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城
    苏昊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跑进主卧室去看望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母亲。

     见过母亲后,聪明的高材生很快就发现家里缺少父亲生活的痕迹,不无纳闷地向外婆问起此事。何玉芳没有再继续对外孙隐瞒他父母闹离婚的事情,明确地告诉他苏立群已经从这个家里搬出去了。

     苏昊对于这个消息既惊愕又愤怒:“什么?妈妈变成了这个样子,爸爸居然还想和她离婚。这也太过分了吧?”

     “昊昊,其实你妈妈变成这个样子之前,你爸爸就提出要和她离婚了。这件事就发生在你去了美国的第二天。”

     “什么?我前脚刚去了美国,爸爸后脚就提出要和妈妈离婚?为什么?为什么这件事你们隐瞒了我那么久?”

     “因为你妈妈不想告诉你,她说你刚去美国,要适应一个新环境不容易,不想让你分心。又说你远在国外,国内发生了什么事你根本管不了,只会白白让你担心。所以就干脆什么都不说了。”

     苏昊红了眼圈:“妈妈总是这么样,凡事优先为我着想,自己都快变成弃妇了还不想让我担心。爸爸到底为什么要和妈妈离婚,理由是什么?”

     何玉芳叹了一口气,一五一十地对着外孙把事情经过徐徐道来。苏立群是如何移情别恋爱上一个只比儿子大六岁的年轻女孩,并因此对林慧提出离婚请求;林慧最初不肯同意离婚时,他又是如何收拾行李搬出去与她分居;林慧出事后他也没有搬回家,而是继续在外头与年轻mm厮混。

     苏昊听得愤怒不已:“没想到爸爸居然也这么low,会为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就提出要和同甘共苦了二十年的原配妻子离婚。”

     顿了顿后,他忽然又敏感地问:“外婆,我妈变成这个样子,是不是也和我爸有关系。她为什么会去那家咖啡馆?是不是约老爸在那里见面谈判,所以才碰上了那场塌楼事故?”

     何玉芳之前故意一语带过了林慧出事的细节没有详说,因为她想把这件事留给桑小桐自己说,此刻也不改初衷。

     “你妈会去那家咖啡馆,的确是有原因的。不过这个具体原因,我想还是留给当事人向你解释吧。”

     何玉芳嘴里的当事人,自然是指新版桑小桐,可是苏昊却误以为是父亲苏立群。当何玉芳出门去买菜,预备着要为回国的外孙准备一道丰盛的晚餐后,独自在家的苏昊给父亲打了电话,质问他母亲林慧意外受伤的真相。

     苏昊的电话让苏立群大吃一惊。他无论如何没想到儿子会提前回国。因为苏昊之前说的是周日才能到家,所以他还打算周日早晨再搬回去住。与横眉竖眼的岳母以及卧病在床的妻子共处一室这种事,他当然是能拖延一刻是一刻,免得呆在家里如坐针毡。

     “昊昊,你怎么就回来了?不是说周日才到吗?”

     “老爸,你别岔开话题,我问你妈妈为什么去那家咖啡馆,是不是你安排的?”

     “昊昊,这个真不关爸爸的事,是你妈妈自己要去那家咖啡馆的。因为……”

     “因为什么?为什么不说下去了?”

     苏立群只得吞吞吐吐地往下说:“因为……她想……和我的……女朋友见个面。”

     苏昊无法控制地咆哮起来:“那还不是因为你的缘故吗?如果你不在外面找小三,也就不会出这种事了——我恨你!”

     一把重重地摔出手里的电话,苏昊泪流满面地跌坐在沙发上抱头痛哭。十八岁少年以往风平浪静的生活,完好幸福的家庭,在这刻就像一个美丽的肥皂泡一样破灭了。他感觉自己忽然变成了一个孤儿,同一天里,同时失去了母亲与父亲。

     对于苏昊来说,植物人母亲已经变成了一个名存实亡的存在,而父亲也是同样的名存实亡——除非母亲可以苏醒并好转,否则他永远不会原谅父亲,也永远不想再认这个父亲。

     一架刚刚起飞不久的飞机,正在云层中穿梭而行。

     一层一层的白云蓬松如团团棉絮,飘浮舷窗外。太阳的红脸蛋深埋在云层之中,为雪白的云朵镶上一道道灿烂的金边。穿越了层层镶金的白云后,云海之上就无比湛蓝的天空,蓝得像一匹刚刚纺好的蓝缎子,没有丝毫瑕疵。

     蓝天白云的优美景致,吸引了飞机上的不少乘客欣赏美景,尤其是座位靠窗的乘客。但是有个靠窗而坐的男乘客却全然不在意窗外的景色,而是满脸不安地东张西望,神色格外紧张的样子。

