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斗法(下)
        这个他指的就是王小海,我今天一整天就只去了王立虎家,接触的人也就是他们几个,如果说让我把这个奇怪的味道联系到一个人的身上,那只可能是那个诡异的“人”。

         还没来记得容我多想,这股臭味越发的浓烈起来,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充斥了整个房间,这恶臭搞得人根本没有办法静下心来思考,我把衣服迅速的脱下扔到一个角落,便冲进了卫生间,打开淋浴想把身上的臭味冲掉。

         洗完了澡,我感觉到屋子里的臭味没有像之前那么强烈,就在我想打开门出去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卫生间的门居然锁上了!我用力的推拉了几下,门丝毫没有被打开的迹象。

         忽然!“砰”的一声,卫生间的灯碎落了一地,这个狭小的空间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四周的气温也陡然降了下来,我整个人仿佛一瞬间陷入了一个阴森诡谲的环境中。

         我紧贴着门,在黑暗中屏住呼吸,心脏咚咚的跳动。让我有些毛骨悚然的是,门的外面不断有一阵阵微弱的喘息声透着门缝传了过来,我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仿佛有一个“东西”正趴在门的外面!

         此时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我很确定我的家门是紧锁的,即使是小偷,也不可能不发出一点声音,这就奇怪了!门外的这个人是怎么做到悄无声息的溜进我的家里?

         还是...此刻外面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就在我慌了神,不知所措的时候,“咔哒”卫生间的门锁自己打开了!一瞬间,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用力的靠着门,生怕外面的“东西”一下子冲进来!

         如果现在我能知道此刻在外面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哪怕真的是有鬼,我也不会至于这么恐惧。可是现在我之所以如此的心悸,就是因为我不敢确定门的外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冰凉的门把手不断刺激着我的神经,大约一根烟左右的功夫,我开始感觉有些呼吸困难,胸口憋闷的好像要爆炸一般,身上不断的冒着虚汗,我知道如果我再不做点什么,我的神经马上就会崩溃!

         不管了!就算是死!我也绝不要死在这个只要十几平米的卫生间里!我一咬牙,一脚就把门往外踹了出去,不管你外面的是什么妖魔鬼怪,这一脚起码达到了先发制人的效果。

         门一打开的瞬间,我刚要暴呵一声,却发现门外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而之前的那种压迫感和阴森感也没有了,就连屋子里的腐臭味也是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靠着墙喘了几口大气,仿佛死里逃生了一般。忽然,我听到身后有什么东西不断的滴落声音,回头一看,门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陡大的字,而那字,是用血写上去的!

         鲜红的血液不断从门上滴落,我全身的神经仿佛被冻结了一样,门上的血字是那么的刺眼,那是一个“冤”字!

         我不敢继续留在家里,拿起手机我连滚带爬的逃出了家门,我现在必须去找丁浩,这个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认知,如果再继续下去,下一次还会不会这么走运?恐怕到时候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路上我给丁浩打了电话,他正在市局值夜班,我告诉他那也不要去,我马上就到。到了市局门口,丁浩已经在那等着我了,他刚要说话,我直接吼道:“那个案子你不能再查了!”

         丁浩被我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顿时弄懵了,到了嘴边的话也咽了回去。好半天,才开口说:“咋,咋了?”我咬着牙,恶狠狠地说:“你他娘的是想查案,还是要命!”

         “啥,啥意思啊?!”丁浩摸着脑袋,一脸疑惑的说。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我拖着他来到了路边的一家小饭馆,找了一个僻静的包间。

         刚一坐下,丁浩就迫不及待的问道:“你这大半夜的抽什么风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看了他一眼,一字一句的说:“你听好了,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这个案子你不能再查下去,会死!”

         丁浩的脸明显抽动了一下,表情变得有些严肃起来,他盯着我说:“这个案子必须要查清楚,哪怕就是死,我也不会让它变成悬案!”我猛地一拍桌子,朝他怒吼道:“现在不是他娘的装圣人的时候!你知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

         丁浩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我意识到我有些失态,平复了一下情绪后,我继续说道:“这个事情没有你我想的那么简单,等我说完以后,你自己再做决定,我不逼你,利弊你自己衡量。”

         见他没有说话,我便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他讲了一遍,丁浩听得一愣一愣的,直到我说完半天后,才开口说道:“我的天!这么邪!”

         “现在明白我为什么不让你继续查下去了嘛,这件事根本不是你我所能企及的范畴。”我说。丁浩低头想了一会后,坚定的说:“查!我穿这身衣服就是要给人们一个公道的,不管什么魑魅魍魉,我都要把他绳之以法!”

         他一说完,我像看怪兽一样看着他,说:“你没病吧,你活腻味了?你不想活了,别他娘的拽着老子一起!”我话一出口,就意识到有些说重了,还没等我再说什么,丁浩起身一脸歉意的说:“兄弟,不好意思了,这两天你受苦了,怪我,我不应该把你拖下水。”

         说着,丁浩转身便要离开,我咬了咬牙,朝他喊道:“回来,老子什么时候说不管你了。”丁浩一听,急忙说道:“那你愿意继续帮我?”我叹了口气,说:“就算我欠你的,不管我们有言在先,你必须全力配合我,明白吗?”

