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斗法(上)
        小白话一出口,我的大脑瞬间就懵了!王猛一把抄起起桌上的古玉,反过来倒过去看了半天,说道:“这也没什么不一样啊,小哥,你是不是看错了?老徐你看看。”

         我拿过古玉,接触的一瞬间,我的心猛地一下子慌了起来,那种奇特的阴郁感没有了!这玉拿在手里就如同一块普通的玉石一般!我紧紧攥着古玉,咬牙切齿的说:“我们被那个奸商给耍了!”

         王猛当时暴跳如雷,破口大骂道:“他大爷的!骗到爷爷头上来了!等着!我他妈现在就去烧了他的店!”我赶紧拉住王猛,说道:“你先冷静一下,我们现在手里没有证据,这又不是我们的地盘,万一他不认怎么办?”

         “那怎么办?就这么认栽?!我咽不下这口气!”王猛喘着粗气说。我摆了摆手,示意他先冷静冷静,转头向小白问道:“你怎么看出来这是块假的?”

         小白面无表情,指了指假的古玉说:“那块玉是秽玉,给死人压过口,玉石本身怨气很大,我一看就知道”。我点了点头,说:“看来那个奸商是趁我们不注意,把鬼玉跟普通的玉掉包了。”

         王猛双手攥拳,恶狠狠的说:“我就说那孙子不是什么好鸟,我非给他点厉害的瞧瞧不可!”

         这鬼玉是我们手里现在唯一跟中修道人有联系的东西,如果这块鬼玉找不回来,那我们就又变成了没头的苍蝇,只能四处乱撞,不行!这块玉必须要拿回来!只能来硬的了!

         “明天一早我们杀过去,去了以后二话不说,直接逼他交东西,老王,看你的了。”我想了一会儿,最后决定道。我一说完,王猛摩拳擦掌,嘿嘿笑道:“你就请好吧。”

         第二天清晨,潘家园还没开市,我们就直奔云雨斋而去,到了以后,王猛上前把门拍的啪啪作响,骂骂咧咧道:“赶紧开门,再不开门老子拆了你们这个破店!”

         “来了,来了,谁啊,大清早的。”门一开,昨天那个伙计小刘睡眼惺忪的看着我们。王猛一把抓住小刘的衣领,面目狰狞的说:“叫你们家掌柜的滚出来,就说他爷爷来拿玉了!”

         这一下把小刘吓得差点没尿了裤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带着哭腔的向里屋喊道:“掌柜的,快出来啊。”

         “大早上的谁这么不开眼,不知道还没开市呢嘛。”小刘刚一喊完,海六儿一边穿衣服,一边嘟嘟囔囔的从里屋走了出来。“老瘪三,还认识你爷爷嘛!”王猛一见海六儿出来,放开小刘就冲了过去。

         海六儿一看,顿时一个激灵,转身便要逃走,王猛一个健步上前,一把把海六儿给拽了回来,骂道:“还他妈想跑?!赶紧把东西给老子交出来!”海六儿当时吓得魂飞魄散,磕磕巴巴道:“这位爷,咱们有话好好说,您先别动手。”

         “说个蛋!真的鬼玉在那,赶紧给我交出来!”王猛把海六儿提溜起来,吼道。海六儿擦了擦汗,陪着笑道:“这怎么话说的,玉昨个儿您三位不是带走了嘛,怎么会在我呢。”

         王猛一听,眼珠子瞪得老大,骂道:“你个老瘪三,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着打!”说着,沙包大的拳头一拳便把海六儿打到在地。

         这边的伙计小刘一看掌柜的被打,慌忙掏出手机便想报警,还没等他把手机打开,小白一瞬间便捏住了他的手腕,陡的一发力,当时只见小刘疼的龇牙咧嘴,青筋暴露,嘴里连连求饶。

         海六儿从地上爬起来,满嘴淌血,还没等说话,王猛一抓衣服又把他提了起来,说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快说!真玉在哪!”海六儿被这一拳彻底的吓破了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饶命,饶命,都怪我猪油蒙了心,居然打了几位爷爷宝贝的主意,我该死,我该死!”说着还扇了自己两个耳光。

         我走过去淡淡的说道:“海老板,要不是看在昨天你帮过我们的忙,我今儿个本来打算直接让我这兄弟废了你。”海六儿脸上顿时惊恐无比,急忙说道:“是是是,多谢徐爷手下留情,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我这就给您取玉去。”

         那么说当然是吓唬他的,要不然这北京城我们人生地不熟的,要是一会开市了,这老混蛋喊一嗓子,估计我们连这潘家园古玩市场都走不出去。

         我让王猛把他放下,跟着他来到昨天后面的里间,海六儿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蹲在地上从一个墙角里扣出来一个小木箱子,打开之后,海六儿从里面拿出一块玉递给我,我接过来一看,正是我们那枚鬼玉无疑!

         没错,这种直冲心里的阴郁感,还有玉石本身带着的阴森气息,这一定是真的!不过保险起见,我还是交给小白让他再检查一下,小白看后点了点头,冷冷的说:“是真的。”

         我让他把鬼玉收好,随后对海六儿说道:“六爷,刚才得罪了,不过是您坏了规矩在先,可怨不得我们。”海六儿头点的如捣蒜一般,说道:“是是是,都怪我,居然敢算计几位爷,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行了,玉拿回来了,掉包这事我们就不追究了,今儿就到此为止,兄弟们,撤!”我说道。我们刚要走,海六儿突然喊道:“几位爷留步!”王猛一回头,凶神恶煞的说道:“咋的,还想练练是嘛?!”

