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乾坤
    我从大头的手中接过照片看了起来,喝了太多的酒,导致我现在的脑子有些昏昏沉沉,两张照片的内容基本一样,照的都是竹简,说道竹简,我相信多少懂一些历史的朋友都知道,在东汉蔡伦发明造纸术之前,古人使用的文字载体主要为竹简和帛书两种,而帛书因为相对来说成本较高,所以竹简仍然是东汉前主要的文字载体。我看了半天,仍然没看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时大头开口说:“怎么样,冰子,看出什么了嘛”。我看了一眼大头,开口说:“这能看出什么,就是两份竹简啊”。大头焦急的说:“不对,你再好好看看”。我看大头急的抓耳挠腮,只能又拿起照片看了起来,刚才我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竹简上,而没有留意竹简上的内容,这么一看,还真让我发现了一些问题,到目前为止,国内出土的竹简上的文字多以篆文为主,而照片上的这两份竹简上确并不是篆文。

     对于古文这方面我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姥爷研究了一辈子古文,我从很小的时候老爷子就已经开始教我如何辨别这些隐晦的文字。我思量了片刻,对大头说:“这竹简上写的内容有些古怪,不过这种文字我也没有见过,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啊,秦以前文字没有统一,你这两份竹简可能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也说不定,怎么,这跟你遇到的麻烦有关系”?。大头显然对我普及的这些历史知识不感兴趣,而是开始给我讲起了他出国这几年的遭遇,原来六年前大头偷了家里的存折还了赌债,他父母为此被气得将他扫地出门,无路可走的大头在他一个朋友的帮助下去了国外,到了国外后因为他除了赌就什么都不会,盘缠花光了之后就开始流落街头,机缘巧合之下他加入了一家专门从中国国内向国外倒卖古玩的组织,大头凭着他那一张好嘴,做成了不少笔生意,这才在国外站住了脚。

     听到这,我指着大头骂道:“你这王八犊子,中国的古董每年向国外流失那么多,就他妈是因为你们这种这人”。大头无奈的说:“你先别急,听我解释,我真的没办法,我当时穷的连饭都吃不上,就差去当内裤了,要不是干这个来钱快,谁他妈愿意伺候那帮黄毛怪,我保证,从我这出手的古董都是卖给了一些老华侨,我也不能当卖国贼不是”。我喝了一口酒,哼了一声说:“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接着说吧,这竹简是怎么回事,还有你到底碰上什么麻烦了”。大头掏出香烟点燃后吸了一口,说:“我在的那个组织他们有自己的情报,只要发现了国内那里有还没被发现的古墓,他们就会从国内雇佣盗墓贼,再将出土的宝贝送出国,然后由我们这些下线联系买家”。

     我震惊不已,近几年国外的一些不法组织用特殊手段从国内获取古董的新闻我也多少有所耳闻,但我没想到这些王八蛋居然这么猖狂。正说着,大头好像陷入了什么回忆一样,声音开始变得黯然,说:“上个月,组织上好像突然获得了一份重要的古墓遗址信息,但具体的内容我们这些下线都没有人知道,因为按照以往的规矩,我们只需要等古董运过来然后联系买家,可那次不一样,老板不但组织了一只队伍并且亲自带队去下了古墓,而且还带上了我们这些底下出货的人,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就这样,我虽然害怕,但是出于组织的压力只能跟着一起去了”。

     “那个古墓在哪”?我问。大头思考了一会,说:“古墓在广西的一个深山里,我跟着下去过一次,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不过后面的几次老板开始不让我们这些小伙计跟着下去了”。“后来呢”?我接着问。大头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一些颤抖,接着说:“一直到第六天,老板带人下去了之后,本来我们是在上面等着的,可下面的人一直都没有上来,我们开始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就在我们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那些老外开始大吼大叫,说出来了,出来了!我过去一看,本来下去的二十六个人里只出来了一个,而且出来的时候已经神志不清了,手里就抓着照片里那两份竹简死死不放手,表情特别狰狞,一直在喊有鬼,有鬼!那些老外在旁边嘀咕了一会后派了两个人把那个人抬走了,再之后,其中一个小头目就带我们回去了,后来那个组织因为群龙无首,马上就被当地警方铲除了,我当时害怕被抓,就托了一个老华侨的关系回了国内”。大头说完之后,我陷入了沉思,这件事已经完全超出了我能理解的范围之内,更多的给我的是一种诡异的感觉,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开口问道:“这就是你说的麻烦”?“如果真是这样,那跟我就没有什么关系了”,大头说。“那到底是什么事”?!我越来越摸不着头脑。“那墓里面有对我非常重要的东西,我要拿出来”,大头淡淡的说。

