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道法无常
    约定好两天后出发,我把老鬼送到了提前就订好的酒店,回到家之后,大头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已经把行程都安排妥当了,我说没问题,你通知一下徐雯,我们两天后在机场集合,便挂断了电话。

     接下里的两天里我疯狂的恶补关于秦末汉初时期有关南越国的历史,也收集了很多那个时期的古墓的资料。《史记》记载,在秦统一岭南地区后,赵佗出任了当时的龙川令,关于此地,还有一个神话传说,说是此地有龙穿地而出,龙穴流出泉水而得名,在赵佗在职期间,他领导当地人民凿井筑关,深得人心。而后,秦王朝在天下诸侯愤起的讨伐下,岌岌可危,而此时驻守南越的赵佗也率领当地人民揭竿起义,建立了南越国,定都番禹。也是一代枭雄,然而就算是这么一位风云人物,死后千年仍不免要遭受后人刨坟掘墓的厄运,实在是让人唏嘘不已。

     时间过得很快,两天后的清晨,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便打车来到了先前与大头约好的机场。大头,老鬼和徐雯都已经到了,我打了个招呼,问大头:“咱们怎么走?飞机?”大头点了点头,说:“没错,是这样的,咱们先飞南宁,到了之后转坐大巴进山,装备我已经托我的一个朋友运到了广西,否则带着一大堆违禁品,恐怕咱们还没等到地方呢,就先让条子给抓了”。我说:“你小子这回还算靠谱,那咱们就别废话了,走吧”。老鬼一直在旁边抽烟,没有说话,徐雯也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检过票之后,我们一行四人坐上了飞往广西南宁的飞机。

     到了南宁之后,我们先找了个宾馆安顿了下来,因为装备要明天才能运过来,所以决定晚上吃过晚饭后早点休息,第二天早上接到装备后再出发。夜已深,我一个人来到阳台,点了根烟开始思考,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这件事有那里特别不对,可就是说不上来,这种感觉很诡异,就像是你好像知道有危险,但就是完全控制不了自己。这时,不知谁拍了我一下,我一惊,思绪也断了,回头一看原来是大头这小子。“你他娘的不知道人吓人,能吓死人嘛”?我踹了他一脚。

     “嘿嘿,我这不是怕打扰你嘛,干嘛呢,大晚上不睡觉,又想那个小姑娘呢”?大头一边点烟,一边贱笑的说。“去你大爷的,你有事没事?没事赶紧滚蛋”!我没好气的骂道。

     大头讪笑了一下,说:“有事啊,冰子,依你的经验,你觉得咱们这趟成功的几率有多少”?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大头,说:“我有什么经验,我是跟老爷子学过历史,也懂些古玩,可是这下墓,我跟你一样,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不过,古人们都对自己死后长眠的地方很在意,就怕死后被刨坟掘墓,所以这墓里自然都是机关重重,危险肯定是很危险的”。大头忽然沉默了,将手中的烟抽完后,缓缓开口,说道:“冰子,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想托你们下水”。我回道:“来都来了,还说这个干什么,我没事,关键是徐雯,她已经够苦了,我们不能再让她出任何事了,你明白吗”?

     “我懂,你放心,我就是拼了命也会把她安然无恙的带出来的”。大头一脸严肃的说。我笑了笑,说:“行了,老鬼那个家伙身手肯定是没问题的,我相信有他在,咱们成功的几率应该会高上不少,不早了,睡吧”。大头没有再说什么,回了房间。看着外面的夜色,我叹了口气,短短几天,我从一个个体户变成了一个盗墓贼,这巨大的身份差异,还真是让我心里有一种惶恐不安的感觉。

     清晨,我洗漱之后下楼吃早餐,刚一进餐厅就看见老鬼坐在里面,走过去拍了怕他,他回头一看是我,笑了一下说:“哟,兄弟,起的够早啊”。我打了个哈哈,“那也没你早啊,都吃上了”。老鬼擦了擦嘴,说:“打仗的时候,几天几夜不合眼都正常,习惯了,没那么多觉”。我点了点头,递给他只烟,就这样闲聊了起来。这时,大头和徐雯也都下来了,互相打了声招呼,简单的用过早餐之后,我们坐上了大巴车,向目的地出发。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路程,大巴车抵达了一处村落后停了车,下车之后,大头的朋友早已经在等着我们了,那人长得很瘦小,脸上带着三分猥琐,大头迎上去与他拥抱了一下,转过头来跟我们介绍:“这位是杨丰,我的铁哥们,咱们这次的装备全靠他才能运过来”。杨丰笑着与我们一一握手,到徐雯那,这姑娘不知道那根神经搭错了,理都不理人家,杨丰只好缩回手,尴尬的笑笑,徐雯又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我赶紧接过话头,抱歉的说:“兄弟,不好意思啊,我这个妹子就这样,认生,你别见怪”。杨丰摆了摆手,说:“诶,兄弟,没事,这位姑娘说的对,干我们这行的确实没几个好人”。

