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城
    “桑小桐”出车祸后,鹿呦呦不仅当天在医院里守了半天,第二天也照样放弃休息赶来医院陪护。

     刘汉也和鹿呦呦一起来了。他事先听了鹿呦呦的猜测,一进门就问桑小桐那个金大贵是不是意图非礼她,所以才会导致她出车祸。对此,她只能坚决予以否认。

     “不是的,你们想多了。我当时……是忽然想到出门前家里的煤气灶上烧着水却忘关火,所以才急急忙忙跑了出来。”

     “桑小桐”没法说实话,而且严格来说她也并不清楚实情。当时走进那栋别墅的人是桑小桐,如果她和金大贵你情我愿地要发生什么事很正常,她不可能去控告他非礼。因为如果警察要录口供细致盘问当时发生的事,她根本都说不完整。

     所以金大贵算是逃过了一劫,虽然他提心吊胆了一整夜,怕桑小桐会乱说话。结果她却既没给他打电话也没发微信找他算账,想像中的臭骂,或是报警之类的威胁都没发生,静悄悄的啥动静都没有。

     而金大贵也谨慎地不主动联系桑小桐,原本他还想发条信息给她道个歉。但是咨询了一下自己公司的法律顾问后,他就改变主意了。当时他假托一切是发生在朋友身上的事,询问这种情况要怎么处理。律师的意见是以不变应万变,绝不能承认任何事,更加不能给受害人发去可以变成把柄控诉他的道歉短信。

     不过尽管侥幸逃过了强-奸未遂的指控,金大贵也没落着啥好。他的睾-丸虽然经医生及时救治没有坏死,但他的“老二”却从此雄风不振,再难一逞风采。当然这是后话了。

     桑小桐苏醒后,医生又为她做了一下身体检查,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就让她出院了。因为刘汉和鹿呦呦都关切地表示要一起送桑小桐回家,李唐便谨慎地开车把她载回了公寓楼,而不是绿洲花园。

     刘汉这天要飞中午一点多钟的航班,十点后就离开了公寓。鹿呦呦和他一起走,扮着鬼脸说:“小桐,有李唐在这里陪你,我们就不继续当电灯泡了。”

     走出桑小桐的单身公寓后,刘汉站在电梯门口一边等电梯,一边十分感慨地对鹿呦呦说:“小鹿,还好小桐这回出车祸有惊无险,没什么大碍。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李唐可就要惨了。”

     “呸呸呸你这个乌鸦嘴,会不会说话啊你?人都没事了还在这里叨叨什么三长两短。”

     “我这不是有感而发嘛。他们才刚刚确定恋爱关系不久,这个时候如果出什么意外就太惨了。”

     “能换个话题不?你丫还没完没了了?”

     “小鹿,都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话以前听听也就算了,不会放在心上。但听说小桐好端端的忽然就出了车祸,我才真正意识到人这一辈子可能说完蛋就完蛋。所以有些想做的事,想说的话不能再耽误了,一定要及时去做去说。”

     “刘汉你怎么回事啊?小桐出个车祸让你秒变哲学家了吗?神神叨叨地说那么多,要不要发到微信上充当刘氏哲理名言啊?”

     说话间,电梯已经来了,鹿呦呦一边说,一边举步就朝着徐徐打开的电梯门里走进去。刘汉也紧跟着她进了电梯,按下一楼的按键钮时,他侧过头看着她问:“小鹿,如果这架电梯忽然失事了,那么你这一生最大的遗憾,最后悔没来得及去做的事是什么?”

     鹿呦呦好气又好笑地瞪了他一眼:“这人真是疯了,张口就是不吉利的话。这架电梯才不会失事呢,我也没那么快完蛋。”

     “我是说如果……”

     “shutup,再说下去信不信我扁你啊?”

     鹿呦呦一边说,一边恐吓性地朝刘汉挥起粉拳,制止了他的“乌鸦嘴”假设。那时电梯也正好到了一楼,她一个转身走出电梯门,懒得再搭理他。

     “小鹿,你要去哪儿?我送你呀?”

