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城
    返航航班在晚上七点后抵达了s市机场。

     下了班的桑小桐和鹿呦呦一起拉着行李箱走在机场大厅时,正好迎面遇见了拉着行李箱来机场准备出勤的刘汉。见到她俩们,他微笑着停下来打招呼。

     “二位美女同乡晚上好。”

     桑小桐也微笑着回了他一句“晚上好”,而鹿呦呦只是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没说话。她虽然不说话,刘汉却看着她笑眯眯地说:“小鹿童鞋,听说你通过了两舱考核,下周就要开始飞头等舱了。祝贺你。”

     鹿呦呦淡淡一笑:“谢谢。”

     “对了,你最近看校友录了吗?咱们高中下个月要搞三十周年校庆活动,你打算参加吗?”

     鹿呦呦还没来得及回答这个问题,桑小桐在一旁先惊讶地插了一句嘴:“怎么你们两个不仅是同乡还是同学的关系吗?”

     刘汉点点头说:“是啊,我们以前是同一所高中同一个年级的学生。”

     “这么巧。”

     鹿呦呦却是一脸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么巧的,没准小桐你和我们也是校友都说不定。只是你失忆了所以不记得而已。”

     一提起“失忆”的事,桑小桐就干笑着不敢吭声,刘汉则再次对鹿呦呦发问:“你打算参加校庆吗?”

     “估计是没空参加。而且母校应该也不会在乎我有没有空参加了,除非我不是鹿呦呦而是屠呦呦。不过你这位飞行员还是可以蛮回去给他们长长脸面,当年你考上飞行员,学校挂横幅庆祝,全校通报,直到现在都还是校方吹嘘的资本呢。”

     刘汉风度翩翩地一甩头说:“学校的确发来了一份邀请函,邀请我抽空回去参加校庆。”

     鹿呦呦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行了,别显摆了,知道你们飞行员了不起,牛b,行了吧。”

     话一说完,鹿呦呦就径自拉着行李箱走开了。小碎步踏得又快又急,高跟鞋底把大理石地板如同擂鼓似的擂得咚咚直响。不过走了几步后,她忽然又停下来,扭过头似笑非笑地对着刘汉又说了一番话。

     “其实你们飞行员也没有那么了不起了。虽然飞行员三个字听起来高上大,可说白了不就是一司机嘛。论颜值不如空少;论有钱不如土豪;还每天在天上崩紧神经飞来飞去累成狗,有啥好的呀?我就一百个看不上。”

     刘汉同样似笑非笑地回敬道:“如果说我们飞行员就是一司机,那你们空姐也不就是一服务员嘛,又有什么理由看不上我们司机呢?”

     “偏看不上,就看不上,你怎么着吧?”

     桑小桐在一旁听出了异样,看了看鹿呦呦又看了看刘汉,她下意识地说了三个字:“有杀气。”

     有杀气——这三个字还是以前的林慧从儿子苏昊那里学来的表达方式。

     每当林慧因为一些磕磕碰碰与丈夫苏立群拌了嘴或是生了气,言行举止间有意无意地带上刺时,苏昊就会人小鬼大地如是说:“有杀气。老爸您是不是又招惹我妈了?要不然她身上的杀气怎么这么浓?”

     现在,新版桑小桐也感觉到了在鹿呦呦与刘汉之间“有杀气”。下意识地把这三个字说出口后,她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有所了悟地一笑。

     “你们俩——以前在高中时代该不是有过什么故事吧?”

     鹿呦呦秒速否认:“没有,我和他能有什么故事啊。虽然念同一所高中,但他只是隔壁班的同学,平时基本没有来往了。”

     刘汉看了她一眼,也点头附和:“是啊,我和她在学校时来往不多了。”

     直觉告诉桑小桐,他们两个人应该不只是普通校友的关系。不过他俩一致否认,她也就不再追问,只是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是吗?我差一点以为你俩是相爱相杀的关系呢。”

     鹿呦呦重重地哼了一声:“得了吧,谁有空跟他相爱相杀。与其浪费那个时间精力,我不如好好琢磨一下怎么去俘虏一位头等舱的高富帅。”

     话一说完,鹿呦呦再次拉着行李箱迈开小碎步走人,这次是头也不回地走远了。桑小桐一边快步向上想要追上她,一边扭头朝着刘汉眨眼一笑道:“看来……你们这对校友的关系不是很好哦。”

     刘汉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苦笑着一摊双手一耸肩,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天是桑小桐的休息天,可以敞开来大睡一顿的日子。她在家美美地睡到中午才起床,然后打电话约母亲何玉芳出来一起吃午饭。

