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城
    李唐开着车送桑小桐回公寓的路上,她好奇地询问起了“桑小桐”在航空公司的工作经历,并兴致勃勃地表示:“现在我的灵魂回来了,那么接下来我也可以顶替她去干一干空姐这份工作吧。”

     李唐断然否定:“不,你不行。因为你没有接受过空乘培训,不能胜任这份工作。”

     桑小桐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有什么不能的,空姐说白了不就是服务员,端茶送水的活还需要什么培训啊?是个人都能干吧。”

     “空乘工作没有你想像得那么简单,正式上岗前至少要接受七周的专业培训。培训课程除了形体礼仪、餐饮服务、还有民航安全与应急处理、机型知识、航空气象、急救措施等等。举个例子吧,光是应急处理包括“迫降”、“高空释压”、“机上火警”“滑梯逃生”等安全应急训练,你没有接受并通过这些训练的话,让你上飞机工作就是对乘客人身安全的不负责任。”

     李唐头头是道的一番话让桑小桐呆了一下:“不是吧?当个空姐居然要接受这么多技能培训,看来我是不可能蒙混过关了。”

     “绝对不可能,你和林慧现在这种情况,只能向航空公司提出辞职。”

     桑小桐有些惋惜地嘟了一下嘴:“好可惜,原本我还想很有兴趣和林慧一起干空姐这份光鲜体面的职业呢。现在看来不行了,没劲。”

     “嗯,你们必须另外找工作。”

     “找工作很烦的,我最讨厌找工作了。而且我如果找工作只能找化妆师一类的职业,但林慧又不会化妆,怎么办?”

     “我看看能不能让朋友帮忙介绍一份你们双方都能胜任的工作吧。”

     “警察蜀黍,我觉得目前这种情况,我们根本没办法找工作。两个灵魂共用一具身体,我干过什么她不知道,她干过什么我也不知道。设想一下,如果我们上班上到一半忽然换了人,而那个人根本不知道上司安排了什么工作给自己,请问工作要如何继续呀?”

     这的确是个问题,李唐只能苦笑着说:“看来……目前你们也不适合找新工作,先适应一下灵魂共存的情况再说吧。”

     交谈中,汽车经过了市中心一家著名的百货商场,商场门口的广场上人头簇拥热闹非凡。桑小桐好奇地伸长脖子一边张望一边问:“这里在干吗,这么热闹?”

     “不知道。可能搞什么活动吧。”

     李唐不清楚也不关心这些热闹事,继续开着车往前走,可是桑小桐却隔着车窗看见了一条横幅,顿时爆出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差点没震聋他的耳朵。

     “啊,是李敏镐,李敏镐要来商场参加一家韩流服饰的开幕活动,还有粉丝见面会。快停车快停车,我要去现场,我要去见欧巴。”

     一边说,桑小桐一边就急不可耐地解安全带,李唐忙说:“你先别解安全带,这里不让停车,要到前面那条街才能靠边停车。”

     “唉呀,你停一下没关系了,开到前面那条街的话我再跑回来就太远了。”

     “不行,说了不能停就不能停。”

     “你们警察真是一板一眼得让人讨厌。不管你了,我一定下车。”

     话一说完,桑小桐直接就推开车门作势要往下跳,惊得李唐本能地赶紧踩下刹车减速。她乘机跳下车朝着商场一路飞奔而去,喊都喊不住。

     因为李唐不得已踩了刹车,跟在他后面的一辆出租车和他的车追尾了。好在前方几百米就是红绿灯路口,大家的车速都不算太快,所以追尾也不是很严重。只是李唐那辆车的后保险杠凹了一块,出租车没什么问题。

     检查一下发现自己的车没有问题后,出租车司机就要跟李唐说清楚了:“哥们,今天这事可真不能赖我啊!如果不是你突然踩刹车,这场追尾事故就不会发生了。”

     “我知道,是我的责任,你走吧。”