     “算了吧,本宫嫌弃你那张嘴太晦气,你给我有多远呆多远。”

     看着鹿呦呦快步远去的身影,刘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神色中满是失落怅惘……

     车祸事故已经发生好几天了,这期间属于桑小桐的身体,一直是林慧的灵魂在主宰一切行动,正主儿桑小桐的灵魂始终没有露面。

     李唐对于这种情况有一个猜测:“会不会是这一次的车祸事故又把桑小桐的灵魂转移走了?第一次塌楼事故意外发生时,两个女人的灵魂彼此交换;第二次爆炸事故意外发生时,两个女人的灵魂共存一体;现在第三次的意外发生了,两个灵魂一定又发生了什么变故。桑小桐的灵魂一直没有露面,没准是已经离开了这具身体也说不定。”

     这个猜测何玉芳爱听,老太太当然巴不得自家女儿可以天天都“当家作主”,那样她就不用隔一天才“见”她一回。至于那个金钱至上的拜金女桑小桐,她希望她最好永远都别再出现了。

     “如果真是这样就太好了!算我老太婆自私吧,两个灵魂如果只能留一下在这具身体里,那我当然是首选我的女儿,而不是那个桑小桐。”

     “桑小桐”半喜还半忧地问:“会是这样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现在的生活又可以恢复原状。如果不是,那我接下来就只能勇当‘疯子’了。”

     苏立群在一旁泼凉水说:“这个猜测未必正确,这几天桑小桐的灵魂没出现,或许只是因为发生车祸吓得躲起来了。过几天缓过来了没准就又跳出来蹦哒了。”

     如同最初不希望林慧的灵魂离开桑小桐的身体,改变两个女人灵魂共存的现状一样,现在苏立群也不希望桑小桐的灵魂离开,让林慧的灵魂独占这具青春美丽的身体。因为两个灵魂共存于一具身体,可以让两个女人互相牵制,谁也没办法脱离谁去和别的男人恋爱结婚。自己得不到的女人,苏立群也不愿意被别人得到。

     李唐目光锐利地扫了苏立群一眼,可以揣测出他为什么要泼凉水的阴暗心理。也一针见血地指出来:“你应该很不希望桑小桐的灵魂离开她的身体吧?”

     苏立群被戳穿了心思,神色顿时就变得不自然了。因为他知道自己自私阴暗的心理是没法摆上台面的。如果被林慧和何玉芳知道了,他只会更加遭她们唾弃嫌弃。

     “我有什么希望不希望的,反正不管谁的灵魂在这具身体里,都已经与我无关了。你们慢慢谈吧,我上楼收拾东西,明天就搬走。”

     一句话轰走了苏立群后,李唐再对何玉芳与“桑小桐”说:“要不咱们再观察几天看吧。如果几天后桑小桐的灵魂还是没有出现,那就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个猜测了。”

     何玉芳听完忍不住双手合十说:“老天爷保佑,别再让那个拜金女出来搅局了。虽然身体是她的,但她并不懂得珍惜自己爱护自己,满脑子只想着如何利用最原始的本钱去换取金钱利益。老天爷,这种人你就赶紧把她收了吧。”

     一周的时间过去了,桑小桐的灵魂始终没有再出现,李唐的猜测基本上被证实了。

     让人烦恼的灵魂共存现象忽然终结,“桑小桐”与桑小桐不再是同一面貌下的两个不同个体,生活不再是人格分裂似的乱了套,更加不用再去应付金大贵之类的金主,这让林慧的灵魂无法不为之松了一口气。

     “这么看来,我现在又能继续以桑小桐的身体正常生活了。”

     李唐点着头说:“嗯,看起来应该是这样。”

     林慧即桑小桐,还是有些担忧:“不知道这次可以维持多久,也不知道下次又会发生什么离奇现象。”

     “慧慧,不管这次能维持多久,也不管下次又会出什么状况,至少目前这具身体又独属于你,让你可以继续过自己的生活。所以不要想太多,先过好眼下的每一天吧。”

     “也是,现在就为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忧心仲仲,未免太过多虑了。还是趁着自己仍有机会享受生活,尽量把握能够把握住的一切吧。”

     “慧慧,灵魂共存的现象既然结束了,那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不是也可以重新定位一下呢?当初你坚决要和我分手,就是因为两个灵魂共存一体导致无法正常恋爱结婚。现在这个障碍已经不存在,那我们的朋友关系应该又可以变回恋人关系了吧?”

