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城
    这个清晨,李唐的钓鱼活动进行得不太顺利。

     鱼钩下水后好久都没有动静,当他终于感觉到有鱼上钩时,不容有失地赶紧摇轮收线。收线过程中,他感觉到似乎钓到了一条大鱼,因为鱼线崩得笔直。为了避免鱼在水中挣扎脱钩而去,他不再摇轮收钱,而是扬起钓竿形成最大拉力把鱼拉出水。

     因为李唐的动作幅度有点大,被一旁站着的桑小桐注意到了。知道他可能大有收获,她便好奇地凑过去查看。谁知钓线从水里拉出来时,钓钩上挂着的居然不是鱼,而是一条黑白花纹的大海蛇,足有一米多长,约有成人手臂粗细,长长的蛇身在半空中不停挣扎着。

     李唐万万没想到,钓鱼居然会钓上一条蛇。而且他扬起钓竿拉蛇出水的动作,让长长的钓线惯性地带着蛇朝着船的方向荡过来。蛇尾差一点就拍上了桑小桐的脸,吓得她本能地向后一仰想要避开,结果自然是失去重心掉下海。

     桑小桐虽然会游泳,但她的泳技只有一个“烂”字可以形容。首先在踩不到底的地方她是无论如何不敢下水的;其次就算她下了水也不能在水里潜游。因为只要水一淹过口鼻她就害怕,怕得连原本会游都变成不会游了。

     所以,猝不及防地掉下海,被海水四面八方淹没后,桑小桐完全就是游泳无能状态。加上天亮后海面上一直风平浪静,她就解开了原本系在手上的绳结想要自由活动一会儿。谁知道会被一条蛇吓得落了水呢?

     “救命,救命。”

     桑小桐一边手脚乱划地在水里挣扎着,一边喊救命。好在很快李唐就游过来救她了,一只宽大的手掌从后面绕过来,稳稳地托住她的下巴,让她的口鼻露出水面自由呼吸,而不是继续泡在水里大口大口地灌水。

     耳畔传来李唐的叮咛声:“好了,没事了,我会带着你游回橡皮艇的。”

     一边说,李唐一边将原本托在桑小桐下巴的手转移到了她的腋下,曲起手肘夹住她的肩膀,然后用仰泳的姿态带她游回了橡皮艇附近的水域。

     虽然很快就游回了橡皮艇,可是他们俩却攀在船舷边迟迟没有上船。因为那条海蛇被荡过来时直接落在了船板上。虽然还没脱钓,但蛇身一直在拼命挣扎扭动着,拍打着船板啪啪作响。那副吓人的阵势,让人无法不退避三丈。

     桑小桐唉声又叹气:“少年派是和一头老虎一块漂流,咱们接下去该不会要跟这条蛇结伴同行吧?”

     李唐却还笑得出来:“十年修得同船渡,这条蛇看来跟咱们也算有缘了。”

     这句话听得桑小桐也忍不住笑了:“我觉得吧,这缘份还浅了点。最好让它回到深海再修上几十年,修满百年后再来找咱们共枕眠吧。”

     “好吧,我想一想怎么请走这位蛇仙大人。”

     “你千万别用手抓啊。也不知道它有没有毒,万一有毒又咬上你一口,我上哪儿打120召急救车来救你呀?”

     “知道,我不会那么鲁莽的。我打算游去船的那一边,把钓鱼竿捡起来后再把蛇甩回海里去。”

     刚才桑小桐意外落水,李唐急得把钓鱼竿随手一扔就赶紧跳下海救人。结果钓鱼竿也掉进水里,反倒那条海蛇却被困在船里。

     李唐的驱蛇计划进行得十分顺利,抓住钓鱼竿后,他就用力把海蛇甩出了船舱。海蛇在天空飞出一道弧线时,终于顺利挣脱了鱼钩,重新以自由身回到了大海。

     驱蛇计划成功后,李唐先爬回橡皮艇,再把桑小桐拉上来。

     桑小桐拉着李唐的双手爬上船时,因为船在水上漂浮着重心不稳,导致她也站不稳,一个不小心把他扑倒了,脸颊与他的胸膛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那个属于男性的胸膛宽厚结实,有着一对强健发达的胸肌。尽管肌肤上布满湿漉漉的清凉水珠,依然透出丝丝体温。那种微温轻暖的体温,却如炉火般瞬间飞快地灼红了桑小桐的脸。

     因为一个女人的脸颊紧贴在一个男人胸膛上实在是太过亲密的行为,桑小桐赶紧撑起身体想要与其拉开距离。谁知心慌意乱中,她用来撑身子的右手不小心放错了地方。手掌一按下去她就感觉不对,也很快就反应过来不对在哪里,整张俏脸更加羞得乱云飞渡。

     一边忙不迭地赶紧收回右手,桑小桐一边结结巴巴地涨红着脸解释:“对不起,我没有……想要非礼你的意思啊!刚才……纯属意外,纯属意外了。”

