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阴阳眼
        其实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如果这件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的话,那凭我这三脚猫的道术(说白了只是一些障眼法)到时候还能不能帮得上丁浩的忙。算了,既然已经答应了,现在想也无济于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我还在睡梦之中,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开门一看,一个身穿黑色套装,身材壮硕,看上去非常干练的男人正站在门口,我打了个哈欠便问道:“您是?”

         “是徐先生吧,你好,我是赵文涛先生派来接您的。”壮硕男微微一笑说道。我一拍脑门,连忙去看时间,显然已经过了九点半,我急忙简单的穿衣洗漱,便上了壮硕男的车。

         车开了没多久,就开进了一处高档别墅区里,这个别墅区是我们这里最豪华的富人区,能住在这里的人,基本不是富商就是大有来头的人,说话间,车子就停在了一栋高档别墅门前。

         “徐先生请,赵先生和我们王总已经在里面等您了。”壮硕男打开车门客气的说道。下了车,壮硕男和我来到门前,赵文涛正在门口张望,见我来了,忙不迭迎了上来。

         “您可算来了,我们王总已经等了半天了,快跟我来。”说着话,赵文涛打开大门,带我进了别墅,刚一进门,我一没忍住,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好家伙!全中式建筑风格,大理石地面,古董字画一样不少,摆放的满屋子都是,我的天,都说搞房地产的是正儿八经的大户,没想到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进了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正吸着雪茄,头发微秃,看上去五十岁上下,此时面色有些阴沉,看样子应该是他们口中的王总无疑。

         果不其然,我正琢磨着,赵文涛便走到了中年男人身旁,毕恭毕敬的说道:“王总,徐先生到了。”中年男人吐了个眼圈,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开口说道:“徐先生是吧,自我介绍一下,敝人王立虎,早闻徐先生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想必你也知道我找你的来意吧。”

         我讪笑了一下,说:“您客气,都是些微末本领,不值一提,您的助理昨天已经跟我说过,大体清楚。”开玩笑,他这么大的老板怎么可能听说过我一个公园摆摊算命的,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王立虎将雪茄熄灭,话锋一转,说道:“既然都是明白人,我也就开门见山了,犬子日前出了一场车祸,伤好之后情绪便一直有些不对,医院也检查过很多次,但都没有查出任何结果。”

         “我冒昧的问一句,您家中的这些摆设是找高人给推算过的把?”我突然这么一问,王立虎楞了一下,随即拍了拍手说道:“不错,之前在入住这栋别墅之前,我曾托人从请香港请过一位风水大师来看宅,没想到先生这都能看的出来,真是高人!”

         刚才进门的时候我就注意到这别墅里的每一件物品的摆放都大有讲究,所有的古董字画和家具都是紧贴墙壁一侧,而且底部都用小木架支了起来。我在龙虎山的时候,虽然主修的是相术,但对风水之术也有过一些研究。从风水学上来说,这叫做“靠实不靠虚,阴阳互平衡”。

         “不敢担,我在学道之时跟着师傅也曾学习过一些风水之术,方才见您家中摆设很有讲究,才斗胆一问。”说是这么说,其实我是有意这么一提,这王立虎从我一进门开始,就显然对我充满了不信任,这也难怪,毕竟我没有什么名气,不像他之前请的那些名家高人。

         不出我所料,刚才稍微卖弄了一番之后,王立虎对我的态度已经有了改观,连称呼都从最开始的你变成了先生。

         “先生刚刚进门不到几分钟,便能看透我家中的风水摆设,想然定是有过人之处,还烦劳先生为犬子之事多多费心,如若能解犬子之祸,必有重谢。”王立虎给我倒了一杯茶说道。

         现在还不知道他儿子究竟是什么情况,不能再多说了,万一露了怯,丢脸事小,要是耽误了丁浩的大事,那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我便开口说道:“王总过誉了,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别在这浪费时间了,先去看看贵公子吧。”王立虎点了点头,随即便和赵文涛带着我上了别墅的二楼。

         来到一间卧室的门前,我刚要开门,王立虎突然一把摁住我的手,神神秘秘的说:“先生,如果犬子一会有什么奇怪的举动,请一定要有些心理准备。”我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说道:“放心,我自是来解决问题的,就肯定会有准备,不会大惊小怪。”

         王立虎没有再说什么,打开卧室门,冲里面小声询问:“小海,爸爸带了一个朋友想要见见你,可以嘛?”半晌,卧室里没有应答,王立虎扭头对我说道:“没有什么反应,看来是可以,先生,我儿子情绪不大稳定,进去的人不宜过多,一会只能劳烦您自己进去了。”

         我摆了摆手,示意他明白,便进了卧室,进去的一瞬间,我忽然感到一股憋闷感很快就涌了上来,现在虽然是正午,但是房间的窗户被厚厚的窗帘遮挡的死死的,导致这间卧室里没有透进一点光线,灯也没有开,只有床头旁的一盏小型节能灯还不至于使这间房间陷入完全的黑暗。

         我扫视了一圈,才看清床上此时正躺着一个人,我挪步上前,小心的问道:“小海是嘛,你好,我姓徐,叫徐道一,是你爸爸让我来给你看病的。”床上的人没有动,过了一会儿,才回道:“你走吧,我没有病。”

         这声音一出来,再结合周围的环境,顿时让我毛骨悚然!这声音太奇怪了!简直就像是从身体里挤出来的一样!我不知道你们看没看过腹语表演,就跟那种古怪的声音一模一样!