     李唐提出的这个要求,桑小桐还是犹有迟疑:“李唐,我这种灵魂转换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太稳定,现在虽然和你在一起没有妨碍了,但保不准以后还会出什么妖蛾子呢。所以我总觉得,如果现在不开始这段感情,你以后就不会受到伤害。”

     “慧慧,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但是我不是小孩子,不需要别人的保护。作为一个成年人,我知道衡量利益去选择。是的,这段感情以后可能会带来伤害,这一点我很清楚。但是,如果因为害怕伤害就躲开,那么人生旅途中我们注定什么也得不到?因为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受伤也不断痊愈的过程。”

     顿了顿后,李唐看着桑小桐无比郑重地说:“慧慧,我想和你在一起。我宁愿受伤害,也不愿意感情世界里一片空白。”

     那时候,夕阳正好探进屋,将屋子染成浅浅的蜜色。而李唐的情话,让空气中仿佛也蕴满了甜蜜的气息。桑小桐仰起粉白柔润如雪莲花似的脸庞,迎视着他坚毅又温柔的眼神,什么也没说,直接踮起脚尖吻住了他的唇。

     林慧的灵魂与桑小桐的身体,再次回到了一对一的契合状态。

     林慧——现在又是桑小桐了,已经销了假回到sun航空公司继续担任空乘,她无比庆幸自己当初没有辞职。现在不但能够继续这份热爱的职业,而且还可以和男朋友一起飞。

     虽然公司的排班是电脑排班,但那台人工智能仿佛也知道桑小桐与李唐是恋人关系似的,经常把他们俩排在同一个航班一起飞。

     鹿呦呦对此笑道:“这才叫比翼双-飞呢。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不用羡慕嫉妒恨,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和刘汉一起比翼双飞呀!据我所知,只要鹿娘娘你嫣然一笑,刘汉江山就是你的了。”

     “算了吧,我不感兴趣。”

     桑小桐换成严肃脸:“小鹿,你是真不感兴趣呢?还是以前被他伤了一次心,所以不敢再相信他了?”

     鹿呦呦一听就明白了:“你知道我们过去的事了?他告诉你的?”

     “他没有告诉我,而是告诉了李唐。前几天他们哥儿俩在一起喝酒,喝到半醉时刘汉吐了苦水。要我说,当年他的确是有些多疑了,不过那时他太年轻,难免不懂事。现在已经成熟多了,也懂事多了,知道自己错了,也很想努力挽回。要不,你考虑考虑一下,看能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鹿呦呦的心结解不开,还是不肯松口:“还考虑什么?我不想再给他机会了,我怕他又误会我贪图他是飞行员。”

     两个女孩这天飞同一趟航班,刚刚从返航飞机上下来,打算去机场附近的协议酒店休息一会儿,再飞下一趟班次。她们还来不及走出航站楼,忽然发现透明玻璃窗外的起降跑道上情况不对。跑道四周,有机场警卫已拉好的警戒线,还有好几辆消防车、救护车、警车都在严阵以待。

     “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了?”

     桑小桐入职经历短,还不太清楚眼前的这一幕意味着什么,鹿呦呦面带惊惧地告诉她:“应该是有飞机出了故障,需要紧急返航或迫降。”

     “啊?那岂不是很危险!”

     “当然了。所以才要出动这么多消防车救护车严阵以待。但愿一切有惊无险,飞机可以平安落地。”

     意识到有航班出现紧急返航或迫降的状况,鹿呦呦与桑小桐都顾不上回酒店休息了。同一机组的其他几名成员也不例外,大家都一起留在机场不愿离开,想要第一时间知道飞机上的机组人员与乘客是否都能安危无恙。

     机长还打了一个电话询问塔台空管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得到的答复让他的神色格外凝重:“是咱们公司的飞机要紧急返航,从d市飞往g市的xxxxxx航班。起飞二十分钟后飞机发动机出现故障代码。”

