边,蒸腾散发着热气的茶杯中漂着几片醒目的茶叶!

         或许是苦涩的茶水引起味蕾的一阵翻腾,黄老财不由得盯着茶水一阵蹙眉。

         “来,给爹说道说道!”眼瞅着愁眉不展的闺女,黄老财耐心的哄到。

         或许是找到了倾诉的对象,黄蓉儿的话匣子如开闸的洪水一般,一股脑的便是朝着黄老财喷涌而去。

         从早先的李白,到红楼梦,生怕老爹不信服的黄蓉儿更是从怀中摸出了贞缴纳的欠款,在黄老财眼前一阵晃悠!似乎在说,老爹你辛苦小半年,能又这么多收入吗?

         接着又讲述了付县令的公子如何被打脸的经过!或许是怕忘了二人之间精彩的诗文切磋。不对,了贞完全是单方面的碾压。黄蓉儿又从袖中抽出一页纸,恭敬的递给黄老财,“爹爹请看,这是那唤作了贞的少年作的诗词!”

         接过纸张,黄蓉儿漫不经心的目光分明表明了最真实的想法,一群懵懂少年的舞文弄墨能又多高的造诣?

         这闺女啊就是少见多怪!遥想当年爹在大金殿内挥斥方遒,怎一个快哉了得!

         “爹!”眼看老爹的思绪早已飘到了九霄云外,黄蓉儿摇晃着将她爹唤醒。

         “您倒是过过眼啊!”黄蓉儿分明万分的急切,“这诗真的妙不可言!”

         黄老财微微一笑,不可置否,却不忍心拂了女儿的面子,收回心绪漫不经心的看了起来。

         拔地万里青嶂立,悬空千丈素流分。工看玉女机丝挂,映日还成五色文。

         黄老财细细咀嚼一番,倒觉得不甚惊艳!很明显自身又很大的把我能做出这般水准的词句来。

         也不知王安石得知这番自恋的想***不会从坟头炸出来。

         日照香炉生紫烟?

         当品读到第二首时,始一开篇,黄老财的注意力便完全给吸引了过去。先前还漫不经心的黄老财,收拾起文人特有的傲气,转而正襟危坐细细品读到。

         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

         黄老财心头一震!如此磅礴大气的诗词当真出自市井小民之手?他不由得一阵狐疑,转而细细询问到。

         换来的是黄蓉儿坚定的目光!

         这……黄老财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贞那模糊的身形,难道真是不出世的隐士?不对啊,年纪轻轻不说,如此高的诗词造诣,岂是遂宁这座小县城能容得下的?

         索性不再思考这恼人的问题,黄老财浑然不顾一脸希冀的黄蓉儿,扭头便是朝着一旁简陋的书房走去。

         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

         身后传来黄蓉儿急切的询问声,“爹,您倒是给句话啊!”

         “甚好!”

         “此子有你爹一半风采!”这脸皮也是没谁了。

         “啊切!”揉了揉鼻腔,了贞舒坦的打了个喷嚏,“难道是偶感风寒?”

         不得其解的了贞索性摇了摇头,手中美玉传来厚重的感觉让了贞觉得踏实了不少。

         抬头望去,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家点当铺。即便隔着数丈远,都能瞧见悬挂在房门上醒目的金字大招牌。

         屋内除了一方泛着乌光的老旧桌椅,便只剩下几株翠绿的景观植物,无甚繁杂的家具倒是更人干净利落的感觉。柜台上,头须的老者独自在与寥寥的顾客讨价还价着。

         此时,柜台旁一身着普通百姓服饰的少年正激烈的与老板争执着,略显青涩的脸庞估摸着也就弱冠之年,只是观察入微的了贞分明捕捉到少年手掌上异于常人的老茧。

         曾与某演艺界某武行大师有过一面之缘,一番握手之下,便是感受到武行大师厚重粗糙的双手,那是一双密布着老茧的有力大手。

         分明与眼前的少年如出一辙!不对,少年的手掌有着更加浓厚的老茧!且不经意漏出的手臂上分明有着几道刺目的疤痕!分明就是斧砍刀劈留下的印迹!

