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祸不单行(上)
        了贞给黄老财客气的请了出去,连人带包袱。

         破旧的稿纸从门缝中飘然而出,开张不吉,晦气,黄老财索性关门大吉。

         一脸无辜的了贞欲要回寺讨个公道,庙里咱好歹也算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对上尊重领导,坚决服从领导安排,继续当和尚的要求除外。

         对下和蔼可亲,密切关心青少年成长,并与怀素数次切磋书法,

         真实场景是怀素在书桌上奋笔直书,了贞在一旁乐得直搓手。

         真弄不明白,如此兢兢业业的工作,最后竟落得个飞鸟尽,良弓藏的下场。

         愤愤的了贞拍了拍满身尘土,一身装束给拍得叮咚作响,那是银两发出的美妙乐章。

         抬步,调转方向,欲重回山门讨个公道。

         猛的回过神,了贞庆幸自己没头脑发热,一头撞回山门去。天晓得等待自己的是师兄弟的夹道欢迎,还是不由分说的刀枪棍棒。

         要知道,除了战斗力为五的了贞之外,众师兄弟可都习得一身好武艺,年轻的怀素乃当之无愧的典范。

         估摸着这会众师兄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就待了贞这盘弱鸡自投罗网了。

         毕竟报仇也需要挑对象的,街边那种嚷嚷着吃糖葫芦,不给糖就哭鼻子的小丫头片子就是旗鼓相当的对手。

         俗话也说,君子十年磨一剑!

         打不死,我就磨死你!

         一群老秃驴,有能耐就活过我!

         毕竟,出家人慈悲为怀,打打杀杀,万一砸到花花草草怎么办?

         啪!了贞很是轻松的扔开手里的半截木棍。

         半空中划过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粗壮的木棍挂起阵阵劲风,呼呼作响朝着倒霉人家飞去。

         ……

         厚实的木棍在地上欢快的跳跃着,发出阵阵脆响。

         与此同时,某怒不可遏的年轻女子一手捂着红肿的鼻梁,一手插腰,柳眉紧凑,杏眼怒睁,活脱脱一副小八婆的模样,“哪个杀才扔的木棍!出来!姑奶奶非拾掇你不可!”

         周遭的的群众不由得侧目,并窃窃私语到。

         ”哟,那不是黄老爷的千金吗?“

         “可不是嘛!瞧着架势!”

         ”哪个不开眼的!招惹上她了!“

         ”又有好戏看咯!“

         捕捉到路人传来一阵阵同情的目光,了贞清楚的意识到: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难不成遇上“瓷儿”?那不得大放血?了贞肉痛的看了看钱袋里的碎银。

         辗转反侧之间事儿主已迈着龙行虎步,扑面夺来!

         鉴于唐朝人民的道德素质是否达标这个问题尚需考究,若因此来个狮子大开口,难不成还得回寺庙求众师兄弟救济一番?

         遥想21世纪的高素质人民,若不幸摊上车祸,甭管破皮轻伤,不得来CT、核磁共振、心电图方方面面大套餐,都对不住这趟免费体检。

         小不舍,则丢大头啊!

         眼不见为净,了贞索性闭眼,顺手向身后掷出一枚通宝,嘴中不忘念念有词,“兄弟,来日方长!”

         再次捕捉到身后传来的痛呼!以及空气中陡然上升的温度及杀气。虎躯一颤的了贞机智的脚底抹油,风紧,扯呼。

         可惜了这番精准的手艺,开个培训班,随便露两手百步穿杨,那不得财源广进?狼奔豕突般的夺路而逃,了贞倒不忘一番盘算。

         随之而来的是脚下微微颤抖!

