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尸秧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王立虎他们一见我醒了,立刻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说:“怎么样,好点了吗?!”

     我揉了揉像要裂开般的脑袋,说:“我这是怎么了,我睡了多长时间?”

     赵文涛急忙说道:“哎呀,徐先生,你已经睡了五个多小时了!您可把我们都吓坏了!”

     赵文涛一说完,我向窗外看了一眼,外面此时已经一片漆黑,看来我确实已经睡了很久。对了!阴阳眼!我猛然想起我昏倒前的情景,我在众人中扫视了一圈,发现白杨正坐在最边上,依旧是那副面瘫脸。

     “先生,方才多亏白先生出手,不然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王立虎这时也开口说道。我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走到白杨身边,说:“谢谢你。”

     虽然我现在还不清楚刚才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能肯定的是,他之前对我做的,不会是害我的举动。白杨看都没有看我,淡淡的说道:“那个人身上不光阴气很重,还有很重的戾气,你是被他的阴戾之气冲了身。”

     果然,那王小海真的有大问题,难道真的不止是撞了邪那么简单?想到这,我问道:“你之前说他不是撞邪,而是尸秧,那尸秧究竟是什么?”

     白杨用一种冷冷的眼神看了看我,说:“你不知道?”我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这可不是打肿脸充胖子的时候,如果要是真能解决王小海身上的问题,也是好事一件。

     “尸秧是人死之前吐出的最后一口气,人死之前,会有一口气郁结在喉咙里,这口气只有吐气,没有呼气,如果人死之时,活人被这口气喷中,八字硬的最多走几年背运,八字轻的,恐怕活不过三年。”白杨一字一句的说道。

     他一说完,我仔细在脑海中搜索了一番,发现我师傅好像真的没跟我提过这什么尸秧之类的东西。王立虎听白杨说完,顿时老泪纵横,恳求般的说道:“白先生,请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我已年过半百,只此一个独子,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如何面对王家的列祖列宗啊!”

     “他不只是中了尸秧那么简单,对不起,我要走了。”白杨没有理会王立虎的哀求,只说了一句后起身便要离开。

     王立虎一见这救命稻草已走,转头对我痛哭流涕道:“徐先生,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们都是修道之人,请你一定要帮我求求白先生,立虎在这叩谢您了!”

     一边说着,王立虎双膝一弯,便要拜我,我急忙一伸手将他扶住,说:“王先生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把他劝回来的,你先起来。”

     王立虎擦了擦眼泪,指了指之前接我过来的壮硕男说:“那就拜托您了!对了,这个是我的私人保镖,王猛,以前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身手了得,以后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他就好。”

     “那我就不客气了,今天天色已晚,我先告辞了,这是我的电话,如果有情况,随时打给我。”告过辞之后,王立虎让王猛送我回家,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说道:“不必送我了,我自己可以走的。”

     王猛扭头四处看了看,突然笑嘻嘻的说:“徐先生,听说您会看相算命?”我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说:“懂一些,怎么了?”王猛搔了搔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太好了,你看能不能帮我算一算?”

     原来是这么回事,这要放在平时,倒也没什么,可现在我脑袋昏昏沉沉,四肢就像灌了铅一样,就是有心也是无力,只能说道:“下次吧,我现在虚弱的很,怕是算了也不会准,以后机会多得是。”

     “好好好,没问题,我看你要比我小上一些,我就叫你徐老弟了,以后凡是有人敢找你麻烦,你就言语一声,哥哥我别的本事没有,要是打架,我一个顶十个!”王猛搂着我的肩膀,哈哈大笑着说道。

     我苦笑了一下,这人之前看着一本正经的,没想到原来是个十足的逗逼,真是让我哭笑不得。诶,他会不会知道些关于王小海或者白杨的事,没准能从他这挖出点有用的信息。

     “猛哥,我正好有些事想要问你,咱们借一步说话。”我对王猛说道。王猛扶着我出了别墅,在一个花园的石凳上坐了下来,他点了根烟,说道:“尽管问,我肯定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我理了理思绪,先问道:“你知道王小海到底是怎么弄成这样的嘛?”王猛想了想,说:“唔,那应该是两个月前的事了,有一天晚上王总突然半夜把我叫到家里,说要去高速桥下,也没说干什么,只是非常的焦急,我把他送到地方,那里已经有几个人在那了。”

     时间和地点跟丁浩他们处理的那起事件基本一致,看来我之前想的没错,这两起事件绝对有某种意义上的联系。我说:“你接着说,然后呢?”

     王猛把烟头摁灭,接着说道:“我当时也没敢多问,只是隐隐约约觉着可能出了什么大事,果不其然,第二天我就从管家那里打听到,原来是王小海在高速路上出了车祸!好像是连人带车一起翻到了桥下,听说人当时就不行了。”

     如果按照正常理论,一个人遭遇了这么重大的车祸,就算不死,起码也点终身残疾,而绝对不会像是我之前见到的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我沉思了一会,说道:“还有吗?”