         “没问题!你放心!”丁浩拍着胸脯说道。我点了点头,说:“明天白天,带我去看看那具无头尸。”我一说完,丁浩有些为难的说:“这个,跟刑事案件有关的尸体都是严禁外人接触的,不过也不是办不到,只不过点晚上才行。”

         要说这尸体虽然听上去有些邪,但是连头都没了,就算在晚上,也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到时候再叫上王猛,估计问题不大。

         “行,那就明天晚上,今天先这样吧,一切等明天见了尸体再说。”我家是没法回了,所以晚上我就睡在了王猛的宿舍里,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又给王猛打了个电话,他一口答应,只说事成之后别忘了给他算上一卦。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晚上,我在警局门口等着接王猛,没过一会,王猛的车便停在了警局门口,我急忙迎了上去,王猛一下车便嬉皮笑脸的说道:“老弟,今晚上要办什么大事?”

         我还没来得及说,车门一开,车里又下来一个人,我顿时大吃一惊,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白杨!

         我用眼神询问王猛,到底是怎么回事?王猛小声的说道:“这个真不怨我,我是半路碰上他的,他一定要跟着我来。我没办法,他那双眼睛那么厉害,我那敢得罪他,这才把他给带来了。”

         这就奇怪了,王猛怎么会遇见他,难不成他知道王猛要去干什么,故意在等他?!不会吧,难道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这小子本事这么大,有他在,说不定事半功倍。想到这,我走到白杨面前,客气的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本来今天晚上我是想请你帮忙的,可又联系不到你,没想到你自己来了,这可真是太好了。”

         白杨依旧是那副面瘫脸,扫了我一眼,冷冷的说:“走。”好家伙,真是言简意赅,有这个阵容,我想不管是什么场面,应该都能应付的了了。

         丁浩这会儿也过来了,我忙给他介绍道:“这位是王猛,身手很好,这位是白杨,额,是个高人。”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跟丁浩解释白杨的来历,只能随口这么说道。

         “好,那咱们现在就走吧,警局这会基本已经空了,尸检部门看门的大爷这会儿也睡了,我们从后门进去。”丁浩对我们说道。王猛在旁边捅了我一下,说:“你还没告诉我到底干什么啊?”

         “你先别问了,一会你就知道了。”我说。丁浩引着我们来到了停尸的冷库,门是虚掩着的,我们四人蹑手蹑脚的溜了进去,进去的一刹那,一股迫人的寒气便瞬间让我全身的毛孔都炸了起来。

         这个房间很大,四周都是一人高的铁柜,上面写有编号和姓名,中间摆放着几张铁床,角落里是一辆推尸车,房间里只有头顶有几盏昏暗的灯。丁浩走到左边的一组铁柜前,仔细的查找了起来。

         “好家伙,这可是小爷我生平第一次进太平间,诶,内小哥你不冷嘛?”王猛一边打着寒颤一边问道。白杨没理王猛,而是走到了一个架子前,盯着上面拜访的一些泡在福尔马林里的人体器官看了起来。

         王猛讨了个没趣,便说道:“丫就是一变态,看人身上割下来的东西看那么起劲。”这时,一旁的丁浩突然叫道:“找到了!就是这个!”我和王猛连忙跑了过去,丁浩这时候已经把铁柜子上的一个抽屉给抽了出来。

         “快,搭把手!”丁浩说道。我们三个把里面的尸体搬到了中间的一个铁床上,丁浩把裹尸袋打开,一具赤身裸体的男性尸体便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由于长时间处于冷柜中,尸体已经变成了铁青色,脖子上的断口参差不齐,人头已经不翼而飞。王猛惊道:“卧槽,这哥们谁啊,连头都没了!”丁浩在一旁说道:“李国良,27岁,职业不详,好像就是个普通的小混混。”

         “这头是怎么断的?”我问道。丁浩回想了一下,说道:“法医当时的报告上写的是被车撞到后,再向前拖行的过程中被车底盘碾断的。”“这也太惨了,哥们,实在不好意思,大晚上的还打扰你休息,你千万别见怪。”王猛一边说着,一边还对着尸体拜了拜。

         “不是被车碾断的,他的头是被人扭断的。”白杨的声音突然响起,王猛被吓得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回头一看,怒骂道:“我靠,你下次想突然说话时候麻烦你看看场合,这是停尸房!小爷我他妈还以为诈尸了!”

         我瞪了王猛一眼,示意他闭嘴,王猛一边向门口走,一边骂骂咧咧道:“快着点,我给你们望风,大晚上不睡觉跑这来看无头尸,不知道还以为录《走近科学》呢!”

         丁浩看了看白杨,问道:“这位小哥,你怎么能断定他的头是被人拧下来的?”我没有说话,我也想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这阴阳眼还有验尸的功能?

         这当口,突然!一只不知道从哪里窜进来的黑猫嗖的一下子跳上了停尸床!黑猫蹲在无头尸上,两只绿油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们。

         白杨没有说话,而是死死的盯着尸体,突然间,他神色一凛,随即大喝一声:“不好!走!”

         我和丁浩面面相觑,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停尸床上的无头尸居然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