     母女俩在一家上海本帮菜馆吃了一顿家常饭,席间围绕着苏昊的近况聊了一通家常后,桑小桐对老太太说起了李唐知道她曾经是“小三”的事。

     何玉芳听得有些担心:“啊,那个李唐居然看见了我在医院打你的一幕,怎么这么不巧啊!他该不会对其他同事说你曾经当过‘小三’吧,那样的话可就影响不好了。”

     “不会,他虽然因此对我的印象分很低,但是他绝不是那种会背后说人长短的人。这点您不用担心。”

     “那就好。不然你刚在新公司上班就流言蜚语满天飞的话,估计要做不下去了。”

     这话听得桑小桐庆幸地一吐舌头:“是哦,还好那天看见‘打小三’一幕的人是李唐。如果换成别的长舌妇,我现在在公司的名声肯定要一塌糊涂了。”

     吃完饭后,何玉芳要去附近的超市大采购,桑小桐反正没事就陪着她一块去逛超市,母女俩推着一辆购物车在超市里一通买买买。

     逛到蔬果区时,桑小桐发现刚刚上市的葡萄很新鲜,紫莹莹水灵灵地摆满一柜。便拉着母亲一块停下来挑选,选中一串葡萄拎在手里问:“妈,你看这串葡萄不错吧?”

     柜台一侧,有一个中年女人也弯着腰低着头在挑葡萄。听到桑小桐的声音,那女人下意识地抬起头张望了一下,然后意外地“呀”了一声。

     “桑小姐,是你呀。”

     桑小桐循声一看,不无意外地一笑:“唐护士,你也在这儿逛超市呢。”

     “是啊,这家超市最大东西最集全,每次要大采购时我都喜欢来这里。”

     一边回答着桑小桐的问题,唐护士一边下意识地看向她身边那个被她喊作“妈”的女人,忍不住满脸惊讶地问出口:“桑小姐,你妈妈不是已经去世了吗?那这位是……”

     桑小桐刚才当着唐护士的面喊了何玉芳一声妈,现在想否认也否认不了,只得干笑着说:“呃……她是我干妈。呵呵,干妈。”

     情非得已的情况下,桑小桐不得不让亲妈变成了干妈。对于这一亲疏有别的身份变化,何玉芳虽然满心不乐意却也只能被动配合,别别扭扭地僵笑着说:“是啊,我是她……干妈。”

     “哦,这样啊!”

     唐护士的目光还是很惊讶地来回扫视着桑小桐与何玉芳,因为她觉得这对干母女的年龄实在差得太远了。一个是年过六旬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一个是二十出头绿鬓朱颜的女孩子。这年龄差距都完全可以视为祖孙俩,怎么却会认作了干母女呢?

     桑小桐自己也意识到“干妈”的年纪太大,未免有些不合情理,但她实在没有别的解释,只能祈求唐护士别再多问。

     似乎是天遂人意,唐护士的手机这时候正好响了。她冲着桑小桐歉然一笑后接听电话:“喂,儿子啊,鱼已经杀好了是吧……我现在在蔬果区这边,你从生鲜区那边拐个弯过来就能看见我了……呀,我都看见你了……这边,这边,我正朝你招手呢,看见了吗……我在这儿买葡萄呢,你不是最爱吃葡萄了嘛,刚到的葡萄很新鲜……”

     唐护士一边讲电话,一边扭过头朝着不远处用力招手时,桑小桐下意识地也随着她招手的方向望了一眼。超市里虽然人很多,但是她一眼就从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高大健硕,穿着一身潇洒的米白色休闲装,正一边举着手机通话,一边四处张望,眼神有着异于常人的锐利。

     桑小桐不觉一怔:那不是李唐吗?唐护士该不是在跟他打电话吧?

     一念至此,她忽然想起了初识李唐时乘务长对他名字的解释:“李唐的爸爸姓李,妈妈姓唐,两个姓加起来就组成了他的名字。”

     原本还只是猜测,但关于李唐名字来历的联想让猜测几乎板上钉钉地成了事实。桑小桐顿时有如被子弹击中似的震了一下,马上朝身边正低着头挑葡萄的何玉芳急促又小声地说了一番话。

     “妈,您别抬头,立刻从右手边拐去身后那两排货架中,然后走得越远越好。别问为什么,没空解释,快走,快。”

     何玉芳虽然不明就里,但女儿十万火急的声音让她知道一定出什么状况了。她很配合地立马转身走人,三步并作两步跑进了附近的两排货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