     李唐的表情僵了一下,很快就恢复成正常状态。他一边转过身去收拾鱼竿,一边若无其事地用玩笑话来稀释尴尬的气氛。

     “嗯,没有最好。不然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要是心怀不轨的话我会害怕的。”

     桑小桐哭笑不得。

     一场海蛇引发的惊悚戏码结束后,李唐重新回到了钓鱼模式,桑小桐也重新回到了张望模式。不过她不可避免地频频分心,因为脸颊持续发烫,而那一只有过“非礼”之举的右手更是掌心赤红一片,她不停地把它浸入船舷附近的海水中降温。

     李唐终于又钓起来了一条鱼。当他把鱼从鱼钩上摘下来放入水桶时,瞥见了桑小桐红彤彤的一张脸,不由有些担忧地询问:“你的脸怎么那么红,不是着凉发烧了吧?”

     “没有没有,我没发烧。这是……被晒红的了。”

     李唐不解地抬头张望了一下天空,蓝澄澄的空中飘浮着无数的云朵。每一朵都胖乎乎的,特别白,特别大,像刚刚烘烤而成的棉花糖。太阳虽然已经出来了,但绝大多数时候都被云朵遮去了耀眼的光芒。再加上现在还是清晨七八点时分,还属于比较清凉的时刻。他实在不明白,桑小桐的脸怎么就会被晒成了和煮熟的螃蟹一样的红颜色。

     “太阳还没正儿八经地发挥威力呢,你就已经晒成螃蟹了。赶紧喝口水,我可不希望你出现脱水症状。”

     桑小桐喝了一口水后,把水瓶递给李唐说:“你也喝一口吧。”

     李唐依然是浅浅地抿了一口,目前为止这点仅有的宝贵水源,他实在不敢多喝,要尽量留着救命。喝完水拧紧瓶盖时,他的眸光忽然一凝,定定地眺望着远方。桑小桐下意识地顺着他的视线一看,隐隐约约间,蔚蓝海面上似乎出现了一艘船。

     “是船吗?那是船吗?”

     “好像是。应该是。”

     桑小桐激动得几乎要跳起来,“太好了,终于看到了一艘船。这下咱们该有救了吧?”

     “还隔得太远了,他们不一定发现了我们,得想办法引起他们的注意才行。或许可以临时制作一面求救旗。”

     “制作旗子,哪来的布料?”

     “只能征用我的沙滩裤了。”

     李唐之前已经“征用”了自己的衬衫充当绳索,在海上漂流期间几乎是全程半裸。现在再脱掉沙滩裤,浑身只剩一条四角泳裤。八块结实的腹肌,两道性感的人鱼线,和一对逆天的大长腿全部秀出来了。

     桑小桐一眼瞥见,忍不住在心底叹了一声:哇哦,这男人的身材真是帅爆了!果然是让人好想扑倒的节奏啊!

     将沙滩裤挂上钓竿头,李唐像舞旗一样大力挥舞着钓竿,希望能引起远处船只的注意。但是他那条蓝色沙滩裤在蔚蓝海水上中自带保护色,等于隐形模式,挥舞了好半天也无济于事。

     桑小桐看出了缘故,“李唐,这样没用,蓝色在海面上不起眼。得换个其他颜色的布料才行。”

     “咱们还有什么其他颜色的布料呢,你这件白衣裳也同样不起眼啊。”

     “但我还有一件红色胸衣。你转过头去,我马上脱给你。”

     桑小桐脱下了自己身上贴身穿戴的一件红色文胸,然后脸颊红红地递给李唐。他尽量神色自如地接过这件犹带体温的女性私密内衣,将其挂上钓竿,然后再一次地大力挥舞起来。

     那一件大红色的胸衣,在蔚蓝海面上迎风飘摇,宛如一只红蝴蝶般蹁跹飞舞着。万顷碧波上的一点红,终于吸引到了船只的注意。很快那艘船就掉转船头,笔直地朝着他们开过来……

     昨天,刘汉奋力顶着风浪游回岸边时,时间已经是傍晚七点半。

     岸上的几位同伴们正在奇怪呢,纳闷着为什么三个人出海钓鱼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从独自返回的刘汉嘴里得知事情经过后,大家都慌了手脚,赶紧打电话报警求救。

     一接到报警电话,警方就迅速启动了应急救援预案。他们一方面通过指挥中心请求海事局的专业力量进行增援;另一方面紧急联系事发海域附近的养殖场、水产公司和个体养殖人员等。很快,召来了十几条养殖船会同警方在事发海域展开拉网式巡查。同时,还在岸边利用专用雷达对事发海域进行全方位搜索。

     尽管第一时间就展开了搜救,但是事发海域当晚刮起了五到六级的西南风,海上阵风一度达到八级,夜晚贸然出海救援非常危险。加上李唐和桑小桐乘坐的皮划艇比较小,雷达无法搜索定位。这些都为救援增添了不小的难度。所以搜救工作一直没有取得理想的进展。

     直到次日上午八点过后,一艘路过的渔船无意中在某处海域发现了这艘小小的橡皮艇,这才将艇上的两个人营救上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