     这位男乘客一上飞机就引起了李唐的注意。无论是凭细致的观察,还是凭内心的直觉,都让他觉得这位乘客有问题,一直暗中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飞机在云层之上进入平稳飞行状态后,乘务组开始提供客舱服务,一一为机上的乘客们送上饮料。当桑小桐含笑询问到那位男乘客时,他摇摇头什么也没要,而是满脸害怕地递给她一张纸条。

     纳闷地接过纸条一看,桑小桐的眼睛顿时就瞪圆了,上面潦草地写着一行字:“救命,有人要杀我,我怀疑他们就在这架飞机上。”

     桑小桐不敢怠慢地立刻把纸条送到了李唐手里,说:“这是刚才37排a座的乘客给我的。”

     今天与李唐一起同机值勤,还是桑小桐搬家后头一回见到他。

     准备会上,李唐见到桑小桐时只是微微点个头就算打过招呼了。会后上飞机做准备工作的过程中,他也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一直在专心致志地检查机舱。

     虽然李唐平时工作也是如此认真,但桑小桐还是感觉到他似乎在有意无意地躲避她。她也可以理解他的做法,只能自己暗中叹气:总是这样子,一旦表白失败,就很难继续做朋友。为了不至于让彼此尴尬,尽量躲开对方就是最好的选择。

     桑小桐理解李唐的做法,也主动配合他。既然他不想和她再有太多接触,她也就知趣地不再与他接触。只是自己埋头干自己的活,偶尔朝着他的方向瞥上一眼,立刻就强制性地收回来,然后满心的怅怅然若有所失。

     而这位男乘客递来的纸条,让桑小桐不得不跑去和李唐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李唐看了那张纸条后,立刻走过去找到男乘客,把他带进服务舱详细盘问。

     那位男乘客是一名二十多岁的男青年,脸上的神情看起来既紧张又害怕。他把声音压得又低又细,瑟瑟发抖地告诉李唐,他的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有坏人正在追杀她他。

     “他们一定跟着我上了飞机,就藏在附近。你们可以保护我吗?”

     李唐马上核对了一遍乘客名单,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而男青年的表现却有些神经质,不停地自言自语,不停地发抖,还找桑小桐要来纸笔写起了遗书,眼泪汪汪地说:“要是万一我被坏人杀害了,请务必把我的遗书转交给我父母。”

     男青年如此神经质的表现,让李唐有所猜测地私下对乘务长说:“我怀疑他精神方面有问题,像是患了被害妄想症。”

     “我也这么觉得。谁会跑到飞机上来杀人啊!一听就是胡言乱语。”

     “不管怎么样,他的情绪不稳定,还是要尽量想办法安抚他。不然要是精神彻底崩溃发起疯来就麻烦了。”

     李唐陪那位男青年在经济舱最后一排空位上坐下来,慢慢缓和着他的情绪。桑小桐也送去一杯可以安神的茶,想要帮助他恢复平静。

     那杯茶是玫瑰花茶,原本是桑小桐私人购买的物品,放置于工作场所方便自己泡来喝。见这个男青年神经兮兮的,她就好心地泡上一杯送去给他喝。

     但是那杯颜色紫红、气味芳香的玫瑰花茶被送到男青年手里后,他却神经质地叫了起来:“这茶怎么这个颜色,是不是有毒?你是不是想毒死我?”

     一边说,男青年一边猛地把手里的茶杯对着桑小桐一泼。一旁的李唐虽然立刻伸出手想要制止他的行为,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整杯滚烫的茶水还是大半泼上了她的制服裙摆,烫得她几乎跳了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她是空姐,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有什么理由要毒死你呢?”

     对于李唐生气的质问,男青年十分认真地说:“她极有可能被坏人收买了,不是吗?”

     和这样的被害妄想症患者没法讲道理,李唐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不再说什么,站起来走进服务舱去看桑小桐烫得怎么样。

     服务舱里,桑小桐正用一块干毛巾试图抹去裙摆上的茶水渍。李唐走到她身旁,关切地询问:“你还好吗?有没有被烫伤?”

     如果时节是夏天,桑小桐一定会被烫得很惨。不过幸好现在是冬天,她穿了一条保暖的紧身羊绒裤后再套上丝袜和裙子,所以没有被烫伤。

     “冬天-衣服穿得多,所以没事,只是裙子被弄湿了。”

     李唐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说完这四个字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又表现得太关切她了。立刻神色一肃,一派公事公办地交代说:“接下来,你别再和那位乘客接触。因为他认为你会对他不利,所以尽量离他远一点,以免刺激到他。”

     话一说完,李唐就转身出了经济舱,留下桑小桐独自长吁短叹:我招谁惹谁了,明明是一片好心,结果却被那个神经病当成了驴肝肺,居然认为我想用茶毒死他。还有李唐,你犯得着躲我像躲病毒似的吗?虽然我是喜欢你,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绝不会缠着你不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