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强势回击
        “余勇,你他娘的吃椿药啦,这般开心?”摔个趔趄的老王不屑的撇了撇屋内的了贞,转而冲着余勇骂骂咧咧到。

         这余勇也不恼,只是神色激动的朝着屋外走去,并不时用手摸了摸略显怪异的胸口。

         眼瞅着进去前还一脸忐忑的余勇,转眼便是给灌了迷魂药一般,三魂不守七魄尽失的,一群衙役不免好奇的聚拢来,纷纷询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

         刘头也陡然睁开惺忪的睡眼,徐徐站起,背负着双手,目光灼灼的盯着余勇,却也将神色都投入到了一群人的谈话之中。

         “诶!你个孬货,问你话呢!”老王欺身到余勇近前,一通蛮横的拉扯。

         小郑也带着嘲弄的神色说道:”难不成那班头当真有怪异嗜好,瞧你这小脸给红的!“说着小郑大刺啦啦的指了指余勇红润的面容,毫不掩饰自己的的讥讽。

         小陈也疑惑的说道:“难不成真给班头灌了迷魂汤不吃!瞧这魂不守舍的样子!”

         就在一群人叽叽喳喳的拷问着默不作声的余勇时,了贞又出现在众人面前,人群中施施然一指,道:“李忠建,进来!”说罢浑然不顾众人困惑的目光,径直朝着休息室内走去。

         骤然家被点名的李忠建颇有些手足无措,如众星捧月一般接受着一群同僚打量的目光,心头七上八下的同时,更有着些许的期待,想来只要进了这扇门,谜底便能揭晓,李忠建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而余勇默默的蹲在角落里,众人问话也不答应,只是傻呵呵的捂着胸膛,满脸笑意的迎着同僚们的质疑询问。刘头眼瞅着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掌控,不免有些慌神,却佯装镇定的说道:”莫要慌,想来是了贞故作神秘!“然而心头却早已涌上万般疑问。

         余光扫过乐呵呵蹲在墙角的余勇,心头思索到:这了贞到底使的什么障眼法,让这余勇如同失心疯一般,笑得这般真诚?就算是小子喜得贵子的时候,眉宇之间也有一抹掩饰不住的愁苦!

         拷问了余勇半天,这家伙愣是憋不住个屁来,只是一个劲儿的冲着同僚们傻笑,不算粗壮的手臂却牢牢的将胸膛护了个严实!

         索性放弃的衙役们,迅速聚拢在休息室门前,凝神屏气,好奇的探听着屋内的动静。不知那了贞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过,如同蚊子哼哼般的声音,哪里听得真切?此时只恨没生得顺风眼,将那了贞的一举一动尽收囊中。

         ”艹!干脆让老子把门踹开,看这了贞如何装神弄鬼!“老王不耐烦的大手一挥,抬腿便是要将脆弱的门板踹开。

         心头疑问重重的刘头也示意老王踹开房门,得到命令的老王也不含糊,粗壮的两只手臂扒拉开一众同僚,瞬间门前形成一股真空,凝神聚气的老王一沉腰,只听得一声大喝,呔!

         募地,老旧的房门却不合时宜的打开,眼疾手快的李忠建干脆的闪躲到一旁,踹了个空的老王楞是摔了个狗吃屎!

         咚!只听得闷声一想,老王粗壮的身板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溅起满地的灰尘。

         屋内的熊奎壮着胆子笑道:”老王,你怎的这么不小心!“

         老王吃痛的从地上爬起,恨恨的看了看一脸嘲笑的了贞,心想着:铁定是这厮故意让自己出糗,不然怎会接连两次都摔个狗吃屎?本打算就此将了贞给拾掇一顿,转念一想,这般冒冒失失,丢了自己的饭碗可不划算,只得就此作罢。

         气急的老王扭头走出休息室,不忘留下挑衅的手势,却瞧见身旁的李忠建又如同着了魔一般,面色红润,气息急促,脚步轻盈的与自己并驾齐驱!