     王猛挠了挠头,说:“我本来以为这人可能就这么没了,不过那小子平时除了飙车泡吧,败老爸的钱,也没有什么出息,所以这上上下的,也没什么人可惜他,不过没想到的是,大概就过了几天的时间,那小子突然就从医院回到了家里,而且看着就跟没事人一样,这再之后的,你就都知道了。”

     我相信王猛跟我说的都是实话,因为他给我讲的和赵文涛之前跟我说的大体是一致的,只是他刚才说的,多出了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细节,王立虎那天晚上明明知道他儿子已经出了车祸,甚至已经快不行了,那他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把他儿子送到医院,而是深更半夜的跑到高速路上去,他究竟是去干什么?

     只要能搞清楚这个问题,就能弄清楚这两件事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联系,不过暂时看来是没什么可能了,我现在如果去问王立虎,我相信他百分之两百不会老实说,还不如趁着他现在有求于我,先稳住他,等找到机会再问不迟。

     这件事暂且搁到一边后,我迫不及待的接着问道:“猛哥,那个白杨你清楚他的来历嘛?”我现在对这个人越发的好奇,我的直觉告诉我,他的出现绝不是偶然。

     我刚一问完,王猛啐了一口,一脸轻蔑的说:“我也不知道那孙子到底从哪冒出来的,只听说好像是赵助理请回来的,丫张着一张扑克脸不说,拽的还跟二五八万似的,看他爷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笑了笑,说:“这个人不简单,我看他跟你们老总之前请的那些人可不一样。”王猛又点起一根烟,猛吸了一口说:“有啥的,我看那小子就不如你有本事,大半夜长的细皮嫩肉的还穿着一身白,他倒也不怕出门让老玻璃给劫喽。”

     “他那双眼睛可厉害的紧。”我默默的说道。我这句话一说,王猛明显也抖了一下,随即问道:“我也看出他那双眼睛有问题了,那到底是咋回事,你给我说说。”

     我摇了摇头,说:“我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以前只是听我师傅说过一些,这世界上有些人的眼睛天生便能通灵,可目见常人所不能见,而且还有夺魂摄魄的能力,也就是我们所俗称的“阴阳眼”。古时候有种说法,说是阴阳眼一只眼皮是单,一只眼皮是双,单为阴,双为阳,所以才叫阴阳眼,据说宋朝的包拯就是阴阳眼,能日审阳间,夜审阴间。”

     王猛猛地一拍大腿,吃惊般的说:“我日,我以前常听老辈人说阴阳眼,没想到还真有!诶,我看电影上演的不是说涂牛眼泪也行嘛!”

     “牲畜的眼睛本身就可以通灵,所以涂牛眼泪应该也是有用的,类似的方法在茅山术中也有,我还听我师傅说过,以前的人为了开阴阳眼,会把刚出生的孩子放入一个没有一丝光线透进的地窖中,让孩子在那种无光的环境下生活一年,便可以“开眼”。”

     王猛听得一愣一愣的,连烟烧到了手指都不知道,他把烟头一扔,兴奋的说:“牛逼啊!你看我现在找个地窖进去待一年还来得及不!”

     “你能不能开阴阳眼我不知道,但是你出来以后变睁眼瞎是肯定没跑。”开了个玩笑后,我接着说:“阴阳眼分两种,一种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后天的,还有一种是先天的,后天开眼的阴阳眼只能见鬼视物,而先天的阴阳眼才有夺魂摄魄,震慑邪祟的威力,依我看,白杨的阴阳眼肯定是先天的。”

     王猛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那这么说来,这小子还真不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看来今天也只能是先这样了,丁浩那边还等着我的消息,我起身向王猛告辞,王猛执意要送我,被我婉言谢绝了。

     回到家,我瘫倒在床上,掏出手机便给丁浩打了过去,电话一通,丁浩一看是我,显然非常高兴,直接问道:“怎么样,兄弟?!有什么进展嘛?”

     “我靠,你小子合着就关心你的事,老子今天差点连命都丢了!”我大骂道。电话那头丁浩显然也吃了一惊,急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把晚上发生的事和王猛给我讲述的简短的给丁浩复述了一遍,不过没有提白杨的事,主要是我现在还不能断定这个人是敌是友,所以我决定先不告诉丁浩,免得他打草惊蛇。

     丁浩一一记下后,便挂断了电话。放下电话,一阵困意袭来,我刚想就这么睡过去,突然,一股恶臭传来,我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我以为是家里什么东西的保质期过了,闻了半天,发现味道居然是我身上的!

     我连忙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拿到鼻子前仔细的闻了闻,没错!就是这个味道!就跟什么东西腐烂了一样的那种腐臭味,简直令人作呕!怪了!我今天除了王立虎家里也没去过别的地方,怎么会沾上这种奇怪的味道?!

     难不成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