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男主登场
        周瑞家的走出梨香院,仔细瞧了两个盒子里的东西,不得不说,薛家不愧是世代经商的大富豪,庶出富贵,嫡出更加富贵,出手都是好东西。

         进了老夫人那院子,在路上就遇见了惜春四姑娘,花倒是想让她先选了,金首饰却不好让她们先拿,那二姑娘特意吩咐的要让林姑娘先选。

         而且这金首饰又没有二奶奶的份,她定是要想把金银首饰的盒子收起来,才好给她送花去,不然自己非得吃两次挂落,指不定又要吃力不讨好。

         不管怎么看,两边都不是那种好哄骗的人物,若人人都是林姑娘这般的,大风刮来的富贵都要被人给夺了。

         惜春拿了花,探春自然也有了,剩下的迎春姑娘她没先送去,到时候只留下4朵花给二奶奶,怎么看瞧都过不去。

         走到碧纱橱的时候,林姑娘和宝二爷都在,如今春日里寒冷些,近日又下了雪,老太太直接吩咐免了姑娘们和宝二爷的课,如今这么坐在一块儿嬉闹,端出旁人都插不进的架势,真真儿相配至极。

         “林姑娘,姨太太让我送花给姑娘戴呢。”

         宝二爷一听,顿时来了兴致,“什么花,拿来给我瞧瞧。”

         大大的盒子里放了8只花,每一只都美极了,宝二爷看得发愣,心中也特别喜欢,这样精致的花儿,从来都没见过哪个姐妹带着,往后要多带点才是。

         “姨太太说,这是宫里的新鲜花样,用纱堆的,正好合适姑娘们带,就让我给带来了。”

         林黛玉仔细瞧着,倒觉得有些奇怪,“姨太太准备给我几只?”

         “姑娘们每人一对,剩下的就给二奶奶送去。”

         林黛玉瞧着里头这么些许只花儿,越发觉得怪异,若是平常,指不定又是旁人挑剩下的最后两只才会给她送来。

         “还有,薛家二姑娘也托我给姑娘带了几件礼物。”首饰盒子一打开,宝二爷又拿过去仔细打量,小半盒的首饰每一件都精巧。

         “薛家二姑娘?薛家还有个妹妹在?”宝二爷不由好奇,“整的平日里没有听说?也没有带来给老太太瞧?我还以为只有宝姐姐一个女儿家在梨香院。”

         “回宝二爷的话,薛家的那位二姑娘是庶出,平日里并不出门,她跟宝姑娘一样是来小选的,如今倒是需要出来走动一二,这不,就让我先给姑娘送礼物来了。”

         “先给我送来?”林姑娘心头有些熨帖。

         “可不是,特意吩咐我先让姑娘挑选。”

         难得这位林姑娘也给了周瑞家的一个好脸色,面带淡笑随意拿了一根银簪子和两根碧玉簪子。

         倒是二姑娘有心了,她身上一直戴着孝,往日里穿的衣服带的首饰都显素雅,又如何能戴那么鲜艳的东西。

         相较之下,有些人就没把她放眼底,送什么不好偏送花,一朵朵鲜艳非常,不是大红就是大紫。

         难怪周瑞家的愿意先给她送来,原是得了吩咐的,一个庶出的女儿家就能让周瑞家的听话,她呢,就连身边的小丫头,都不愿意听话。

         想到这儿,林黛玉又有些失神了。

         贾宝玉瞧着她正在想事情,便没有打搅,只是拉着周瑞家的说话,“那二姑娘长得如何?跟宝姐姐可想像?”

         “长得跟天仙儿似的,倒是没有宝姑娘那般端庄,宝二爷过去瞧了就知道。这些日子两位姑娘身上都不大好,听说病了。”

         周瑞家的如此一说,贾宝玉转头看了下林黛玉,“不如我们一起过去梨香院瞧瞧。”

         林黛玉瞧他那样,心里又有些不痛快,“你若想去看你宝姐姐和二妹妹,自去就是了,何必拉上我,周姐姐这花我也拿了,簪子我也选了,帮我向姨太太和二妹妹道声谢,就说我过段时间再去探望。”

         “好的。”

         周瑞家的见着两祖宗又要闹变扭,哪还敢留下,匆匆就走了,余下的簪子和花儿分别送了去,就回了荣禧堂等王夫人回来。

         周瑞家的也没多等,王夫人就带着金钏儿回了屋子。

         “太太,姨太太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那刘姥姥的事儿,凤哥儿是怎么解决的?”王夫人坐在大厅内喝着茶休息着,梨香院到底还是远了些。

         “回太太的话,二奶奶就给了那刘姥姥二十两银子,那刘姥姥就感恩戴德得回去了。”