     一听那个航班号,桑小桐和鹿呦呦的脸一起变得苍白无比,因为李唐和刘汉今天一起飞这趟航班。

     从d市飞往g市的航班起飞时一切正常。但是起飞没多久,发动机就出现了故障代码,左侧发动机也开始冒烟。机长立刻向机场发出警报,随即返航。

     一般来说,起飞不久就要返航的飞机满载燃油,为了飞机能够安全着陆,在返航途中需要减轻飞机重量,采取空中耗油措施。但是这架飞机的情况特殊,来不及耗油,只能超重着陆了。

     超重着陆有着不少安全隐患。比如飞机超重落地时,着陆速度要加大、滑行距离就会增长。同时,超重着陆起落架需要承受更大的重量,如果飞行员对速度、接地率或接地过载没有控制好,有可能会发生爆胎甚至是起落架折断的现象。也会造成一定的人员伤亡。

     超重着陆对飞行安全的危害很大,但是两害相权取其轻。飞机失火是更紧急的事件,需要尽快落地,不能再考虑是否超重的问题。时间就是生命,超重着陆的威胁小于空中失火、然后失控、最后坠毁。

     发动机冒烟后,烟雾很快充满了客舱。氧气面罩自动落下,所有乘客都面无人色地赶紧戴好面罩绑好安全带。机长通过广播告诉乘客因为引擎故障飞机需要返航,降落时请乘客务必采取防冲击姿势。

     听完这段广播后,机舱里没有一个人说话,每一张面孔都挂着同样僵硬无比的表情。

     对于飞机超重着陆的危害性,作为机组人员之一的李唐当然很清楚。他虽然努力镇定自己,不想流露出慌乱的表情,但他的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手心里也冷浸浸地捏着两把汗。

     驾驶舱里,刘汉也是一身冷汗,衬衫几乎都已经湿透了。作为飞行员,操纵一架满载燃油的飞机超重着地有多危险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但是事已至此,容不得他紧张害怕,必须和机长一起尽最大努力让飞机平安降落在机场。

     在所有人的提心吊胆中,故障飞机终于降落在机场。

     机上人员能清晰感觉到飞机就像一块砖头似的被重重“砸”在跑道上,造成两次跳跃。起落架因此严重损坏。一些消防车马上围过来朝着飞机轮子喷水。因为没有泄油的飞机重量大,要停下来需要的刹车能量很大,会导致刹车温度过高,泼水是为刹车系统进行物理降温。

     飞机落地后,机组成员迅速引导机上乘客利用滑梯撤离飞机。那时已经有多名乘客出现身体不适,有的心脏病犯了;有的高血压犯了;先由现场的医务人员对他们初步处理,再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救治。

     机组成员最后撤离飞机,当他们一起走进航站楼时,等在入口处的一部分机场工作人员都用无比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的平安归来。

     桑小桐一看见李唐,就马上忘情地冲向他,一双犹自潮湿的眼睛再一次浮现泪花。不过,不同于刚才因为焦急害怕的落泪,这一刻涨满她眼眶的是激动欣喜的眼泪。

     鹿呦呦一双大眼睛眼圈微红,刚才也是哭过的。桑小桐是因为担忧李唐而哭,这点同事们都知道,他们俩是一对cp的事已经众所周知。但鹿呦呦又是为谁哭呢?同事们就不知道了,她则哽咽着说:“我就是怕看到飞机出事,哪怕是不相干的外国飞机出了事我都难受,我都想哭。不行吗?”

     刘汉就跟在李唐身后,看见桑小桐扑过来紧抱着李唐又哭又笑,他不无艳羡地叹了一口气,然后下意识地在人群中寻找一个自己心心念念间的倩影。他很快发现了鹿呦呦,马上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她面前,二话不说就双手捧住她的脸,一俯身吻上她的唇。

     这个意想不到的吻让在场所有人都怔了一下,片刻的安静后,重新爆发出来的掌声与欢呼比之前的还要热烈百倍。桑小桐回过头,看着眼前拥吻在一起的两位好友,偎着李唐的肩膀笑得满是喜悦:这两个欢喜冤家折腾了这么久,这下子看来应该是折腾够了,要正式牵手在一起了吧?

     一个缠绵悱恻的吻结束后,刘汉看着满脸酡红的鹿呦呦说:“小鹿,今晚我们一起吃烛光晚餐,行吗?”