     临走之前,出租车司机还表示了一下关心:“哥们,刚才从车上跳下来的人是你女朋友吧?是不是两个人吵了架,所以她才那样不管不顾地拉开车门往外跳。说句大实话,她这么乱来简直就是作死的节奏啊!这种女朋友不要也罢,趁早甩了吧。”

     对此,李唐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找了一个能停车的地方停下车后,李唐给桑小桐打电话。她已经全盘接收了“桑小桐”的所有物品,手机也在她手里。

     手机铃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听,也不知道是商场里太吵了听不见,还是桑小桐存心不想接他的电话,不想挨他的骂——老实说,这么不顾危险就直接开车门想要跳车的行为他也真是很想臭骂她一顿了。

     桑小桐一直不接电话,李唐找不到人骂,也拿她没辙。最后想了想,他在微信上把单身公寓的地址发给了她,交代她一会儿自己回去,如果有什么事就给他打电话。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李唐正在家里吃晚饭时,桑小桐的电话打来了。话筒里的声音是沙哑的,不复以往的清亮,显然在见面会上很是折磨了一番自己的声带。

     “喂,李唐,我遇上麻烦了,你赶紧过来帮我一下。”

     “你在哪儿?有什么麻烦?”

     “我还在那家商场,刚才的活动现场人太多,我的手袋不知几时被划破了,钱包也被偷走了。好在手机放在大衣口袋里逃过了一劫,所以现在还能打电话找你。你赶紧开车过来送我回家,我身无分文回不去。”

     对于桑小桐一派理直气壮的要求,李唐还能说什么呢?他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在商场一楼等着,我一刻钟后差不多能到。”

     电话挂断后,唐琴在一旁好奇地问:“你现在要出去吗?饭还没吃完呢。”

     “不吃了,有事。”

     “有什么事啊?谁打电话叫你出去呀?男的女的?”

     唐琴关心的重点问题李唐无奈一笑,原本昨晚和桑小桐正式牵手后,他还打算今天告诉母亲这个好消息,让她以后别再天天催着自己找女朋友,因为已经找到了。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快,他现在十分庆幸自己还没告诉她这个消息,否则,现在让他把女朋友带回来见父母就是艰巨的考验了。

     李唐只能草草地一语带过:“妈,朋友有点事叫我过去帮个忙。走了啊!”

     李唐开车再次来到那家商场,先在地下停车场停了车,再坐电梯上到一楼。

     乍一见面,李唐差点没认出桑小桐来,因为她的粉红色大衣变成了一件毛茸茸的兔子装上衣,两个长耳朵竖在脑门上,脸颊上一边贴着一张心形贴纸,手里还拿着一根大大的荧光挥舞棒。

     看见她这副典型的疯狂追星族的模样,李唐情不自禁地捂了一下眼睛,几乎是□□般地问:“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子?”

     “因为李敏镐是属兔的,粉丝团呼吁大家都穿这种可爱的兔子装和他见面。现场就有卖的,我就掏两百块钱买了一件。”

     不用说,心形贴纸与荧光挥舞棒也全部是有人在现场“贴心”出售了,所以一个原本毫无准备的桑小桐,可以一下子“装备升级”成为铁杆脑残粉的模样。

     没奈何地叹上一口气,李唐正想问桑小桐能不能把衣服脱下来,并且撕掉脸上的贴纸、扔掉手里的荧光棒时,她却先开了口:“我好饿啊,我想吃东西。可是我的钱包丢了,你能不能请我?放心,我吃得不多,不会让你太破费的。”

     李唐再次无奈地点头:“ok。”

     “太好了,那走吧,我都快饿疯了。”

     一边说,桑小桐一边拉着李唐就走,转过身没走两步就迎面遇上一个刚从自动扶梯上下来的人。那是身穿一套白色优雅套裙的郁青,看见了李唐,她勉强一笑地和他打招呼。

     “嗨,李唐,你好。”