         ”艹!都他娘的给灌了迷魂药了!“老王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一把揪住李忠建的衣领,骂骂咧咧的说到。

         瞬间围拢的衙役们也神色古怪的打量着李忠建。

         ”奇了怪了!这了贞难不成会妖法?“眼瞅着进出的每一个人都一个劲儿的傻乐,小郑只能将原有归结于此。

         小陈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困惑的说道:”真给灌了迷魂汤不成?“

         李忠建也不答话,扒拉开老王粗壮的手臂,只是一个劲儿的走着,眉宇之间充斥着喜悦。

         众人不答应了,生生将路堵住,分明李忠建不说个所以然出来,就别想安全走出这个地儿。

         瞧着一群同僚神色不善的目光,李忠建护了护胸口,压低着声音,尽量平稳的说道:”发银子了!发银子了!“

         ”艹!发你吗勒个巴子的银子!“转不过弯儿的老王一个巴掌拍在李忠建的脑门上,继而补充到:”他娘的,奉银都半年没发了,你他娘发哪门子的银子!“

         倒是有机灵的衙役眼光中精光一闪,也不言语,只是期待的看着李忠建,静待下文!

         ”李忠建,到底发的哪门子银子?“小郑按捺住困惑询问到。

         ”赏银!赏银!“李忠建激动的说到。

         一旁的小陈不乐意了,嘲弄着说到:”赏银?班头给的?你给班头临幸了不成?“

         ”你才给班头临幸了!“众星捧月般的李忠建很是享受这感觉,挥了挥手示意一众衙役靠拢,弓着身子压低音调替一众人解惑:”班头给的赏银!说是替班头办事,不能短了兄弟们的好处!“

         说着不忘向屋内投去感激的目光!并向一众人比出一个手掌,道:”足足五两!五两赏银呢!“

         ”五两?“一行人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老子一年的俸禄都才三两!这班头出手也太阔绰了!“有人眼红的说到。

         ”甭骗老子!你说五两就五两!“眼看着一众衙役炽热的目光,老王推搡着李忠建,骂骂咧咧说到。

         李忠建闻言,小心翼翼将手伸进怀里,一番捣鼓,紧握的拳头往众人面前一摊,手掌上赫然出现诱人的银子!

         ”真是五两!“

         ”艹!还真有五两银子!“

         不多时,李忠建快速的抽回手掌,麻利儿的将银子放回胸口,这才踏实的舒了口气。

         与此同时,小郑小陈二人四目相对,心领神会的快步走到余勇跟前,在余勇惊恐的叫喊声中,一左一右的掰开其紧紧护住胸膛的手臂,麻利儿的往胸口内一掏!

         不多不少!正好又是五两银子!

         都是平日里相处的同僚,众人哪还能不知道余勇的难处,家里一家老小都指着余勇微薄的俸禄度日,而小半年未曾发放的俸禄,让喜得贵子的余勇更加的愁眉不展,小家伙的吃穿住行无一不是一笔巨大的开支!这余勇可是接连数日都愁眉不展啊!

         ”余勇,你这银两哪来的!“刘头坐不住了,呼吸急促的询问到。

         余勇闻言,看了看周遭的同僚,转而感激的看向休息室内的了贞,道:”班头体谅我一家老小,赏的!班头还说了,只要肯真心替他办事,日后少不得赏赐!“

         赏!重重的一个字,叩在一众人心头,不免让人心头一震,在明码实价的赏赐面前,在捉襟见肘的微薄俸禄面前,刘头许诺的日后吃香喝辣显得有些无力,先前还言之凿凿誓与刘头共荣辱的一众衙役不免有些动摇。

         与此同时,了贞背负着双手,风轻云淡的出现在一众衙役面前,抬起手在衙役面前一阵点指。

         一群衙役如同被打了鸡血一般,垫着脚尖,昂着脖子挤到了贞身前,就差没大吼:”班头,选我!选我!“

         ”刘头?咋办,要不我弄死他?”只余下老王站在刘头跟前,只是神色之中同样带着些许艳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