         海六儿连忙摆手,战战兢兢的说:“不敢,不敢,我这小身子骨哪吃得住您这拳脚,我只是想请各位爷吃个饭,一来赔礼道歉,二来也想跟各位爷交个朋友,不知道几位爷能不能给兄弟我个薄面?”

         我微微一笑,冷嘲热讽道:“海老板,您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说是请我们吃饭,我们怎么知道您这是不是鸿门宴啊,这可是您的地头,万一一会上来人了,我们哥几个不就被您瓮中捉鳖了。”

         “那的话,我哪敢,这位王兄弟功夫这么好,怕是就是十个八个也不在话下,我是诚心想跟各位爷交个朋友,老话怎么说来的,不打不相识嘛。”海六儿连忙说道。

         王猛一拍脑袋,哈哈大笑道:“算你老小子识相,老徐,怕什么,这老小子这么算计咱们,吃他一顿不过分。”我仔细的观察了海六儿一番,发现他并不像是在说假话,不如就卖他个面子,要是真的成了朋友最好,没准这以后有的地方还真得他帮忙。

         “成,那我就信您一次,丑话说在前头,交朋友我们欢迎,您要是再耍什么花样,可就别怪我们真不客气了。”我说道。海六儿赶紧说道:“不敢,不敢,您几位跟我来,咱饭桌子上聊。”

         就这样海六儿把我们带到了附近的一家饺子馆,可能是上午刚开门的原因,店里稀稀拉拉的也没几个人,服务员把菜单放下后就跑到一边打盹去了,海六儿笑眯眯的说:“您几位别嫌弃,这会儿太早,这好地方都还没开门,下次,下次我一定好好款待几位兄弟。”

         “六爷见外了,既然是您做东,当然是得您做主,我是问一个问题,您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我们的玉掉包的?”海六儿嘿嘿一笑,不好意思道:“都是些小把戏,我就是趁你看书的时候把玉给换了,干古玩生意的,这手都快着呢。”

         我哈哈一笑,道:“好,六爷如此坦诚,之前的事咱们就一笔勾销了,从今以后就是朋友,我这有一事儿,您还点帮帮忙。”海六儿一拍大腿,说道:“你说,兹要你说的出来,四九城不敢说,这潘家园古玩市场还真没六爷我摆不平的事。”

         我摆了摆手,掏出鬼玉说道:“没那么严重,只是我们最近在靠这块玉找一个人,但是没什么头绪,所以还是想请你帮忙给看看,能不能看出更多的门道来。”

         海六儿接过鬼玉,略一思索后认真的说道:“问句不敢问的,您几位到底是干什么的,要找的是什么人?”海六儿这一问我心里立马就犯了嘀咕,如果跟他说,还不完全清楚这人的底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信得过,可要是不跟他说,我们这种种行为却又难怪人家怀疑。

         海六儿似乎看出了我的为难之色,说道:“没关系,我就是随口一问,如果不方便就别说了。”我看了看王猛,王猛立刻把脑袋扭到一边,大声催促服务员怎么还不上饺子,小白就更不用说了,我根本就没办法跟他用眼神交流。

         叹了口气,我狠了狠心,便把我们目前正在处理的这件事和我们的身份跟海六儿说了一遍,不过出于利害关系,中间有很多细节并没有告诉他。

         海六儿听完吃惊的嘴长得能塞下一个鸡蛋,过了一会儿,他猛地一拍桌子,一脸正经的说道:“好!几位爷果然都是有大本事的人!我海六儿这辈子最敬重的就是英雄豪杰!几位把这么重要的事告诉在下,就是看得起哥哥我,既然如此,我今儿个必须点露一手了!”

         他一说完,我顿时长舒了一口气,看来是没坏事,正说着,海六儿拿起鬼玉先是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半天,又用拇指上的扳指敲了敲鬼玉,随即放下鬼玉问小白道:“白爷,刚才徐爷说您说这块玉是秽玉,这秽玉是什么意思?”

         小白看了看他,语气冷淡的又给他解释了一遍,海六儿听后点了点头,说道:“徐爷,白爷方才说的什么茅山道术我不是很懂,不过这个压口玉,白爷还真说对了。”

         我连忙问道:“怎么讲?”海六儿咳了咳,轻声说道:“这鬼玉确实是放在死人嘴里给死人压过口,而且还是刚见了亮没多长时间,怕是那帮土夫子刚从下面倒腾上来的!”

         我听后心里一惊,这可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我明白海六儿说的土夫子就是我们所说的盗墓贼,可是他这么一说,我对于中修道人的身份就更加不解了!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会道术和降头术不说,居然还会盗墓!

         “能确定嘛?”我急忙问道。海六儿把玉递给我,说:“差不了,我们从做古玩生意的,那天不接触这些明器,是不是从死人身上来的,我只要一嗅,一舔就知道。”

         那边王猛正吃的不亦乐乎,海六儿这么一说,他差点没一口吐出来,说道:“我说六爷,您下回说这个时候看着点,我这差点没把昨个早饭都吐出来。”海六儿讪笑一下,连忙道歉。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掏出来一看,是一条短信,再一看内容,我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短信上写着:发现王小海踪迹,速回,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