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猜猜我有多爱你
    ***

     节目组本意是想找一些省心的乖宝宝来做节目,一方面怕熊孩子哭闹把萌萌的亲子节目变成家庭闹剧,观众看着心烦,另一方面,嘉宾们都是年轻偶像,也不能太难为人了不是。

     无奈夏去他们家这个北鼻实在是太省心了……不发脾气又不怕生,于是乎当其他嘉宾还在解决“我的爸爸妈妈去哪里了,我要我自己的爸爸妈妈”这种矛盾冲突的时候,这一家三口已经去超市买菜了……

     导演组很惆怅啊,按照这一对的进度,搞不好下期开始就要设计二胎的剧情了。

     当然状况还是有的,比如说颜空同学完全不知道怎么和小朋友交流这件事。颜空没怎么接触过小孩,总觉得不好意思。她心里其实挺佩服夏去的,怎么就能旁若无人地用那种萌萌哒语气和小孩对话呢,就不觉得肉麻吗?反正她实在无法想象自己软着嗓子“宝宝想吃什么呀,麻麻给你买好不好呀?”的这副德性,事实是自打俨俨醒过来,她就没跟他说过话。

     总之整个画面就是,夏去抱孩子,她推着购物车在夏去的悉心指导下选菜,简直太不贤惠了。

     颜空习惯性看了眼手表,发现已经四点了,不禁自言自语起来:“给俨俨的礼物还没买呢,这得速战速决啊。”她担心饿到小朋友,于是就提议分头行动。

     “你抱他上楼买礼物吧,我在这买其他的东西,不然太等下太晚了,俨俨可能会饿。”

     夏去听见这话也看一眼表,是有点晚了,他掂了掂小风俨:“俨俨,叔……爸爸带你去买礼物好不好?”

     乔风俨趴在他怀里摇头:“不用了爸爸。”

     好乖(⊙_⊙)……

     夏去拍拍他,温柔低声地哄:“没关系的,爸爸妈妈本来是应该给你准备礼物的,但是因为不知道你是多大的宝宝,也不知道你喜欢些什么,所以就商量说让你自己选,那我们现在去买些喜欢的东西,妈妈在这里买菜,好吗?”

     小正太眨巴着眼睛,突然就笑了:“好。”

     “哈哈,走。”临走之前夏去嘱咐颜空:“他这么大的小孩需要补充大量的钙,你记得主食多买一些谷类的食物,其他的话,你好歹也看了一礼拜的育儿指南,看着买就好。”

     “懂!”

     “爸爸,妈妈是不是不太喜欢我?”上楼的时候,正太小小声地问。

     夏去揉揉他脑袋:“没有,妈妈她只是太害羞了,回去罚她给你讲故事吧。”

     正太:ヾ(≧u≦*)ノ〃

     半个多小时后,小正太选好了礼物,夏去带着他从楼上下来,四处望望没看到颜空,就问编导:“颜空呢?”编导向卖饼干的货架处指指。

     夏去牵着俨俨走过去,看到某人正认真地看着饼干选来选去,唇角不禁扬起,恰好身边两排都是巧克力,他就顺手挑了一盒。

     “干什么呢?”夏去轻轻弹了一下颜空的后脑勺。

     颜空吓了一跳,回过神才发现是夏去,怎么两手空空的捏:“你这什么情况?”

     夏去一脸“买了买了别生气”的表情:“俨俨说他喜欢天文望远镜,那个不方便拿,所以就直接运去家里了。”

     天文望远镜……颜空以为买个玩具就得了呢,这贵族幼儿园的小东西也是很有思想,至于夏去,果然壕无人性。

     “你呢,让你买晚饭,怎么来这晃悠了。”

     “啊……我估计等会回去得堵车,就想过来给他买点儿童饼干什么的。”不过完全不知道小孩喜欢吃哪一种啊,好惆怅。

     “吃这个吧。”夏去伸手过去,颜空忽然感觉头顶多了道重量,她举手拿下来:“这是巧克力啊,小孩吃会不会太甜了,而且这种的里面有坚果,万一不小心吞进呼吸道的话,太危险啦。”

     夏去一边笑一边听她讲,居然觉得她这样很有母性光辉,一瞬间就……更心动了。

     “你从哪拿的?我送回去。”

     “喂——”颜空刚要去送巧克力,突然被夏去拉住胳膊:“我有说过是给俨俨吃吗?你脑子里就只想着宝宝了?”

