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城
    一弯明月升上夜空后,海面上刮起了至少五到六级的阵风,浪高三到四米。

     橡皮艇在一片大风大浪中颠簸着,随时可能失去平衡倾覆。还好李唐事先做好了一切防范措施,固定了一切求生必需品,否则他们的食物和水在这样的颠覆中绝对要不保了。

     风浪一大,李唐和桑小桐就一起在橡皮艇里面对面地坐稳身子,抓牢扶手各自撑住船一侧,尽量稳住橡皮小艇的重心。风势很强,海流很急,橡皮艇在风浪中漂得非常快。一阵又一阵的汹涌海浪中,小艇就像一片树叶般时而被抛上浪峰,时而又跌落谷底,惊险刺激的程度堪比过山车。期间涌动的浪花不停地溅入艇中,溅得他们俩都从头到脚一身湿。

     到了后半夜时分,大风大浪才开始渐渐趋于平缓。橡皮艇里已经积了厚厚一层水,李唐用小水桶一桶桶地舀起水来往外排水,桑小桐也用两个空矿泉水瓶在一旁帮忙。

     看着桑小桐一脸苍白的样子,李唐询问道:“刚才是不是很害怕?”

     大风大浪中的海上漂流,桑小桐觉得“害怕”二字都不足以形容,完全就是“惊魂”的感觉。有几个滔天巨浪打过来的时候,船简直是分分钟要翻的节奏,吓得她眼泪汪汪。事后再回想起来,犹自满心的后怕不已。

     此时此刻被李唐这么一问,桑小桐下意识地就抚着胸口说:“是啊,差点吓死了。你呢?”

     “我还行。”

     “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害怕吗?”

     李唐一本正经地说:“我怕也不会告诉你呀,那样多没面子。”

     处境如此糟糕,李唐却还有心情开玩笑,让桑小桐的心情也为之一松,情不自禁地也和他说笑起来:“这么说你也害怕,只是藏在心底没有说出口而已。唉呀,那你现在的心理阴暗面积都不用求了,一定全黑了。”

     李唐就是不想让桑小桐太过紧张害怕才和她开玩笑的。因为身处险境中想要脱险的话,一大重要因素就是要坚定求生信念,不能悲观绝望。所以他需要她积极起来,乐观起来,不能一味颓然地害怕哭泣。

     而桑小桐的反应也比李唐想像中要好,很快就回应了他的玩笑话。刚才还吓哭了,现在又笑开了,显然适应困境的能力还挺强。

     清空了艇里的积水后,李唐和桑小桐各据一端躺下休息。已经在海上漂了好几个钟头,他们都感觉筋疲力尽,需要合上双眼睡上一觉保存体力。

     那时已经是后半夜了,气温又下降了好几度,加上两个人都浑身湿透,丝丝寒意开始入侵他们。尤其是桑小桐一身湿透的衣服紧紧裹在身上吸收体温,让她忍不住有些瑟瑟发抖。

     “好冷啊!”

     李唐光着上身只穿了一条沙滩裤,反而要比桑小桐好一点,不必浪费体温去烘干湿衣服。而且他的身体素质也比她要强很多,所以也不像她那样冷得发抖。

     如果任由桑小桐穿着一身湿衣服挺到天亮,她一定会感冒发烧。而一个感冒发烧的病人在海上漂流能挺多久,答案无论如何不容乐观。所以李唐迟疑片刻后,不得不将一个建议缓缓说出口。

     “桑小桐,要不你把湿衣服脱掉吧,不然着了凉生起病来就糟了。你放心,我会闭起眼睛不看你的。”

     桑小桐听得一怔,她微微抬起头,下意识地瞥了对面躺着的李唐一眼。夜色深浓,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看到一双亮若星辰的眸子一闪后就倏地消失了。她很快明白过来,那是他遵守承诺地闭上了眼睛。

     无边夜色的掩护,再加上对李唐的信任,让桑小桐没有犹豫太久就接受了他的建议:“那……好吧。”

     脱去一身湿透的衣裳后,桑小桐先将衣裳一一用力拧干,再平铺在橡皮艇的船沿上,希望可以快点晾干它们。然后,她在艇板上躺下来休息。虽然还是感觉有些冷,但已经比之前要好多了。

     艇内空间不大,两个成年人躺在一起其实有点挤。但是无论是李唐还是桑小桐,都尽量将自己的身体贴向船舷,避免与对方的身体有些碰触。反而让艇中间的部分空出了一块狭长地带,仿佛是一条无形的三八线,彼此互不侵犯。

     实在是太累太倦了,合上双眼后,桑小桐很快就坠入黑甜梦乡。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正守着一堆篝火准备吃烤鱼。鱼还在铁架子上烤着,但香气已经开始四处飘散,鱼皮的颜色也变得焦脆酥黄起来。那色那香,看得她垂涎欲滴,恨不得马上吃上一口。

     可是,梦中的烤鱼才刚刚拿到手,还来不及往嘴里送,桑小桐就被惊了梦——梦正酣时,不知什么东西忽然掉到了她的身上,还弹了又弹。一份滑腻冰凉的触感,如同粗暴的一只手,一把就将她从梦中拽了出来,还令她响起一声本能的尖叫。

     “啊……”

     这声尖叫立刻惊醒了李唐,他一边反应迅速地弹坐起来,一边问:“怎么了?”