     这时大头过来给杨丰点了一根烟,说:“行了,别扯淡了,丰子,我让你帮我办的事都办妥了嘛”?杨丰接过烟,吸了一口说:“我办事你还不放心?都安排完了,你们要进山,这车肯定是上不去了,我雇了几匹马,可以帮你们帮装备驼进去,向导我找了一个本地的苗族人,他对山里的情况比较熟悉,不过他只答应送你们到山下,不跟你们进山”。大头想了想,说:“可以,他能把我们带到山下就行,进山之后的路我记得,麻烦你了,丰子”。杨丰回道:“麻烦啥啊,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了,兄弟,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万事小心”。

     大头笑着说:“好,等我回来,我请你喝酒”。杨丰笑了笑,说:“成,我等着你”。我们一边说着话,一边将装备固定在马背上,就在这会,一个身穿青色长裤,头缠青色头巾,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从村口向我们迎面走了过来,杨丰一见来人,赶紧迎了上去,拍了拍中年汉子向我们介绍到:“诶,这位就是我找的向导,具体的事宜你们跟他说就可以了”。大头放下手中的装备,走过来向中年汉子递了根烟,说:“您好,不知道怎么称呼”。中年汉子摆了摆手,开口说道:“不好意思,我不吸烟,你们叫我老吴就行了,杨先生已经跟我谈过了,我会带你们到你们要去的地方,但我不负责跟你们进山”。

     大头说没问题,老吴得到肯定后,说:“那没有什么别的问题,我们就尽快出发吧,否则天黑之后我们这里的路是很难走的”。我们迅速的将装备打包固定好,作别了杨丰,跟着苗人向导老吴向村落中出发。进村之后,老吴向我们介绍到,他们这个村子是当地苗族聚居的苗寨之一,只有几十户人家,相对来说很小,不过因为寨子后面紧靠着大山,所以也是进山的必经之路,他们寨子中的很多人平时都会做一些向导工作,赚点外快。我一边点头,一边环顾寨子四周,整个寨子中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座吊脚楼,往远处看,就是一望无尽,连绵不绝的大山。

     徐雯这个姑娘从没离开过东北,所以这里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无比的新奇,不管是有少数民族风情的寨子还是一眼看去,没有尽头的原始森林风貌,每一处都让她惊叹不已。正当老吴还在为我们介绍的时候,她突然说道:“诶,吴师傅,都说广西有十万大山,是真的有十万座嘛”?老吴听后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说:“这位姑娘说笑了,所谓十万大山只是一个概称,是因为这里山连山,峰连峰,看不见头,也看不见尾,所以才这么叫”。

     徐雯听后小声嘀咕:“我还以为真有人这么无聊,一座一座的查出来的,原来是这样”。老吴呵呵一笑,没有再跟徐雯说话,而是对我和大头说道:“两位兄弟,方才我们也确定过了,根据这位郑兄弟的描述,你们要去的那座山是洞风山,在四方岭,以我们现在的速度,出村之后天黑之前肯定是赶不到的,所以我们可能要在山上露宿一晚,你们做好心理准备”。我和大头一起看向了老鬼,这个家伙进村之后基本就没发表过任何言论,老鬼看了看我们两个,开口说:“没问题,我们有帐篷,只要夜里不起风,不下雨,在山上住一晚没有问题,到时候我们轮流守夜,防止别有猛兽袭击就好了”。

     我们这几个人里对野外生活最有发言权的就是老鬼了,既然他都说没问题,那我们自然就安心了。在村子里吃过饭后,我们又装了一些干粮,继续向村后的大山出发。

     说到广西苗疆,很多人第一反应一定是神秘的苗蛊,关于这个我也问过老吴,老吴的回答是,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不知道哪辈子的事了。不能否认现在没有,但基本上已经很难再见。我们一边胡侃,一边欣赏广西十万大山令人惊叹的自然风貌,一路上也不觉得无聊,不像是去盗墓,倒有点像是几个老朋友的自驾游。

     “好了,几位,我们就在这露宿吧,天马上就要黑了,一到晚上,这山里的路不好走,不安全”,老吴说道。大头思忖片刻,上前与老吴商量道:“那个,吴师傅,您看我们能不能赶个夜路”。老吴一听,立马正色道:“不行,我刚才已经说了,这山里的路夜里走不安全,我点对你们负责”。

     我上前拍了拍大头,递给他一根烟,小声跟他说:“你别着急,那墓又不会长腿跑了,你这样容易引起他怀疑”。这时一旁的老鬼也开口说道:“我觉得周洋说的对,本来几个人在这时候进山旅游就已经很怪了,这苗人向导说不定已经对我们起了疑心”。大头看了看我和老鬼,叹了口气说:“那好吧”。

     “恩,你们先把帐篷扎起来,我去拣点树枝生火烧热水,煮点东西吃”,老鬼一边说一边放下行李。就在这时,老吴尖叫一声:“不能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