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城
    这桩骚扰事件,最终以许世昌留在派出所写上一份诚心诚意的认错书宣告结束。

     桑小桐和李唐一起离开派出所时,时间差不多是晚上六点半,黛青暮色正如烟雾一般四散弥漫着。她想起了打算请他吃晚饭的事,含笑发出邀请。

     “李唐,今天谢谢你专程过来帮我解决了一个□□烦。晚上我请你吃饭,请务必要赏脸哦!”

     李唐还以为桑小桐要请他在外面吃饭。正好今晚他爸爸加班,他妈妈要参加一位老同事的寿宴,他回家也没饭吃,正考虑在外面随便对付一顿。现在桑小桐要请吃饭,他也就不打算拒绝,只是在心里暗中拿定主意:好吧,她想请客就让她请,我来负责买单就行了——男人怎么能让女人掏钱请客呢。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从派出所出来后,走上几十米就是桑小桐租住的单身公寓楼。李唐的车就停在公寓楼旁马路上的一个临时停车处。他直接走向汽车,并用遥控车钥匙开了车门锁,打算载上桑小桐一起去找地方吃饭。不料,她却在一旁笑吟吟地对他说:“不用开车,咱们上楼去我家吃饭。”

     “去你家吃——你会做饭?”

     李唐无法不一脸深表怀疑的表情。毕竟这年头,年纪漂亮的女孩子还会做饭的基本为零。而且桑小桐也横看竖看都不像是一个会做饭的人。

     桑小桐对此却肯定得无以复加:“我当然会。”

     李唐下意识地瞥了一下桑小桐的手,纤纤十指比葱白还要水灵鲜嫩。只一眼他就可以断定,那绝对不是一双在厨房里操劳过的手。

     “走吧,今晚就去我家吃晚饭。我自己动手做,又干净又省钱。”

     思忖片刻后,李唐认为桑小桐所谓的“会做饭”,大概是指可以把食物想办法弄熟或是勉强弄熟的水准。一念至此,他忍不住在心里叫苦:虽说在家吃的确省钱,可是饭馆吃饭只是要钱罢了,吃她做的饭会不会要命啊?今晚这顿饭,该不会吃得我上吐下泻进医院吧?

     看着李唐满脸怀疑的神色,桑小桐莞尔一笑说:“从你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你很怀疑我会做饭这一点。不用怀疑了,跟我上楼吧,我一定会实力证明自己的厨艺给你看。”

     李唐带着满脸“答应了就不好再反悔”的无奈表情跟着桑小桐上了楼。

     进屋后,桑小桐先请李唐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再为他沏上一杯茶。接过茶时,李唐看着沙发旁那张矮几上摆着的一个相架询问:“这是你外甥和他妈妈吧?”

     那个相架中装着林慧与儿子苏昊的一张照片,还是他临去美国前特意和母亲一起拍的,好留给她日后聊慰思念之情。当时拍了好多张,她从中挑了一张最喜欢的镶入相框摆在家里。

     对于李唐的这个问题,桑小桐自然是点头承认:“是啊!”

     李唐上回在医院时没有看见林慧的面容模样,因为她当时昏倒在地,然后又被苏立群抱起来放上了病床,自始至终没有正面亮相。端详着那张照片,他随口又问了一句:“他妈妈和你应该不是亲姐妹吧?除了年龄差距太大外,你们俩看起来也长得一点儿都不像。”

     “呃……是啊,我们是表姐妹,所以长得一点都不像。”

     看了看四周后,李唐有些奇怪地继续发问:“怎么没有你自己父母的照片啊?”

     “嗯……因为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去世了,所以我没有他们的照片。”

     顿了顿后,桑小桐又抢在李唐发问前解释,“而我父母去世后,是我表姐好心领养了我,让我和外甥一起长大。所以我和他们母子俩很亲,家里头会摆着他们的照片。”

     一边搪塞着,桑小桐一边准备撤退,她实在不想再进行这样艰难地圆谎,立刻转身走向厨房说:“李唐,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炒菜了。”

     对于今晚这顿晚餐,李唐一开始是做好了吃坏肚子的思想准备。

     可是,当桑小桐进了厨房开始炒菜后,李唐就意识到自己错了。因为厨房里飘出来的味道很香,迅速改变了他之前的想法:好香啊!就凭这香味这顿晚饭应该也错不了。

     桑小桐十分麻利地就做好了三菜一汤端上桌:西红柿蛋汤;香菇菜心;油爆虾和糖醋小排,每道菜看起来都色香味俱全,能诱得人食指大动。等到拿起筷子开吃后,李唐更加满脸都是大写的吃惊与佩服。

     “哇,桑小桐,想不到你的厨艺居然这么了得。”

     桑小桐亲手烹制的几道菜道道美味,吃得李唐想不服都不行。西红柿蛋汤味道鲜美;香菇菜心脆嫩爽口;油爆虾壳脆肉嫩,个个饱满弹牙;糖醋小排色泽红亮,口感酸甜,肉质又酥又嫩,一口咬下去还带着一点嚼劲儿,令人回味无穷。

     挨个儿把桌上的几道菜都尝上一遍后,李唐满心叹服之余忽然有些不解:“桑小桐,你不是四川人吗?怎么你做的这几道菜却都是本帮菜啊?”