         “你这少年,好生计较!你这佩刀,最多值二两银子!”一番争执之下,老者懒得再费口舌,独留下一阵气急的少年在一旁愤愤然。

         “二两!我这佩刀就值二两!”少年明显拔高了音调,“你可知我是……”

         耳尖的了贞不免侧目,少年倒是一个机灵,生生将喉间的措辞给噎了回去,索性坐在角落的老旧木椅上盘算起来。

         “这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老者慈爱的询问到。

         不对,串戏了!

         一阵腹诽的了贞向老者投去鄙夷的目光。

         “典当!死当!”玉佩再好,也换不来半个膜,深谙此理的了贞选择将其换成踏实的银两。

         “喏!”了贞随手掏出玉佩递给老者。

         “嘶!”接过玉佩的老者一番打量之下,不免倒吸一口凉气!“这!极品极品啊!”

         此时老者才向了贞投去了打量的目光。

         眼前的了贞虽说给人干干净净的感觉,但那朴实的衣衫跟这玉佩明显不相符,如此价值连城的美玉为何会落入此人之手!

         “公子死当?”见多识广的老者到也爽快,很快将了贞归于破门败家的昔日公子哥一类。

         “恩!”了贞掩饰住激动的心情,一脸平静答到。

         “五两!”老者略微沉吟,给出公道的价格!

         “五两!”了贞拔高了音调,“我一口盐汽水喷死你!”

         “五千两!”了贞狮子大开口。

         “五百!”

         “四千!”

         “八百!”

         一番争执之下,倒是引得一旁的少年闻身而来,小爷这佩刀都只值二两银子!什么价值连城的物件这般贵重?

         “兄台可否借来开开眼?”少年倒是不客气的询问到。

         了贞倒也爽快,麻利儿的递给少年一观,扭头继续跟老者力争。

         “嘶!”少年一番细看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兄台可否接一部说话!”少年一阵思索后询问到。

         了贞接过送还的玉佩,退到一旁带着疑惑的深情询问到。

         “这位公子可是看上我这玉佩?”

         “非也!敢问公子此物从何而来!”少年一脸神色凝重。

         “祖传!”了贞倒也干脆。

         只是在少年明显狐疑的目光下,了贞终究有些挂不住面子。

         便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言简意赅的表达了一番。

         “付公子?付县令?祖传?”少年略微思索后,终于是豁然开朗。

         眼瞅着仍旧一脸困惑的了贞,少年好心奉劝到,“瞧公子也不像穷凶极恶之人,想来这玉佩的来路是做不得假的,不过……此物……还是莫要招摇的好!”

         了贞不由得纳闷到,兹事体大?不就一祖传玉佩吗?难不成这破玉佩还能是他付县令克扣的贡品不成?

         一想至此,了贞讪讪一笑,都说无巧不成书,可天下哪有这般巧合的事情,当这是演电影呢?

         满不在意的了贞笑着询问到,“难不成公子见过这玉佩!”

         “见过!”

         “在哪啊?”

         “皇……宫。”提起皇宫二字,少年依旧那般淡定从容,若不是摸爬滚打多年,了贞还真信了这少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皇宫?”了贞略微沉吟,难道是位阉人?

         细细打量眼前的少年,喉结,胡须一样都不少啊!倒是惹得少年一阵怒眼圆瞪,分明在说,你他娘的才是阉人!

         “敢问公子大名啊?”了贞继续嬉笑着说到,打心里把少年当做了癔症。

         “李光弼!营洲柳城人!”

         “李光弼?”了贞一个机灵,下意识的询问到,“兄台可景元二年出生?”

         这下换少年一个狐疑了,难不成遇上了传说中的半仙儿?那可得让先生好好合计合计自己何至于落到典当佩刀的地界儿。

         “然也!”少年狐疑答到。

         得亏演员时期对唐朝时期的影视剧等情有独钟,至少让了贞对大唐的大部分名人都有所涉及,而李郭的名号在安史之乱时无疑是一段传奇,郭,郭子仪。

         李,李光弼!

         如今开元二十三年,李光弼童鞋怎么也该官拜节度使了吧?还是政治军政一手抓的主儿!

         讲道理,在大街上随随便便便是能碰到大唐********的概率,比21世纪买六合彩高中的概率不遑多让。更何况一方********居然在点当铺典卖佩刀!

         这回换了贞一个趔趄:“唉哟,不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