         “第一次来,给二十两也就尽够了,往后可不能给那么许多,别把那些庄稼人惯出打秋风的脾气来。”王夫人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走到佛前跪下念经。

         如今年纪越来越大,王夫人越来越相信佛,每日不念经都不舒坦,周瑞家的自然知道太太这习惯,悄悄然就离开屋子,走到屋外瞧见门口站着的金钏儿。

         “小心伺候着,太太念经呢。”

         “唉。”

         周瑞家的离开了院子,就去各个地方走走瞧瞧,等巡查得差不多,便回家看孩子去。

         王夫人虔诚无比念着经,脸上瞧着分外和善,可心里念念有词的,就相当之歹毒了,每一日,大房的人,老太太那边的人,就是贾政赵姨娘她都要念叨几句,期盼佛祖能给她指点迷津。

         如今她不用管家,又有凤哥儿在老太太跟前插科打诨,日子不用说,都比以前好过许多,只是唯独这宝玉,让她相当不悦。

         那死老太婆宠着宝玉她一点没意见,就是她把所有私房都给了宝玉,她都没意见,可就是别阻止老爷管教他读书,别一味的宠他,如此宠着,跟那些大家主母故意养费庶子庶女有何区别?

         想着住在碧纱橱的林丫头,心肝儿又开始疼了,两个人住那么近,那老太婆真把人当傻瓜来哄了。

         只可惜宝钗没有林丫头那般楚楚可怜,站在一起总是太过端庄,若是宝钗能有宝林那丫头的绝色,未必就没有战胜林丫头的时候。

         说到底那宝林丫头不过是个庶出,宝玉若真喜欢,纳了做妾也无妨,她们那样的人家,除了有点钱还能有什么?士农工商,商人地位最低,若不是她家宝玉,宝钗那丫头还能得什么好人家?

         等宝钗那丫头嫁了,薛家的家财想必也没剩下多少,到哪会儿,庶出的丫头还能有多少体面?能给宝玉做妾,那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她家宝玉,是个有来历的大人物呢,生来就带玉,就是陛下,都没这样的福气。这话王夫人不敢说,但绝对不止一次如此想。

         -------这是男主要出场的分割线--------

         时间还算早,今日早早就处理完正事后,皇帝没有去后宫散心,只是在养心殿后头泡着温热的池水闭目养神。

         宫里的太监总管苏公公此刻也没跟在他身边服侍,而是站在净室外头候着,这里头的意思,养心殿的宫女太监们都明白。

         陛下虽说还年轻,但并不喜好女色,去后宫次数也不多,身边也不喜欢让宫女伺候,正因如此,养心殿的太监不少,宫女却没几个。

         在这里,嘴不严的没过两天就会被苏总管找了个由头打得半死,就算最轻的,也会被苏总管调离此处。

         这处养心殿,秘密太多,仅仅是每日的折子,就包含不少玄机,不管是皇后还是太后,都指望着家族撑腰,有了私心,皇帝就会忌惮,有些事情未必就愿意说出口。

         就比如说正在服侍陛下的宫女,大家都说是皇后送来的,但陛下若真不同意,这人能进得了养心殿做宫女?皇后会愿意把她推出来争宠?

         这宫女是皇后身边的女史,长相端庄秀丽,又温婉可人,平日里不争不抢,看着倒像个聪明老实人,可偏偏这样的人,让皇帝把她在皇后宫里受用了。

         这样的奇耻大辱,皇后能忍得住还把人送来,里头怎么可能会没有陛下的手段。苏公公一直在陛下身边待着,越待到最后越是佩服陛下的心机,从一个不受宠的皇子爬到如今的天子,又不声不响收复大臣们手上的权柄。

         水彻大大方方坐在宽大的池子里休息,池子里缓缓飘散的香气能够解乏。

         “贾女史的情报果真?”过了许久,水彻才面无表情说出一句。

         冷酷的脸英气逼人,即使在温暖的净室内,都挡不住这人的通身寒意。这男人手底下是见过血的,一双冷酷双眸往往能吓坏不少人,如今虽没有睁开,甚至是背对着他,贾元春都感觉到两腿发软。

         “回陛下的话,情报自然是真的,荣国府贾老太太发现后,立即就告诉递了牌子进宫告诉皇后,皇后贤德,说让奴婢来说最为合适。”

         几句话,就把宁国府卖了个干净,水彻嘴角冷冷一勾,眼神寒意更甚。

         这才冷了她几日,就已经迫不及待了,原瞧她还有几分聪明,如今一看,不过是庸脂俗粉,妄想攀附隆恩。

         “哗啦……”

         “陛下……”贾元春紧靠在池壁上,整个人完全贴在上头动弹不得,年轻的皇帝双眸紧盯着她,可非常明显的,贾元春能感觉到此刻的他并没有真正在打量她,而是在通过她看另外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