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秘密
        我还是接起了电话,“喂,小雯,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嘛”?“大头回来了,他应该去找过你”,电话里徐雯平静的说。“你知道?他也去找过你?”我的语气有一些慌张。“呵呵,听你这意思看来他是先找了我才去找你”,徐雯说。“那他都跟你说了?你全都知道了?”我问。“当然,我给你打电话就是告诉你,我要跟你们一起去”,徐雯的语气依然平淡,好像这件事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样。我一个激灵,对着电话吼道:“绝对不行!你一个女孩怎么能跟我们去那种地方!大头这孙子他妈的疯了?!居然还让你跟我们一起去”!

         沉默了半晌,徐雯开口说:“你冷静点,不是他让我去,是我自己要去,小冰哥,我们三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父母走的早,一直以来不管有什么事都是你和大头在帮我解决,可我也一直想帮你们一次啊,你家里的条件好,人又老实,没什么我能帮忙的,但大头这次是真的遇上麻烦了,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帮他”!我拿着电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同样非常了解徐雯,只要她认定了的事,不论谁劝,都不会有用。我点了根烟,深吸了一口后对着电话说:“既然你决定了,我也就不再劝你了,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我才能带你去”。“你说吧,我答应你”徐雯说。“下去之后,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不要管我们,自己跑”!我一字一句,不容反驳的说。徐雯没有丝毫犹豫:“好,我答应你,出发之前通知我,就这样,拜拜”。

         挂断了徐雯的电话,我苦笑不已,这个姑娘永远都是这样,勇敢又善良,没办法,既然答应了她,那么就必须要带她去。可头疼的是,我们三个仍然没有一个是有这方面经验的,算了,等明天去姥爷那先把竹简的秘密解开后再说吧。熄了灯上床,因为酒精的作用,很快便进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晨,简单的洗漱之后,我带好照片去了姥爷家里,因为宿醉的关系,头还有些隐隐作痛。把车停好,轻车熟路的上了二楼,姥爷已经在书房等我了,老爷子看了看我,指了指沙发示意我坐下,便开口说:“东西带来了嘛,拿来我看看”。我赶紧掏出照片递了过去,说:“您仔细给看看,我昨晚上研究了半宿,能查的资料我都查了,但还是没有头绪”。姥爷接过照片,没理我,戴上他那副已经不知道用了多久的老花镜仔细看了起来,我不敢出声打扰,就在一边静静的喝着茶。

         不知道过了多久,已经打了个盹的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看见姥爷正一副严肃中带着奇怪的表情看着我,我伸了个懒腰,说:“怎么样,您认识这竹简上面的字嘛”?老爷子没有再看我,拿出烟斗吸了一口后说:“你知道南越国嘛”?

         南越国?我一听,立马精神起来,关于这个国家,我想我有必要说一下,南越是秦朝快要灭亡的时候,由当时南海的一个郡尉起兵建立的,疆域在岭南,也就是现在的广东,广西一带,后来被汉武帝出兵剿灭,实际上存在时间不到百年,所以史书上也记载甚少,我记得小的时候,在一本史书上看到过一些记录,所以还是有一些印象,可老爷子突然这么一提,我还是有点懵,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把我知道的简单的说了一下。

         老爷子赞许的看了我一眼,说:“你小子还可以,没白看我这的这些史书,没错,南越是在西楚灭秦时顺势而起的一个边南政权,越南人称其为赵朝,实际存在时间九十三年,历五代君主,建立者是秦时的南海郡尉赵佗。我点了点头,但还是不明白这跟两份竹简之间有什么联系,便问道:“那这南越国跟这两份竹简上的文字有什么关联吗”?老爷子拿起一张照片递给我说:“你照片上的两份竹简上的文字是两种文字,有一种文字我也没有见过,所以我不敢确定,现在这一份上的这种字叫做吴字,是古代南方少数民族使用的文字,非常少见,理解起来也很困难”。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我翻遍了资料都没有找到一点线索,不禁也佩服姥爷在古文字上的渊博,不过光知道是什么文字还不行,重要的是内容,我赶紧趁热打铁,又拍起了马屁:“看看,我就说老将出马一个顶俩,还点是您,既然您都知道这是什么文字,那这竹简上的内容您肯定也能看懂吧”。

         老爷子笑了笑,说:“你呀,跟你爸一模一样,就是这张嘴好,今个也算你来着了,别的不敢说,这种吴字全国研究古文的老学者也没几个还能认全的了,八几年的时候我参加过一个南方发现的战国墓的考古工作,那墓主人的墓志铭刚好就是这种文字,所以我研究过”。老爷子一说完,我激动跟什么似的,赶紧说那您快给我讲讲啊!老爷子的神情突然振奋了起来,说:“奇就奇在这内容上了,这份竹简是一个南越石姓工匠所写,他在竹简上说南越武王赵佗的陵墓是由他设计并监工建造的,而他自己在陵墓建造完毕后,也被永远的留在了陵墓中,他写这份竹简的目的是希望后人如果有能发现陵墓所在之处的人,能把他的遗骨带出古墓,好好安葬,还有就是详细记载了他在陵墓修建过程中所设立的机关,希望能够帮助带他遗骨出去的人安全脱逃”。