         贼子!休走!欲要响彻天际的咆哮声,很难想像出自娇弱女子的手笔。惊恐而好奇的市民们,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街道中心茕然孑立的女子。

         身姿挺拔,一米七的个子足以在一群群五短身材当中脱颖而出。而身形竟罕见的匀称苗条,一席长裙上鲜艳的石榴红让人联想到白居易的盛赞,移舟木兰棹,行酒石榴裙。

         集唐代流行女装款式的裙、衫、帔在她身上得到完美的统一,其展现出的雍容大度、典雅等百美竞争的特点,充分体现了纵观上下历史,大唐的人文思想及历史生产都达到了鼎盛时期。

         重点!还得看脸……

         杏眼,柳眉,樱桃嘴,瓜子脸,很难想象如此特立独行的长相是如何在大唐的审美观念下苟延残喘的。

         若是了贞在场,定是拍手叫绝!无论长相,气质,乃至于身材,放在21世纪非甩甩所谓百年一遇的美女几条街。

         不过百年一遇,那是在形容洪水吧?

         现代化的古代美女此时颇有些狼狈,额头上红肿的大包显得那般醒目,挺拔的鼻梁上正流着丝丝炽热的鼻血……

         大手豪迈的一擦,俏脸上留下一道模糊的血痕,倒颇有几分俏皮的味道。

         死光头!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女子杏眼虚睁,双手搓得嘎嘣作响!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了贞鹤立鸡群的寸头无疑一道醒目的风景线。

         一溜烟穿越了大半个县城的了贞依旧感觉背后传来阵阵寒意。

         奈何平日疏于操练,本想一口气逃回寺庙的的了贞不得不暂作休息。

         开玩笑,那小八婆的气场明显高于众师兄弟好几个档次,如果说众师兄弟的气场如同一望无际的湖泊,小八婆就是那浩瀚的大海。

         萤火之光岂能与灏月争辉

         在生不如死与死不瞑目的抉择之间,了贞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苟且偷生,茫茫尘世还是太过凶险啊,何必贪恋着尘世间呢?安逸自在的在一方寺庙不是逍遥自在?

         也不知住持的位置是否给我留着。了贞一边贪婪的吸着空气,一边盘算着后路。

         眼瞅着警报解除,了贞便是靠在一酒楼房门旁休息起来。

         生活是值得期待的,生活也是充满新奇的。

         了贞一门心思沉浸在幻想中,竟是从天而降一庞然大物!

         砰!脚面传来剧烈的颤抖吓得了贞菊花一紧!

         谁这么没公德心?乱扔……人?

         一脸惊疑的了贞定定了心神,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远离了是非之地。

         前世的经验教训告诉了贞,街道上横空出世的大妈大爷碰不得。分分钟让你土豪变土鳖。

         扶,与不扶,这个简单的选择题在后世看来竟是那般艰难。

         华夏5000年助人为乐的优良传统,在后世已被糟蹋得面目全非,不是咱生性淡薄,也不是失态炎凉,倒是大爷大妈咱讲讲良心?

         好吧,既然良心不值钱,那大家只能披上伪装,收起良善,默默的当路人甲吧。

         可惜,没手机!

         毕竟还有着些许良知,看着街道上面色通红,如烂泥一般瘫在地上的男子,了贞由衷的感叹道。

         闲事可以不管,热闹倒不妨瞅瞅!离日落还早着,看完这出戏先。

         全身心投入精彩演出的了贞,顺手从街边杂货摊抓了一把瓜子,施施然席地而坐,典型的前排围观。

         只见一膀大腰圆的老妈子,搔首弄姿的出现在围观群众的视线中,浑圆的臀部在空中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只是那水桶腰,大象腿,本是旖旎的画面,反而让胃一阵翻腾。

         身旁随着三名五大三粗,体形健硕的壮年男子,黝黑醒目的腱子肉在阳光的映射下,倒显得那般耀眼夺目。

         狰狞及戏谑的神色,配合手里粗实的木棍,活脱脱一副黑恶势力的模样。

         人群中不由响起几声娇羞的惊呼。

         这汉子!好生结实!

         奴家真想随了他!

         ……

         了贞不得不感叹大唐群众的奔放与豪迈!若不是惊鸿一瞥下,几位花痴姐姐的吨位明显超过自身数个量级,了贞倒给不介意给这群狂蜂浪蝶糟蹋。

         人群似乎都遗忘了瘫在地上的男子。

         哟!大官人,摔疼了没?

