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宴请地痞
        ”班头,你真要拿那翟二开刀?“在一众人散去过去,熊奎”嗖“的凑到了贞跟前,颇为紧张的询问到。

         了贞轻描淡写的点了点头,眉宇之间充斥着自信回答到:”哦?有什么问题吗?“

         看着了贞一副不来气儿的模样,熊奎气儿就不打一处来,难不成这班头是个死脑筋兼自大狂不成?以为暂时打压了刘头的气焰就能睥睨寰宇了?那翟二可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班头,刚才不是跟你强调过了吗?这翟二啊,不好招惹!人家上面有人!“说着熊奎露出一脸焦急的神色,唯恐这班头头脑发热,做出过激的决定来。

         了贞抬头望了望房梁,打趣儿的说道:“哦?有刺客?没有啊!”

         说着不容拒绝的挥了挥手,道:“安排一下,下午咱就点点新官上任的第二把火!”

         瞧着了贞风轻云淡的神色,熊奎放心了不少,一步三回头的看着了贞,好心的提醒道:“班头,那翟二真不是软柿子!”

         了贞抬手作势要打,见状不妙的熊奎一溜烟便是跑了个没影,嘴里叫嚷着:“放心吧,班头,信我准时送到。

         =====================================================================

         聚仙楼,阁楼上的雅间内,刘头与老王赫然在列,二人神色焦急,不时向楼下张望,并不停的在房间内来回踱。

         左等右等,这宴请的角儿愣是没个音信儿,这让刘头心里五味陈杂。自己好歹也是堂堂副班头,自掉身价的宴请他一介地痞,瞧这架势是不肯赏脸了?刘头言语中不免有些不满:“这翟二怎的还不来?”

         募地,却是瞧见老王惊叫着跳了起来,兴奋的叫喊到:“来了来了!”

         刘头闻言,“刷”的从座椅上坐起,神色喜悦的朝着门外走去,静候翟二的到来。

         隔着老远,便是能听到翟二呼朋唤友的声音。咋咋呼呼的音调,引得一众食客不悦的侧目,这翟二也不含糊,偏了偏脖子,虚着鼠眼狠狠的将一众食客一通扫视,嘴里快速的咀嚼着顺手牵来的肉干,用干瘦的手臂点指着食客们,道:“怎的?瞧我翟二不顺眼?不顺眼就说,老子很公道的!”分明带着些许挑衅的意味。

         食客们纷纷扭过头,这翟二瞧着虽是瘦猴的模样,可分明不是善茬儿,还是莫要招惹的好!

         看着一众食客纷纷侧目,翟二满意摸了摸精瘦的面颊,顺手扒拉开与其相对而行的柔弱书生,嘴里骂骂咧咧到:“不长眼的穷酸秀才,敢挡老子的道儿!”

         受了屈辱的秀才愤愤然的欲要反击,却是瞧见尾随在翟二身后的三五大汉,皆朝着自己露出不善的目光,且这群袒胸露乳的家伙,身上都纹着虎豹样式的图案!秀才冷的一个激灵,悻悻然的缩了缩脖子,一溜烟逃离了这是非之地!

         留下身后翟二一行人放肆的嘲笑。

         “这秀才,真他娘的没出息!”

         “还特么的读书人,掉份儿!”

         看着落荒而逃的秀才,翟二得意的晃了晃脑袋,颇为享受欺凌人后却敢怒不敢言的快感,一边迈着步子登上阁楼,一边哼着银秽的小曲儿:娘子的屁股圆又圆,哥哥我来摸一番……

         这般说着,翟二也不客气,顺手一巴掌便是拍在一落单小娘子的屁股锭儿上,眼瞅着惶恐的小娘子惊怒的看着一众地痞流氓,翟二更加放肆的大笑起来,嘴里更是传出调戏的口哨声!

         “这翟二,还这他娘的混账!”焦躁候在门外的老王瞧着翟二粗鲁的做派,不有得骂到。

         倒是刘头笑着摇了摇头,道:“老王啊,这才叫性情中人啊!”

         说着,刘头笑脸迎了上去,独留下一脸茫然的老王。

         “哟,翟兄,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刘头信步走上前,冲着翟二微微屈身,抱拳道。

         翟二昂着脑袋,颇为受用的点了点头,平日里都说他是游手好闲的地痞流氓,可这公门中人见了自个儿不也得点头哈腰?一想至此,翟二便觉得大丈夫生当如此,不枉来世间潇洒一番!