     “呃……”桑小桐干笑着解释:“因为……我在本市念了四年大学,爱上了吃本帮菜。而且吃惯了口味清鲜的本帮菜,反而吃不惯家乡菜那股浓郁的麻辣味了。”

     “是吗?这倒是很少见呢。一般来说,从小吃习惯的家乡味道是最难改变的,没想到你在本市上了四年大学倒改掉了十几年来的饮食口味。”

     桑小桐继续干笑:“呵呵,是啊,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原本李唐很不看好桑小桐的厨艺,打算勉为其难地吃上一碗饭就算完成任务了。可是这一桌简单却又美味的家常饭菜,让他一口气吃了三碗饭还意犹未尽。要不是电饭煲已经空了,他还可以再吃一碗。一下午高强度的训练不但大量消耗他的体力,也让他早就饿了。

     桑小桐看出了他的意犹未尽:“你是不是还没吃饱啊?怪我,我只煮了两杯米,早知道就煮三杯了。”

     平时桑小桐一个人煮饭只要半杯米就足够一顿饭的量。她已经想到了李唐一个大男人肯定会吃得多,所以多煮了三倍的量,没想到还是不够。

     “没事,我差不多已经饱了。”

     “那再喝一碗汤吧。来,我给你盛。”

     桑小桐接过李唐的饭碗为他盛汤时,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她的手。那双手白皙娇嫩,指甲每一片都是晶莹的粉红色,宛如小小的花瓣,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双经常下厨的手。

     “桑小桐,你的厨艺这么好,可是你这双手却一点都不像是经常泡在厨房里的手呢。”

     经常下厨的女人大都有着一双“主妇手”,因为每天从事家务劳动,洗衣洗碗洗菜等等,长期接触肥皂、洗衣粉、洗洁精以及其他刺激性物品,很容易导致手部皮肤变得粗糙干燥与脱皮。李唐的妈妈就是这样,双手的皮肤老化得比脸部要厉害多了。

     “这个……是因为我平时很注重手部肌肤保养了,护手霜都是挑贵的买,每晚睡觉前都会厚厚搽上一层。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不保养不行。呵呵。”

     李唐信以为真:“那你的保养工作做得相当到位。”

     吃完饭后,李唐帮着桑小桐收拾桌子。一只一只地叠好所有碗碟后,她伸手想去抓筷子,而他也正好同时朝着筷子伸出手去,结果他的手心叠上了她的手背。

     那只不过是一秒钟的肌肤重叠,李唐立刻就条件反射地收回了自己的手。但桑小桐的心弦却如被拨动了似的颤动不已,双颊情不自禁地浮起两抹微红,如花照影。

     “不好意思。”

     “没关系。”

     李唐低垂着头小声致歉,桑小桐也同样低垂着头表示没关系。两个人都避免与对方发生视线接触,因为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不太自然。

     李唐很快告辞离开了。他走后,桑小桐独自留在厨房洗碗。洗着洗着,却停下来看着自己的两只手发呆,任凭水龙头里的水哗哗白流。

     今天桑小桐的这一双手,左手腕曾经被许世昌强行抓握过,右手背曾经被李唐无意中碰触过。对于前者,她嫌弃地搓了又搓;而对于后者,她却不无留恋地一再重温那个宽厚掌心轻贴上来的感觉。

     几个月前的那条艰苦航线上,桑小桐也曾与李唐有过一次意外的肌肤接触。她的额头擦过了他的下巴,擦出一份触电般的异样感觉。当时,她认为那种感觉是错觉,是因为已经很久没有碰过男人的缘故。

     可是今天,又一次意外的肌肤接触,再次让桑小桐产生了那种异样的感觉。而这一次,她不能再以同样的理由来解释了。同样是来自异性的肢体接触,许世昌让她嫌弃得恨不能一脚踹去外太空,但李唐却让她脸红心跳。这该怎么解释呢?

     桑小桐忽然不敢深思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