         震惊!我甚至不知道此刻该用什么词语才能形容我内心的心情,如果在几天前有人这么告诉我,那么我一定会认为那个人疯了,因为这听起来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因为如果这么看的话,那么大头他们那个组织的队伍盗的正是赵佗墓无疑,可令我实在难以接受的是那可是传说中的赵佗墓!这可是历史上有名的千年未解之谜!史书上记载赵佗是南越国的建立者,第一代掌权人,据传他的陵墓当中陪葬着他建立南越以来搜刮来的大量财宝,连吴王孙权都垂涎不已,曾派五千精兵刨遍了整个广州的大山都不得所踪,难道就让这帮老外歪打正着给找到了?!我实在不敢相信,这上千年的历史谜案就这么让一帮盗墓贼给破解了!

         我还沉浸在这巨大的信息量中没有缓过神来,老爷子确已经激动不已,如果这竹简上记载的是真的,那么这将是震惊史学界的新闻!对于我姥爷这种一辈子与历史打交道的老学究来说这就相当于是彩票迷中了五百万一样!老爷子在书房中一边打转一边说:“这将是一个重大的发现,只要墓址保存的完好,那么只要顺利的挖掘出来,这会为那一段记载甚少的历史加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够参与这么重要的考古活动”!我可不敢在这节骨眼上说那古墓已经被一群盗墓贼给光顾过了,要不然依这老爷子的脾气,活扒了大头的皮都有可能。

         平复了一下我激动的内心,我开口说道:“姥爷,您先别激动,这史学上没有一件事有完全的真实性可言,这是您教我的,说不定这竹简上的内容只是当时写竹简的人胡编乱造的,甚至于可能这竹简都是假的也有可能啊”!话一说完,我自己都觉得没有任何信服力,且不说古人会不会无聊到拿几千年后的人开涮这种程度,就凭姥爷在古玩鉴定上的功力,你就是给他个小碎渣,他没准都能看出真伪,更别说这照的这么清楚的一张照片了。我突然有点后悔让老爷子帮忙了,可事到如今,我又不能实话实说,只能见风使舵。

         果不其然,老爷子喝了口茶,自信的说:“我要是连这都能打了眼,那我老头在这古玩界也就白鉴了六十年的宝了,不过你说的也有点道理,这竹简虽然可以确定是真的没错,但这内容确实还有待考证,不行,我点打电话叫几个老朋友一起研究一下,还有另一份竹简,如果能翻译出来,说不定记载着更惊人的秘密”。趁着老头打电话的功夫,我赶紧偷偷溜了出去,要不然等一会人多了,可就不好脱身了,他们这研究会我有幸见识过一次,你难以想象几个岁数加一起都够从中世纪活到现在的白胡子老头为了个芝麻绿豆大的问题,都可以像小孩一样吵得热火朝天。上了车,我给大头打了个电话,这小子半天才接,我焦急的说:“你在哪呢?!那竹简上的内容我知道了”!“啊,卧槽,大兄弟,你牛逼啊,我真没看错你,这才一晚上就翻译出来了”!大头兴奋的大喊,旁边都是乱糟糟的声音,他好像是在一个市场。我说:“你那怎么那么乱,行了,别废话了,三言两语说不清楚,见面再说”。

         “我在市场淘那些咱们用的工具呢,你别说,还真不好淘换,哪行,晚上咱还那个地方见,叫上徐雯一起,我挂了啊”大头急匆匆的挂了电话。我正准备先去接徐雯,手机又响了起来,是我在北京做古玩生意的一个好哥们,姓谷,上午我给他打过电话,说请他帮忙请一个有经验的内行人,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回信了,我一接起电话,我那哥们在电话里小声的说:“你丫的八百年不给老哥我打个电话,一找我就是这么麻烦的事,你要找的人我给你找到了,但是具体怎么做,点按人家道上的规矩来,我也不太清楚,我已经把你的地址告诉他了,估计他明天就能到东北”。

         “哦?谷哥,这人不是你朋友嘛”?我纳闷的说。谷哥打了个哼哼,说:“我们这些小打小闹的,那认识这些下过地的手艺人,我也是托一个朋友才找到的,据说这人在道上声望还挺高,说是从来没失过手,嗯,对,道上的人都叫他老鬼”。我犹豫了一会说:“那行吧,先这样,麻烦你了,兄弟”。谷哥又嘿嘿一笑:“这有啥麻烦的,也没帮上你啥大忙,倒是你小子要是真弄出好东西来了,可别忘了老哥我,行了,我这还有事,先不跟你说了,诶,那哥们,你不买别碰啊,那可是清朝的”!再次挂断电话,我又苦笑了一下,唉,人家是为了生活,我这算什么,就为了这份哥们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