     鹿呦呦矜持了片刻:“好吧,今晚本宫和你一起吃饭,还不赶紧谢恩。”

     刘汉笑容满面地效仿清代宫女行了一个屈膝礼:“谢主隆恩。”

     笑声四起,一声声清脆动听如鸟鸣般回荡在航站楼里。每个人脸上都是笑,而桑小桐与李唐,鹿呦呦与刘汉,四张脸庞上的笑容最为灿烂美好……

     尾声

     两年后,s市机场。

     清晨7点30分,桑小桐和几位机组人员一起拉着行李箱登上飞机,然后在乘务长的安排下开始做机上准备。包括设备检查(硬件服务设施),并确认灭火、电源、马桶等等是否可以正常使用。

     基本准备做好后,飞行组与乘务组会再进行一次沟通。机长说:“本次航班天气状况良好,去程1小时30分钟,回程1小时45分钟,请大家再次确认紧急设施、设备正常,做好应急措施准备。旅客开始登机后,请安保以及空乘人员注意是否有特殊旅客。如有特殊情况请及时与驾驶舱沟通。”

     所有准备工作完成后,飞机开始上客。桑小桐微笑着站在门口迎宾:“你好,欢迎乘坐本次航班。请这边走。”

     如今的桑小桐已经晋升为两舱服务员,而鹿呦呦则更上一层楼开始飞国际航班了。两个女孩虽然不在一起飞了,但是友谊却有增无减,一有时间就约在一起见面。

     前几天桑小桐就和鹿呦呦见过面,她现在主要负责飞澳洲那边的航线,隔三差五就会给她捎澳洲奶粉回来。

     “小桐,咱们妞妞的奶粉应该又喝得差不多了吧?我这次又给带了几罐回来。”

     “你总是给妞妞带奶粉又总是不肯收钱,我怎么好意思啊?”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别忘了我可是妞妞的干妈。干女儿吃几罐奶粉的钱,我这个做干妈的还掏得起了。”

     “小鹿,我让妞妞认你这个干妈真没认错,瞧瞧连奶粉钱都省了。”

     那一次的飞机紧急返航事故后,桑小桐与李唐当月就果断地领证结婚了。世事的多变与难料,这半年里他们深有体会。两个人一致决定:趁着还能相爱,就抓紧时间好好爱,享受每一分每一秒。

     对于这桩闪婚,唐琴是乐得合不拢嘴,据她自己说夜里做梦都笑醒了好几回。李唐觉得这太夸张了,李旭东却顶着一张严肃脸作证:“是真的,晚上经常听见你妈在梦里笑,活像捡到了大元宝似的。”

     唐琴不屑地一撇唇角:“切,捡到了大元宝有什么可高兴的,我得到的可是朝思暮想的儿媳妇。儿子,你可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几个月前我还在犯愁你一直找不到对象,可忽然间就有了桑小桐这个女朋友,还这么快就升级成了老婆。这火箭速度妈真是太高兴了,如果你们能早点给我生下下一代,那我就更要乐开花了。”

     唐琴当时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一切居然如她所愿。桑小桐结婚不到三个月就怀孕了,十月足胎后生下了一个足足十斤重的白胖女婴。一家人都乐坏了,把这个新生儿当成小公主一样百般呵护对待。鹿呦呦也抢着要认作干妈。

     桑小桐当时半真半假地取笑她说:“你这么喜欢小孩的话,自己生一个不就行了。我相信刘汉会是一个合格的好爸爸,你就别犹豫了,还想考验人家多久呀!”

     鹿呦呦和刘汉的恋爱关系一直没有质变为婚姻关系,她的理由是刘汉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考验。这个考验期在桑小桐的母婴病房里彻底画上了句号,因为听了桑小桐的话后,刘汉乘机单膝跪地变相求婚。

     “小鹿,我有一条祖传的染色体想要献给你,你愿意笑纳吗?——跪求愿意。”

     屋里的人都笑喷了,李唐一边抱着女儿一边哈哈大笑:“这个求婚求得太有喜感了!非常可乐。”

     桑小桐则一把将鹿呦呦推过去,笑着说:“人家都跪求了,你就愿意吧鹿娘娘。”