     从梦中惊醒的李唐,自然而然地瞪大眼睛观察眼前的一切。结果他看见有一条活蹦乱跳的鱼正在艇板上蹦弹着,还看见了如同新生婴儿般全身赤-裸的桑小桐,正惊慌失措地坐直身子。

     茫茫夜色即将融尽,黎明的晨曦正在海面上缓缓弥漫。初白的天色,让桑小桐赤-裸的女体一览无遗地呈现在李唐面前,身段玲珑有致,肌肤白得像雪。他不由自主地呆了一下后,立刻闭上眼扭过头去,一秒钟都没有耽误。

     “啊……哪来的鱼啊?”

     “当然是海里跳上来的。”

     李唐已经猜出桑小桐为什么会尖叫了,一定是这条不速之客的鱼从海里意外蹦上船,结果掉在她身上,直接把她吓醒了。而一问一答间,那条“闯了祸”的鱼又自己蹦出了小船,重新回到了大海的怀抱。

     从惊吓中回过神后,桑小桐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还光着身子呢。虽然李唐信守承诺地闭着眼睛别过头没看她,但她还是忍不住羞红了脸,赶紧扭过头,想取晾在船沿上的衣服来穿。却发现因为她之前惊慌失措地手脚乱拍,把那件印花t恤撞下了海,现在衣服正顺着海流漂走了。

     “糟糕,我的衣服掉到水里去了。”

     李唐听见了这句话,闭着眼睛扭回头问:“从哪一边掉下去的?左边还是右边?我马上跳下去帮你捡。”

     “你的左手边。”

     扑通一声跳下水后,李唐才睁开眼睛四处张望,很快发现了前方不远处漂着的白t恤。他捡了衣服游回橡皮艇时,桑小桐已经把能穿的都穿上了,但上身仅有一件大红色胸衣,□□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和一段腻瓷似的脖颈。没办法,衣裳还在他手里呢。

     重新爬回橡皮艇,用力将那件湿漉漉的t恤拧干水分后,李唐头也不回地递给桑小桐说:“如果穿上去觉得冷,就晾一晾再穿吧。反正我可以背对着你不看你。”

     “不要紧,天快亮了,已经没那么冷了。”

     两颊红艳艳地从李唐手里接过湿衣服,桑小桐立刻就穿上身。天光已亮,继续衣衫不整地和一个男人呆在一条小艇里,怎么说都是一件令人尴尬的事情了。

     长夜逝去,东方渐明。

     天空一点一点地亮起来,颜色由深湛的墨蓝变成了纯净的浅蓝。海水的颜色则变成了通透澄明的湛蓝色。一轮鲜红的朝阳,就在两种蓝色的交汇处缓缓升起,万道霞光瞬间染红了整座大海。海面上的粼粼波光都闪烁着阳光的金色,仿佛是泼翻了一海纯金。

     看着那一轮光芒万丈的红日以及万顷金波的海面,桑小桐情不自禁地赞叹道:“哇,真美呀!海上观日出,这算是这场惊魂漂流附赠的福利吗?”

     “嗯,就当是福利好了。”

     一边说,李唐一边递上刚刚切好的鱼块给桑小桐,“来,吃着生鱼片欣赏日出,够享受吧?”

     “如果是烤鱼的话就更享受了。”

     “做人不能太贪心,有得吃就满足吧。”

     桑小桐吐一下舌头说:“也是,经历了一夜的惊魂漂流后,现在还能好端端地坐在船上吃着生鱼片,赏着日出,真是要知足了。”

     “这几条鱼吃完就没有了,一会儿我得准备再钓几条上来,吃不了也得先库存着。”

     天光虽然已经大亮了,但海面上依然只有他们这一艘橡皮艇漂着,看不到其他船只经过的踪影。在等待救援的同时,李唐要继续努力为两个人的生存储备食物。吃完东西补充了体力后,他就拿起鱼竿,直接用鱼肉作饵开始钓鱼。桑小桐则负责四处张望,观察海面上有没有船只出现,便于及时呼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