         “内,内个,要不我还是给你看看吧,不然我也不好跟你爸爸交差。”我强忍着惊恐,有些磕磕巴巴的说道。又是片刻的安静,那种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好吧,你要怎么看?”

         我咽了一口口水,尽量的让自己镇定一些,然后说:“先把灯打开吧,要不你坐在床上,我也看不清。”“别开灯,你站在那别动,我过去。”诡异的声音说完后,床上的人影便动了起来。

         人影慢慢向我走了过来,他的动作非常奇怪,感觉他的全身上下只有头在动,而身体和四肢就像是木偶一般,非常的僵硬,就连刚才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也是,手脚完全没有动,就那么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如同僵尸一样!

         他走到了我的面前,借着节能灯的微弱光芒,我终于看清了他的长相,就在看清的那一刹那,我顿时头皮发炸,后背发凉,那是一张白的近乎于死人一样的脸!此时还带着诡异的笑容,两只空洞无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我浑身的冷汗不停的往外冒,牙齿也不停的打颤,房间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我甚至能清晰的听到我的呼吸声。

         “看完了吗,出去的时候记着把门带上。”说完之后,他又慢慢的回到了床边,直挺挺的躺了下去,让我更加恐惧的是,他刚才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张嘴!

         我慌忙离开了卧室,出去的一刹那,我长出了一口气,如果要是在那个房间再多待一会,恐怕那种巨大的压抑感就能把我活活憋死。

         王立虎和赵文涛见我出来,连忙围了上来,急切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还好吗?!”我又喘了几口大气,才开口对王立虎说道:“您,您儿子怕是撞了邪了!”

         撞邪,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鬼上身,一般比较容易发生在五行,八字均偏阴寒之人的身上,人体本身就是阴阳的一种平衡,如果阴气或者阳气那一方过重的话,都会引起一些瘾患。

         特别是阴气过重,会招来一些邪崇的侵蚀,长期被这种邪气侵蚀,对人体本身,就会形成一种很大的损伤。以前在龙虎山,我师傅在讲这些的时候我就没怎么信过,可直到刚才,那种感觉简直跟师傅说的一模一样,从那个人的身上,丝毫感觉不到一丝阳气!

         王立虎颤颤巍巍的抓住我的手,急切的说道:“先生,请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不管多少钱,我都可以付给您!”我挥了挥手,有些虚弱的说:“这不是钱的问题,你儿子这种状况我从来都没处理过,我也没有很大的把握,这样,容我回去再想一想。”

         王立虎和赵文涛扶着我刚要下楼,突然,迎面走上来一个男人,皮肤白皙,面目清秀,有点像是偶像剧中的男主角一样。他走到我们面前,面无表情,淡淡的开口说道:“不是撞邪,是尸秧。”

         我被他说的一愣,旁边的赵文涛见状连忙解释道:“徐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忘了给您介绍,这位叫白杨,是王总之前请的大师,也是今天才有的时间,就在您刚才进去的时候来的。”

         说实话,虽然只一个照面,但是我对这个人已经全无好感,他连见都没有见过那个人,就推翻了我的结论,而且,他身上有一种很阴冷的感觉,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尸秧,如果你觉得我看的不对,你可以自己上去看看,借过一下。”我现在身体虚弱的厉害,只想快点离开这里。还没等我动,那个叫白杨的男人猛然一下子捏住了我的肩膀!

         我没想到看起来那么单薄的一个人,力气居然出奇的大,一时间我只觉得我的肩膀都要被他捏碎,就在我刚要骂娘的时候,白杨忽然用另一只手抬起我的头,一霎那!一双泛着幽绿色光芒的眼睛与我四目相对,我瞬间仿佛被抽取了灵魂一般,大脑一片空白!

         就在我整个人还处于一种真空状态的时候,一声“醒”倏地在我耳边响起,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下,整个人依然是懵的。

         这时,白杨依旧面无表情的蹲下来说道:“你刚才才是真的撞了邪。”我想站起来,可双腿瘫软,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想起了刚才那双可怕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朝白杨看去,对了!那双眼睛!错不了,那一定就是阴阳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