         倒是老妈子亦步亦趋的挪到男子身前,一脸关切的询问到。

         不……不碍……碍事……

         面色红润的男子始一张口,浓烈的酒气便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酒量稍浅的围观群众竟略微感觉头晕目眩!

         老妈子显然也给熏得不轻,一脸嫌恶的挥了挥面前的空气,适时宜的从罗衫中掏出面巾,娇滴滴的遮住口鼻。

         围观群众不适时宜的传出几声干呕。

         脸面有些挂不住,却依旧故作矜持的询问到。

         李大官人,你在我慧娴雅阁数日的花销,倒是给付了来!

         慧娴雅阁?了贞一个激灵,脑海中翻来覆去的搜寻着前任留下为数不多的记忆。末了,拍了拍醒目的光头,乐道,就是青楼啊!

         合着李大官人是在风雅之地吃白食儿,给老妈子打将出来了!了贞看着不远处奄奄一息的李官人,肃然起敬。

         不由得想起星爷经典电影里无厘头的台词,看什么看,没见过吃霸王餐的?

         倒是和李官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老妈子显然失去了耐心,不耐烦的踢了踢烂醉如泥的李官人,点头示意左右。

         心领神会的黑恶势力,一把上前揪住李大官人的领子,如拎鸡崽子一般将他给拎了起来。

         温柔点,一群没教养的狗东西!老妈子娇嗔的训斥着左右,却丝毫没有放下李官人的打算。

         大官人!关切的掸了掸李官人素衫上的尘土,老妈子依旧笑容满面到,只是不知暗藏在笑容的背后是怎样一副蛇心的心肠。

         这日期一拖再拖,今日的你友人到了没?

         老妈子的笑容依旧那般赏心悦目,微微眯起的柳眉,散发出的阵阵寒意终于让李官人一个激灵。

         到……到了!

         李官人酒劲儿倏地醒了一大半,豆大的汗珠从额间花落,湿润的掌心在长衫上怎么也擦不干。

         李官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焦躁的眼神不断在人群中逡巡,哪里有半点友人的影子?倒是有人,只是没友人。

         原本只是借酒消愁,未曾想囊中羞涩,几日流连下来,尽是短了老妈子银两。别看老妈子平时慈眉善目的模样,真有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家伙吃白食儿,保准吃不了兜着走。

         别看玄宗皇帝治下的大唐仍一片欣欣向荣的模样,可暗地里依旧行着苟且的勾当。贪污受贿是家常便饭,草菅人命那不是空口无凭。

         保不准老妈子一声令下,虽不能草菅人命,让李大官人生不如死倒是颇有些方法。

         怎么样?李大官人?

         老妈子有些不耐烦的提醒到,目光戏谑的打量着他的下半身,肥厚的手掌更是不经意间攥住他的命根子!

         李大官人当(档)下很忧郁

         李大人很方(慌)!不方不行啊!

         小李子在别人手里攥着的滋味儿很难受!李大官人突然不再那么痛恨阉人,反倒有些惺惺相惜。

         心思百转之间,李大官人汗如雨下。

         死马当作活马医!李官人心一横,对不住了,各位观众!

         汗如雨下的李大人在人群中一阵逡巡,一慈眉善目外加醒目的风景线映入眼帘。

         他!他!他!也不知是老妈子攥得生疼,还是李官人心有愧意,别过头去他豪迈一指,不由让人联想到陆小凤传奇里的灵犀一指……

         确定?

         对……就……就……就他!李官人闭着眼,带着一脸羞愧,奋力说道。

         ……

         作为资深路人甲,了贞很有围观群众的觉悟,瓜子,长凳样样齐全,还不时对画面评头论足,可谓将路人甲的任务发挥到了极致。

         眼看着面色不善的壮汉朝自己走来,了贞自觉的让开一条道路,幸灾乐祸的想着到底是哪个倒霉蛋。

         诶!大哥!

         干嘛?

         卧槽!

         对战斗力进行对比过后,了贞除了过过嘴瘾,明智的选择暂时放弃抵抗。

         脑海中没来由的想起一句歌词,竟是无端的清唱了出来,歌声婉转动听,有如天籁,更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