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贾宝玉挨打
        薛宝林捂着脸,简直不可思议.

         手上黏糊糊的触感,刺目的红色,薛宝林第一次如此深刻体会到嫡庶之间的差距,若她也是嫡出,薛宝钗敢如此作为吗?

         “你不过是个庶出,母亲若真不要名声,你今日断然是活不成了。”薛宝钗面色要有多危险就有多危险,贾府众人一个个走得干干净净,完全不想理会人家的家务事。

         一个入宫的名额,亲姐妹花都要相杀,更何况一个嫡出一个庶出。

         “弄死我?你凭什么?”薛宝林放下捂着脸的手,神色沉默,趁着贾府的人都消失不见,下一秒就一个巴掌过去,重重的响声,惊呆了薛宝钗跟她身边的丫头莺儿。

         “你……你怎么敢!”

         “我为什么不敢!明日,我就要入宫,你……不可能入宫!”薛宝林说完,捂着脸带上自己丫头离开,今天这个愁,她记着了,薛宝钗你在书中是什么命运,还真是好奇。

         不过从今日起,你这个欺负庶出蛇蝎心肠的名声,是没办法改变了。

         采宁和采青分别跟在自家姑娘身后,路上见着的丫鬟婆子全都低下头,回到偏院,王嬷嬷瞧见姑娘的脸,眼睛瞬间就红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出门一趟,就弄成这样。

         “采宁,快去请大夫来瞧瞧。”

         “不,我们出府,这个荣国府,怕是不能住了。”薛宝林吩咐几个丫头婆子分别去准备东西,自己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擦脸,“我不知道这地方有没有人监视,我只想离开这贾府。”

         安安静静的屋内,什么人都没有出现,薛宝林等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可不过盏茶时间,王嬷嬷拿着上好的药膏进门时,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从天而降,把王嬷嬷吓得直接晕了过去。

         “姑娘,主子有命,今日就带你出府。”身穿黑衣的男子全身上下只露出来一双眼睛,躲在阴影里,都难以发现这人的轮廓,此刻,他正背着刀跪在地上回话。

         薛宝林笑了,就知道那混蛋一定有后招,薛宝钗真是想入宫想疯了,直接就爆发出来,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要是她没有牛逼的后台,还真拿她没办法,只是姨娘又该怎么办?

         “今日晚上就走,大概就带走几个人而已,你们且准备准备。”

         薛宝林说完这话,黑衣人就消失在黑暗中,这样神奇的技能,让薛宝林赞叹不已,王嬷嬷悠悠然醒过来,惊恐的四处乱看,薛宝林拿了她手上的药膏,小心翼翼抹在脸上,也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林黛玉回到屋子里,惊慌的走来走去,一时间难以接受这样的变故,“紫鹃,你说……”

         “姑娘大喜啊,能够入宫伺候太后娘娘,是多大的荣幸,姑娘往后定然能当上主子娘娘。”紫鹃满面春风,各种高兴,林黛玉过得越好,她这个贴身丫头就过得越好,只怕往后,荣国府的丫鬟们都比不得她。

         林黛玉刚刚想说的话,被她一恭喜,又说不出口了,只能讪讪的睡在床上,看着屋子里的丫鬟各个面带喜色,干活特别卖力。

         往日里,除了紫鹃,那哪个不是偷懒的偷懒,如今……

         想到此处,林黛玉又不想跟这些丫头们说话,爬起来找到自己最好的伤药,带着紫鹃就朝梨香院而已,宝姐姐如此狠毒,真的从未想过,若是往后宝玉跟她难以割舍的时候,宝姐姐是不是也要干掉她?

         去了梨香院,去探望的自然不会是薛宝钗,如今黛玉若是见着薛宝钗,定然转头就走。梨香院偏院被丫头婆子死死关着,里外都站着一堆人,林黛玉到达时,一个个都低着头不说话。

         “你们如何围在这儿?打算对宝林姐姐如何吗?”林黛玉面带郁色。

         那些丫鬟婆子半点退让也没有,依旧如此站着,她们要如此作为,里头人怎么可能放她进去,庶出和嫡出之间的战争,是相当明显的。

         没过一会儿,薛姨妈来了,林黛玉瞧着她慈善的笑,只觉得颇为刺目。

         “林丫头怎么跑这儿来了?乡野丫头不懂事,没半点教养,倒是让林丫头见笑了。”薛姨妈伸手想要牵住黛玉的手,可林黛玉稍微一欠身,将将躲过。

         “黛玉来探望宝林妹妹,不知道这儿是发生了什么,里头都不敢开门了。”

         薛姨妈也不在意,“不过是些小事罢了,庶出的丫头,猖狂了点自然要好好教导的,不然在外头丢了人,还以为太太我如何养废了她,这事儿是我们薛家的家务事,林丫头快些回去准备,明日就该入宫了。”

         “宝姐姐呢?”