     鹿呦呦最终红着脸点了头:“好吧,那本宫就勉为其难地收了你吧。”

     桑小桐休完产假就回航空公司上班了。女儿妞妞主要由奶奶唐琴照顾,“干妈”何玉芳也经常过去探望“干外孙女儿”。

     两位老太太还时不时地会带上小妞妞去疗养院看桑小桐的外婆。虽然外婆的老年痴呆症越发严重了,有时连桑小桐本人都认不出来,但她还是记得自己有这么一个外孙女。得知小妞妞是自己的曾外孙女时,老外婆会咧开没牙的嘴笑成一朵老菊花。

     苏昊放假回国时,也特意去看了“小姨妈”的女儿。对于这位白白胖胖的“表妹”,他也是十分喜爱,背地里还和桑小桐笑眯眯地说:“小妈妈,你现在儿女成双了。”

     “是啊,当初生了你之后,我其实还很想再要个女儿的。可是那时候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不允许多生,否则会开除公职。我还以为这辈子就只有你一个孩子了呢,没想到,现在却又有机会再生一个女儿。”

     “小妈妈,你现在和李唐叔叔、还有妞妞妹妹在一起生活得很幸福吧?”

     “是的,但是这并不是我幸福的全部。昊昊,你和外婆也是我的亲人。有你们,我的幸福才完整。”

     “这么说,我不用担心有了妹妹后你会不爱我了?”

     “当然不用了。怎么可能会不爱你呢,昊昊,你和妞妞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永远是我的心肝宝贝。千万别胡思乱想啊?”

     苏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桑小桐温柔地抚一下儿子的头发,充满感情地说:“昊昊,当初你生下来时才六斤多一点,现在却已经是一百多斤的大小伙子了。你虽然长大了,但是无论你长得有多高多壮,你也永远是妈妈的儿子。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知道吗?”

     苏昊脸上的神色完全释然了:“明白了,妈妈永远是我的妈妈,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安抚了儿子的“吃醋”心理后,桑小桐随口问了一句:“对了,你爸最近怎么样?”

     “他最近有了新女朋友,有人介绍了一位三十六岁的会计阿姨给他。虽然不是大美女,但人很温柔很稳重,他觉得比年轻小姑娘更适合自己。栽了两次跟头后,老爸已经学乖了,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

     “那就好,知道找个温柔稳重的成熟女人交往,看来你老爸的确学乖了。”

     返航航班在中午时分回到s市机场,桑小桐拉着行李箱走进航站楼时,李唐正抱着妞妞在入口处欢迎她。

     “妈妈回来了,妞妞,我们一起鼓掌欢迎妈妈好不好。”

     妞妞尚未满周岁,还不会说话,只会咧着没嘴的小嘴笑得像朵小葵花,并伸出手来要妈妈抱。桑小桐伸出双手接过满身*的女儿,忍不住在她粉嘟嘟的小脸上用力亲一下。

     “小宝贝,你就是妈妈的心肝宝贝呀!”

     李唐在一旁假装吃醋:“喂,这里还站着一个大宝贝呢,你不是看不见吧?有了女儿就忘了老公,抗议,强烈抗议。”

     桑小桐笑眯眯地抬起头,双唇也在李唐颊上贴了一下,说:“好了吧,这下不用再抗议了吧?”

     “不行,你亲女儿明显比亲我要亲昵多了。重新来一次。”

     “瞧你那点出息,还和女儿争风吃醋起来了。那你凑过来,我赏你一个法式热吻你总该没意见了吧?”

     李唐眉开眼笑地说:“这个可以有,不过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下进行。走,先找一间哺乳室让你给妞妞喂奶,然后再进行咱们的法式热吻。”

     机场的一间哺乳室里,小妞妞已经喝足了乳汁,正舒服地躺在妈妈的臂弯里,好奇地着着父母唇齿相依的亲密场景。

     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夫妻俩热烈甜蜜的法式热吻。李唐微带喘息地接听电话:“喂,刘汉,别催了,我已经接到小桐了,马上就过来。”

     “你们什么时候可以到,麻烦快点行不行?小鹿都已经让我试吃了十几种蛋糕,吃得我都快要吐了。赶紧让你老婆过来帮忙搞定我老婆。”

     “你最好别吐,继续乖乖地配合吃。否则,鹿呦呦没准要考虑换新郎哦。”

     “呃——我会继续配合吃蛋糕的。保证完成任务。”

     “乖,慢慢吃,等我们过来啊!”