     “啊……啊?”

     颜空突然发现这不是她喜欢吃的那种巧克力吗,呃……这种有点开心但是在镜头前不敢表现出来的感觉真是虐爆了,颜空默默滴同情了自己一会儿,眼神游移开,故意摆了夏去一道:“既然是你想吃的话,就买一盒好了。”

     夏去失笑,不用避嫌到这种程度吧,我们这其实也是恋爱节目啊,就是进度稍稍快了些而已嘛。都老夫老妻的了,老公给老婆买盒巧克力怎么了?有!错!吗!

     当然夏先生很快就把这道摆回去了:“那就谢谢你网开一面了,老婆大人。”

     颜空(; ̄д ̄)心里已经暴怒了,你就是仗着录节目觉得我不敢揍你是不是!上帝保佑正片里千万不要有这一段!

     节目组吐血表示你们真的够了……

     “俨俨你有没有喜欢吃的饼干?”

     乔小盆友表示妈妈终于艾特我了!果然只是害羞而不是不喜欢我吧,他立马特别鸡冻滴点头:“有的,但是要找一找。”

     “那我们找一找吧。”

     颜空带着小正太找饼干,夏去打算看看她刚才的成果,瞟了瞟购物车,顿时有些囧。

     让她买谷类的食物是指面条、馄饨之类软一点适合小朋友吃的啊,结果真的给他选了一袋红豆一袋黑米一袋燕麦和三颗红薯……叫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们家有多养生呢。

     可是现在直接告诉她的话,全国人民都要觉得她傻了,于是夏先生为了保护某人的形象,只好在路过主食区的时候默默买了几袋荞麦面。

     ***

     路上不是很堵,不过夏去颜空他们到家的时候,基本上也正应该开始做饭了。

     “你来我来?”夏去在厨房,一边洗手一边问。

     “当然你做饭啊,我不会做饭……可以帮你打打下手。”

     夏去眯了眯眼睛,还以为她会装模作样先练好几道菜呢,果然高估她了。

     “成吧,我做,你过来帮我系下围裙。”

     颜空帮他系好围裙,然后就在他身边蹦哒:“还有什么我能干的?”

     夏去笑笑:“这里没你事了,你去照顾俨俨吧,他一个人在客厅,你看着点。”

     颜空:哦,对……

     就在颜空一溜烟跑进屋,各种扭捏尝试跟小正太搭话的时候,厨房这边已经引起了小小的骚动。女编导们正围在厨房里看夏去做饭,完全的花痴状。

     话说节目组真心没猜到是夏去做饭,按颜空的号码准备了一件嫩粉色围裙,围裙本身就比较宽松,所以夏去穿起来虽然也不小,但莫名就是……很显身材。

     于是乎编导眼里就只剩下一个高大、粉嫩、居家款的二十四孝好老公了。

     过了没多久,面条清香飘得满屋子都是,颜空很自觉滴来端盘子。

     “怎么样?”

     “唔,我刚刚陪他摆弄了一会天文望远镜。”还好姐对这玩意儿还略知一二,知识就是力量啊。

     夏去把小正太抱上儿童座椅:“俨俨需要爸爸喂吗?”

     “你别太惯着小孩子了。”颜空一个没忍住就直接制止了,这货也太溺爱小孩了,宠出一个莱莱还不够,非要见一个荼毒一个:“你应该可以自己吃吧,风俨?”

     小正太彬彬有礼滴表示偶可以!

     夏去:总感觉小风俨在讨好颜空啊,自己这是要被孤立了吗=_=

     “对了,今天俨俨问我你有没有不喜欢他,我说没有,妈妈只是害羞,所以为了惩罚妈妈,今晚是妈妈讲故事。”

     颜空差点呛到,算你狠……

     既然晚饭是夏去做的,刷碗这事自然就得颜空来,终于刷好碗,又进行了一些节目组安排的娱乐性项目以后,已经八点多了。颜空赶紧躲进卫生间发简讯:“你!明知道我不会讲故事!还坑我!”