         “刘头,好久不见呐!”翟二敷衍的报了抱拳,算是打了招呼。

         刘头脸上闪过一抹不悦的神色,却不着痕迹的掩盖在满脸笑意的面容下,客气的往前面一指,道:“里边儿请!”

         翟二满意的点了点,招呼身后一众手下,昂首阔步就朝着雅间内走去。

         “哟,刘头,今儿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始一步入雅间内,饶是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数十年的翟二也忍不住惊叹:“这他娘的,内有乾坤啊,这装饰,真他娘的大气!不错!真不错!”想了半天,胸无点墨的翟二却学不得酸儒,作出文雅的点评来,只得连连称赞,并满意的在雅间内来回打量。

         目光灼灼的打量着屋内富丽堂皇的装饰,翟二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艳羡,更多的却是贪婪、

         不经意之间,却是瞧见古董架上一方小物件儿很是可爱,于是佯装品鉴屋内的装潢,随意的走到古董架前,顺手一捞,便是不着痕迹的将小物件儿收入囊中!转而才微笑着入座,并好奇的询问到:“刘头,今儿怎么这么看得起兄弟我啊!”

         刘头也不言语,只是媚笑着将翟二引入座儿,铁心的替其拉开椅子,并将桌上的美酒参入翟二面前的酒杯中,缓缓道:“咱哥俩就不能好生聚聚!”

         说着不容拒绝的将翟二安排入座,这才徐徐坐到翟二身旁,也不多言语,就是一个劲儿的夹菜,倒酒,唯恐怠慢了这翟二一般。同时,雨露均占的将翟二的一众手下也照顾到位,倒也未曾失礼数。

         只是一旁的老王瞧着刘头这副谄媚的做派,不由得有些作呕,确实强忍着厌恶,闷头吃饭。

         翟二也不含糊,有美食美酒,还管其他的作甚?右手分食着桌上的美食,左手不停的往嘴里灌着美酒,好不快乐!

         ……

         “嗝”翟二满意的拍了拍圆滚滚的肚子,看着桌上的一片狼藉,心头颇为得意,自个儿不过一地痞流氓,却能得如此优厚的款待,想来又能在兄弟们之间吹嘘几日。

         一众手下也吃得呼天抢地,好不痛快。

         看着翟二一行人满意的神色,刘头抬头看了看不再当头的烈日,掐着时间点儿,阴笑着步入正题:“不瞒兄弟您说,兄弟此番,一来是跟你叙叙旧,二来是好心的给你们提个醒。“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这翟二自是明白刘头这番宴请,少不了有事相求,本打算一番推辞,可这酒过三巡之后,醉醺醺的脑袋颇有些不受控制,又得刘头这般捧喝,不免有些膨胀。

         斜躺在椅子上的翟二大手一挥,道:“哦?提醒?此话怎讲?”

         等的就是翟二这句话,刘头眼中精光一闪,道:”这衙门里新来了班头,想必你是知道的!“

         原本刘头便是接替班头的不二人选,连荣升宴都定好了,最后却不了了之。翟二点了点,也是有所耳闻。

         ”这新班头新官上任三把火,首先就要拿兄弟你开刀啊!”刘头一股脑的将了贞的计划和盘托出,并成功的将自己给摘了出去,一丝不讲自己与了贞的过节,倒也不愧为厮混多年的老人……精。

         看着翟二愈发不悦的神色,刘头压抑住狂喜,继续添砖加火道:“这新班头了贞打算拿了兄弟你,去那县衙邀功领赏,并借此站稳脚跟啊!”

         ”艹!他娘的不开眼的混蛋,我翟二不去招惹他,他居然敢来动我!也不打听打听,我哥是谁!“翟二酒劲儿上了头,拍案而起,骂骂咧咧的说道。

         手下人闻言,个个露出不忿的神色,摩拳擦掌,誓要让了贞知道什么叫残忍!

         募地,房门给撞开,一神色慌张的男子冲着翟二叫喊到:”二哥!不好啦!不好啦!公门的衙役把咱弟兄给扣了!还说要将你给拿了!“

         ”谁他娘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翟二不由得气急!

         ”领头的叫做了贞,据说是县衙新来的班头!“男子神色慌张的说到。

         刘头闻言,心头一阵欢呼雀跃:了贞啊,了贞,你可真给我长脸啊!

         “艹!兄弟们,跟我去会一会那不开眼的家伙!”翟二乘着酒劲儿,豪迈的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