     李唐挂了电话后,桑小桐在一旁乐不可支地笑:“当初我让你陪我去试吃结婚蛋糕时,你也和刘汉一样吃得直喊救命。后来,我也是威胁要换新郎你才继续乖乖配合的。”

     “是啊,这个威胁很管用。当初我屈服了,现在刘汉也一听就老实了。没办法,为了不打光棍,只能乖乖听老婆的话了。”

     “goodboy。好了,那我们赶紧走,小鹿和刘汉在等着我们呢。”

     鹿呦呦与刘汉的婚期渐渐近了,他们这阵子都在忙碌着婚礼的筹备细节。今天要试吃结婚蛋糕,鹿呦呦特意叫上桑小桐和李唐一起过来帮忙选择。

     蛋糕店里的一张长桌上,小巧精致的试吃蛋糕已经琳琅满目地摆满桌面,有芝士蛋糕;巧克力蛋糕;慕斯蛋糕;乳脂蛋糕等等。鹿呦呦已经逐个都切下来尝了一块,却是一脸拿不定主意的表情。当桑小桐赶到后,她赶紧向她求助。

     “小桐,我把这些蛋糕全部试吃一遍后,都不知道要选哪一种才好了,完全拿不定主意。你都尝一尝然后给我一点建议吧。”

     一边说,鹿呦呦一边笑眯眯地从李唐怀里抱走小妞妞,声音甜如蜜:“小宝贝,来,干妈抱抱。”

     桑小桐逐一品尝了桌上的蛋糕后,说:“我觉得这个巧克力慕斯蛋糕最好,口感特别丝滑,味道特别醇厚,跟平时吃到的蛋糕不一样。”

     一旁的店长听了笑着说:“这位太太,您说对了,我家的慕斯类蛋糕全部用优质果茸替代色素,不但自然健康,也特别新鲜好吃。”

     鹿呦呦再次品尝一下那块巧克力慕斯蛋糕,直点头说:“刚才我也觉得这一款味道很好,既然你也说它好,那行,结婚蛋糕就定它了。”

     刘汉松了一口气:“太好了,总算搞定了,不用再让我没完没了地试吃了。”

     鹿呦呦斜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怎么?嫌烦啊?嫌烦那这个婚就甭结了,一个人过清静日子去吧。”

     “不烦,当然不烦。就算结婚是桩麻烦事,可多少人要想要这种麻烦还要不到呢。而且能把鹿娘娘您的凤驾接到我们老刘家,绝对是我的福气了!”

     鹿呦呦满意地粲然一笑:“嗯,你知道就好。喏,小刘子,本宫就看中这款蛋糕了,赶紧付订金去吧。”

     “喳。”

     刘汉在李唐的陪同下一起去了蛋糕店的收银台下订单付订金,桑小桐和鹿呦呦带着孩子独自留在座位上。

     座位临窗,午后亮黄如金的阳光如水一样从玻璃窗流进来,把屋子涂满温暖华丽的金色。沐浴着金色的阳光,品尝着美味的蛋糕,与好友一起分享她婚期将至的种种甜蜜感受。桑小桐觉得生活是如此美好,好得几乎不真实,却又是如此真实地存在着。

     桑小桐不知道,她的灵魂是否能永久地在这具身体里呆下去?不过这两年,灵魂与身体一直是稳定的兼容状态。李唐已经认定这种状态会长期持续下去,还猜测真正的桑小桐的灵魂已经在那次车祸中彻底消失了。也许是老天爷的安排,他不喜欢这个女孩畸形的拜金心理,给了她一次改正的机会她却没有觉悟,最终让她失去了一切。

     桑小桐不知道真相是否如此,看着窗外蓝碧的天空,她有片刻的微微出神:真的是老天爷在安排着这一切吗?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桑小桐也不需要答案。她只想按部就班地过好眼下每一天,与所有爱她的人以及她爱的人一起好好生活。愿岁月的安稳能久一点、再久一点,现世的静好能多一点,更多一点……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