     “所以你这一个星期到底准备了些什么啊?”

     “我以为是不到一岁的宝宝,所以一直都在练换尿布和喂奶啊摔!”

     “喂奶→_→”

     “污!用奶瓶!奶!瓶!”

     “所以你该不会真的完全没有储备吧╮(╯▽╰)╭”

     “就上次在纽约给你妹妹讲过一个田鼠阿春的春天……[凋谢脸]”

     “看你这么可怜,过来吧,我拯救你一下(我为何总是如此善良)”

     颜空半信半疑地去了客厅:“风俨呢?”

     夏去以一种慵懒的姿势半靠在沙发上:“节目组带去洗澡了。”节目组担心耽误小朋友睡眠时间,所以洗澡不用他们动手,这还真是很有人性,不然又是一场苦战。

     “你要怎么拯救我啊?”

     夏去起身:“等我一下。”

     他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本书:“这是之前给莱莱讲过的故事,晚上俨俨临睡前读给他听吧。”

     颜空接过书:“guesshowmuchiloveyou.”

     是麦克·山姆布雷尼笔下那个温馨的童话故事……猜猜我有多爱你。

     颜空进门之前深吸了好几口气,毕竟接下来是要哄小孩睡觉啊,任务太艰巨了。

     “嗨,俨俨。”

     “嗨,妈妈。”

     颜空脸一红,小正太还真是拿她当妈妈了呀。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坐在他床头:“妈妈是来给你讲故事的。”

     ……

     “嗯……”颜空翻着书页:“俨俨你有听过这个大兔子爸爸和小兔子宝宝的故事吗?”

     乔风俨摇摇头:“没有。”某早熟正太表示他其实早就不听童话故事了,不过妈妈能力有限的话就原谅她好了。

     “那妈妈开始讲了啊,小栗色兔子应该上床睡觉了,可是它紧紧抓住大栗色兔子的长耳朵不放……”

     忽然一阵敲门声。

     “我是夏去,可以进来吗?”

     “哦,请进。”他来干嘛?

     夏去笑眯眯地走过来:“爸爸有些无聊,所以想和妈妈一块给你讲故事,可以吗?”

     小正太点点头。

     那你就自己讲啊!颜空内心抓狂中。

     “爸爸当大兔子,妈妈当小兔子。”小正太忽然提了一个要求。

     夏去轻轻回了声:“好。”谢谢你的助攻!

     “小兔子希望大兔子好好听它说话,‘猜猜我有多爱你’?”小兔子问。”

     “哦,这我可猜不出来。”

     “‘有这么多’小兔子说,它把手臂张开,开得不能再开。”颜空边念,边将手臂伸展开。

     “大兔子也伸开手臂,它的手臂要长得多,‘我爱你有这么多’,它说。”夏去也学大兔子伸长了手臂。

     “我的手举得有多高,我就有多爱你。”

     ……

     “我跳得多高,我就有多爱你。”

     小正太听到这里,觉得大兔子和小兔子大概分不出谁更爱谁了吧,正要睡过去的时候迷迷糊糊地嘟囔:“所以爸爸妈妈谁更爱谁呢……”

     颜空愣了一下,旋即笑了,小朋友,是大兔子和小兔子,不是爸爸和妈妈啊。

     她柔声地讲起最后一段:“小兔子望着灌木丛那边的夜空,没有什么比黑沉沉的天空更远了。‘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里。’说完,小兔子就闭上了眼睛。”

     风俨已经睡着了,夏去掖掖他的被角,声音放得极低:“大兔子把小兔子放到用叶子铺成的床上。它低下头来,亲了亲小兔子,对它说晚安。然后他躺在小兔子的身边,微笑着轻声地说:

     ‘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里,再从月亮上回到这里来。’”

     颜空的注意力放在大兔子和小兔子身上,以至于她都没有发现,夏去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看的并不是风俨,而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