     “那你要我怎么帮你”?我说。“那两份竹简现在就在我手里,我需要你帮我组一只队伍,跟我一起下墓”!大头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你让我跟你一起去盗墓?!你他妈疯了?!”大头刚说完,我直接从椅子上崩了起来骂道。“冰子,你冷静点,我知道你可能一时接受不了,我也不愿意你跟我去冒这个险,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我在国内已经没有靠得住的朋友了,我只能找你”,大头苦笑着说。我稍微平复了一下,开口说:“大头,你了解我,我当你是我兄弟,我才跟你说这些话,你知道在国内盗墓是多大的罪嘛?被抓到轻则无期,重则就是枪毙”!“我知道,你当我在国外呆傻了嘛,我不是法盲,但这一趟我必须要去”!大头淡淡的说。

     我突然想起在电话里他跟我说的人命关天,便开口问:“那墓里面到底有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大头看着我眼神中带着一丝怪异,说:“你别问了,那里面有我对我很重要的东西,你就给兄弟我一句痛快话,帮还是不帮”。看着大头已经下了决心的样子,我开始犹豫了起来,我知道即使我不帮他他也一定会去,说实话,我连真正的古墓是什么样都没有见过,而大头虽然做着古董生意,但也只下过一次地,如果就这样冒然的去非常危险,虽说我跟着姥爷学习过一些古墓方面的知识,但那些都是纸上谈兵,谁知道到了墓里有没有用,但如果他在墓里出了什么事,我良心上也一定过不去。

     “什么时候动身”?大头一听我答应了,高兴的立马又换上了那副嬉皮笑脸的表情,说:“大兄弟,我就知道你最讲哥们义气了,啥也不说了,这趟下去,带出来的东西都归你,保证不让你白去”。“你他娘的别高兴的太早,这是个大事,必须从长计议,否则咱们去了到哪也是找死,这样吧,光咱们两个人肯定是不行,我这两天托朋友去联系,联系,看看有没有在这方面有经验的人能帮上忙,你小子也别闲着,去把需要用的东西买全了,别他妈图省钱,买好的,咱这是拼命去了”。“好好好,那就拜托你了,大兄弟”,大头说。“那个墓具体位置在哪,你应该还记得吧”,我心说这小子要说忘了,我就锤死他,我他娘的可没有什么看风水找墓穴的本事。“知道,回国以后我又去过一次,不过我没有下去”,大头点了点头。

     “行了,这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我点回去了,对了,你把那两张照片给我”,我打了个酒嗝说。“你要照片干啥”?大头疑惑的说。“废话,你不是说那两份竹简是从那墓里带出来的嘛,那一定跟那个墓有关系,说不定还记载了些对我们有用的信息,我点拿回去研究研究”,我说。大头一拍大腿“哦,对,我忘了你小子就跟老爷子学过古文,那你拿回去,看看能不能看明白写的什么”。我拿过照片,告别了大头,开车回家。

     到家后洗了个澡,泡了一杯浓茶醒酒,我就开始研究起了竹简上的文字,可我越研究越觉得不对劲,这两份竹简从残破程度和颜色上来看,并不像是春秋战国时期的,而是可能还要再往后,而我们都知道,春秋战国时期的文字是以大篆为主,直到秦统一六国之后,秦始皇命李斯统一字体,才转以小篆为主,可这竹简上的文字却跟我在酒店时候的判断一样,绝非篆体,我翻阅了很多资料也没有找到能对得上号的字体,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先放在一边,至少现在我能确定的是这份竹简是春秋战国时期以后的无疑,那么以此推断,大头所说的广西的那个墓应该是一个春秋战国时期以后的古墓,能让他们一个组织瞧上眼的,估计级别最起码也应该是个大夫的墓。就在这会,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姥爷家的电话,突然,一个念头从我脑海中闪过,我真笨!竹简上的文字我不认识不代表姥爷不认识啊!家里就有个古文专家,我还在这急的跟什么似的!我赶紧接起电话,电话那边果然是姥爷。

     “小子,你朋友托我出手的那个瓷瓶,我已经找到买家了,我给他报了这个数,你看行不行”。听姥爷说完价钱,我心里一估计,也差不多,说:“行,您经手,那我还能不放心嘛,对了,我这有两份古文,但我实在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字体,您能帮我看看嘛”?姥爷立马一通臭骂:“你这臭小子,平时让你好好跟我学就知道偷奸耍滑!碰上难题知道找我了?!”我嘿嘿一乐,赶紧拍马屁:“哎呀,这不是我学艺不精嘛,还点看您老人家的,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啊”。老爷子哼了一声:“行了,别跟我这扯淡了,明天拿过来吧,顺便把那瓷瓶的钱给你朋友带过去”。

     “好嘞,那我明天上您那去”。挂断了电话,我长出了一口气,这算是解决了一个难题,我相信以姥爷在古文上的造诣,肯定能译出竹简上的文字。还没等我高兴完,手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那个人,我犹豫着接还是不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