     李唐微微一怔:“你好,郁青。”

     昨晚李唐接到了郁青打来“求助”的电话,因为“桑小桐”的意外烫伤,让他情急之下丢开了手机,后来还完全忘了自己之前在接电话这码事。等到从刘汉家出来去取车了他才重新想起来,再给郁青打电话时她却已经关了机。他想了想,也没有再联系她了。

     郁青对自己有意思,李唐早就有所察觉,不过她没有挑明直说,他也就只能装糊涂,不然张口就是“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对你没感觉”未免有点太自以为是了。不过昨晚那通电话里,他猜郁青应该听到了露台上发生的一切。得知他对桑小桐怀有好感后,她可能清楚自己没戏了,所以才不再打电话找他。

     今天在商场偶遇李唐,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模样标致却打扮怪异的女孩子,郁青忍不住要多看她一眼。上回在俏江南餐厅虽然桑小桐和她有过一面之缘,但是她当时在走廊上打电话,并没有留意包厢里的人。

     郁青下意识地询问:“这位是?”

     李唐不得不为她们做一下介绍:“哦,她是……桑小桐。小桐,这位是郁青。”

     郁青听得大吃一惊:什么?她就是桑小桐?李唐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天啊,这女孩子看起来好幼稚的感觉。他怎么会喜欢一个这么幼稚的女孩子呢?

     李唐可以从郁青脸上的神色读出她的想法,对此他只能苦笑,无从解释。

     郁青寒暄几句就告辞了,李唐继续带着桑小桐去吃东西。商场五楼就是美食天地,中餐西餐美味小吃应有尽有。桑小桐找了一家西餐厅进去坐下,就要了两样东西,一份蔬菜沙拉和一份水果沙拉。

     李唐有些愕然:“你不是说饿疯了吗?这就够了?”

     “够了,为了保持身材,哪怕饿得再疯,我也绝对不会多吃。所以我刚才说了,我是不会吃穷你的。”

     一边说,桑小桐一边用餐叉叉起一块生菜塞进嘴里嚼起来。看着一身兔子装的女孩埋头吃素,李唐真心有一种在喂兔子的感觉。

     “我说,你身上这件衣服能不能脱了?”

     桑小桐毫不犹豫地就摇头:“不能,刚才我穿着这件兔子装上台和欧巴一起合了影,而且还和他拥抱了一下。现在这件衣服上满满的全是他的气息,我舍不得脱。”

     她一番话说得满眼飞桃花,一副典型的花痴相,完全不是李唐所熟悉的那个“桑小桐”的样子。他忍不住叹口气低下头,双手扶额一派万分头痛状。

     更让李唐头痛的事还在后头呢,桑小桐的蔬菜沙拉才吃了不过几口,餐厅里头有一位年轻女孩用完餐走出来,她也是刚才见面会上的粉丝。看见了桑小桐,她马上激动地停下来和她交谈起来。

     “刚才就是你在活动现场被叫上台和李敏镐一起合影了吧?”

     桑小桐一脸荣耀无比的表情直点头:“是啊是啊,就是我就是我。”

     “好羡慕啊!可以近距离地见到欧巴,还能和他拥抱,是不是幸福死了?”

     “是啊是啊,好幸福啊!欧巴拥抱我的时候,我真是幸福到想哭,恨不得那两秒钟的时间就是地久天长。”

     “我能理解你的感受,这次我虽然没能上台和欧巴互动,可是上回他的香港粉丝见面会我去了,还被抽中上台和他一起做游戏。当时欧巴看着我笑了一下,我立刻就被电晕了,欧巴的眼睛就像是有魔力一样。”

     “绝对有魔力了,我和欧巴对视了一眼后,脑子里顿时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只是眼睛,他脸上每一个表情都让人沉醉。”

     “可不是嘛,欧巴拥抱我的时候,他身上有一种特别好闻的香气,不是香水的味道,我觉得那是传说中的男人香。”

     “对对对,男人香,迷死人了。”

     两个追星族女孩你一言我一语地谈得不亦乐乎,“欧巴”得没完没了,像在集体发花痴。坐在一旁的李唐,看着桑小桐那副花痴病发作的样子,只觉得头更痛了。这个完全陌生的桑小桐,真是让他想不头痛都不行啊!