         “你宝姐姐正在准备入宫事宜,明日还打算跟你一同入宫呢。”

         林黛玉怔了怔,看看紧闭的大门,又看看依旧笑的慈善的薛姨妈,只觉得这人怎么如此狠辣,薛宝林不过是个十岁的丫头而已。

         再留在此地,也没有任何说话的权利,林黛玉只能转身离开,薛姨妈站在大门口,冷冷笑着,如今是白日,做些事情到底不方便,等到了晚间……

         留着丫头膈应的时日也够多了,以往为了名声,也就罢了,如今却是不能了,她女儿入了陛下的眼,如何能不入宫做皇妃。

         薛宝钗并没有太过关注偏院那儿的情况,一心都扑在入宫事宜上,所有的衣服和各色料子全部摆开,莺儿依然去叫荣国府的绣娘过来赶制新衣。

         荣庆堂内,同样不安宁,贾政二老爷今日真的火了,公然跟陛下抗衡他们贾府到底有多大的面子。贾政进入厅内,瞧见在老太太身边撒娇的贾宝玉,顿时火就爆了小宇宙,也不知道拿起什么,看也不看就朝贾宝玉身上砸。

         贾宝玉哎哟一声,只觉得全身骨头都发酸,趴在地上动都不敢动。

         老太太也惊呆了,贾政竟然拿起一个小桌子就朝宝玉身上砸,直接把宝玉给砸的不知生死。

         “宝玉,我的宝玉,你怎么了?”老太太慌了,站在旁边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贾政如何能解气,四周看看,踹断一椅子,抄起木棍直接就开打,“好你个小兔崽子,你自己找死也别来连累贾府,你个蠢物,你是个什么人物,敢跟陛下叫板!”

         “贾政!你要做什么?你是不是也想打死我这个老婆子,还不住手。”

         贾政此时此刻如何愿意听老太太的,直接就打红了眼,一棍子接着一棍子,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刚刚面圣的场景,把贾政惊得全身都湿透了,寄予厚望的儿子,竟然是个如此废物,往后还敢让他出仕?

         “老爷……老爷你要打就打死我吧!”王夫人跑了进来,瞧见里头的场景,腿一软,倒在宝玉身上,生生承受贾政好几棍子,打的嘴里都吐出血来,看的丫鬟婆子们心惊肉跳。

         “你们这些废物还在做什么?还不拦着他!”老太太的龙头拐在地上狠狠跺了好几下,四周的丫鬟婆子才敢上前来拦住贾政,这会儿的贾宝玉,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背上全都是一条条血痕。

         不单贾宝玉,连王夫人都被打晕过去,半响都没反应。

         贾政气呼呼站在一边,“老太太,荣国府是留不得这样的蠢物了,那日被抄了家,必定是这蠢物的缘故。”

         “你何至于此,陛下不喜欢又如何?大不了就换一个,宝玉是生来有大造化的,往后必定飞黄腾达。”老太太一个巴掌甩过去,甩的贾政半响回不过神来,不知道是被巴掌惊得,还是被老太太这番大逆不道的话给惊的。

         “老太太……”

         “如此冷酷的君王,如何能做一个合格的君王,昔日的先皇,是个何等慈祥的人物,北静王爷他们哪一个不是儒雅的人物,偏偏坐上皇位的,是那么个活阎王。”老太太说得面红耳赤,“倒不如换一个,也得个从龙之功。”

         “这……这如何……”

         “你且不用管,你这样的蠢物如何能参与这样的事,且谈你个诗去吧,我的宝玉再也不用你插手。”老太太说得没半点玩笑味道,贾政只觉得不可思议,一向偏爱他的母亲,如今选择了孙子。

         贾政深深叹了口气,扔了手上的棍子,气呼呼跑掉去了。

         “还不快请御医来。”老太太推开王夫人,仔细瞧着躺在地上的贾宝玉,眼泪当场就流了下来,瞧瞧这后背,小小的人儿,都被打成什么样。

         丫头们小心翼翼把贾宝玉放到床上去,御医还没来,丫头们已经着手减掉宝玉身上的衣服,若是等衣料黏在皮肉伤,宝玉待会儿又得受番罪。

         贾探春是被赵姨娘带回去的,当然,去的不是她往日的屋子,而是赵姨娘的小院,贾探春回过神来,瞧见她所在的地方,顿时目眦欲裂,“你们如何还要管我,你们如何还要带我到这里来,你们就瞧不得我好么?”

         “你怎么说话的,若不是姨娘,你现在还跪在那里呢!”贾环是看不习惯的。

         “你带我回来了,我怎么可能还能入宫!!”贾探春眼泪巴拉巴拉就往下掉,转身就想跑出去。

         “你就是不来这儿,你能入宫吗?简直笑话。”贾环冷冷哼了一句,“就你,太太能让你入宫抢大姐姐的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