     两个追星族的花痴讨论持续了好久都没有结束,最后李唐忍无可忍拉了一下她的衣角,压低声音问她:“你还要聊多久?我不能再等你了,明天还要上班,我要早点回家休息。”

     桑小桐不以为然地撇了一下唇角:“不是吧,警察蜀黍,九点钟还不到你就要回家休息,就算明天要上班也不用睡那么早吧?”

     “我明天还是大早班,六点五十的飞机,要提前一个半小时去机场报道,开班前准备会。也就是五点二十就要赶到机场,意味着四点多钟就要起床。你说我要不要早点回家休息?”

     “啊,六点五十的飞机,四点多就要起床去上班。太辛苦了吧?怎么爬得起来了。那个,空姐也一样要起这么早吗?”

     李唐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很幼稚:“当然一样。同样在航班上值勤,总不可能大家的工作时间不同吧?而且空姐只会比我们起得更早,因为她们还需要留出化妆的时间。”

     桑小桐做了一个嫌弃的表情说:“这么看来当空姐也没什么好的,凌晨四点多就要起床上班,那个时候我一般都在睡美容觉。”

     “如果你还要继续谈下去,那我就不等你了。我留一百块钱给你,一会儿你自己打车回去吧。”

     “不要了,我还从没去过那套公寓,有你带路会更好一点。再等我一下下,我不聊了,吃完东西就走。”

     桑小桐这才恋恋不舍地与那个追星族粉丝道别,再飞快地吃完自己盘子里的东西,然后和李唐一起走出餐厅。

     乘电梯回到商场一楼时,桑小桐还兴致勃勃地指给李唐看刚才李敏镐来参加活动时的那家韩流服饰店,他想起来问她:“你的钱包就是在这里丢的是吧?”

     “是啊,我那只古驰手袋被割了好大一道口子。一万多的新包才用了不到一天,好可惜!好在是刷苏立群的卡买的,不是花我自己的钱,否则真是心也疼肝也疼。”

     无语地看了桑小桐一眼,李唐什么话都不想说。他一边摇着头一边径自走向身旁的一个垃圾桶,弯下腰查看一番后,又转身走向另一个。

     “喂,你没事干去看垃圾桶干吗?”

     李唐没有回答她,只是自顾自地把附近的几个垃圾桶都查看了一遍,很快有所发现。

     “看,这是你不见了的钱包吧?”

     “呀,还真是呢。”桑小桐万分惊讶地接过钱包打开来查看,“现金已经没有了,不过身份证□□都在。谢天谢地,否则光是要回原籍去补办身份证就够麻烦了。咦,你怎么知道它会在垃圾桶里?”

     李唐解释说:“一般来说,小偷偷走钱包后都只会要现金,其实的统统不要,并且会尽快把钱包扔掉,以避免被人赃俱获。”

     “所以,你就在附近的垃圾桶里寻找,看有没有被扔掉的钱包。真不亏是警察蜀黍啊!一个字——牛。”

     李唐把桑小桐送到公寓楼下时,时间已经过了晚上九点。

     路上开了大概一刻钟,之前过度兴奋的桑小桐,一静下来就感觉到有些体力透支,于是在副驾驶座上眯了一会儿。李唐停好车叫她下车时,睁开眼睛的此桑小桐又变成了彼“桑小桐”。

     “咦,李唐,我们怎么在一起啊?”

     听到这句愕然的问话,李唐蓦地转头看向身边的女孩。依然是相同的一张脸,可是神色表情已经完全不同,片刻之前的幼稚、肤浅与任性都已经全然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