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城
    得罪鹿呦呦的下场到底有多惨,刘汉进了准备室开始开会后才终于搞明白。

     会议进行期间,刘汉的手机虽然调成了静音,但是一直在裤兜里震了又震,震得他纳闷极了:怎么今天我的电话短信这么多啊?

     好不容易等到开完了会,刘汉查看手机时差点没晕过去。因为除了许多陌生号码的未接来电外,还有不少陌生号码的短信,一条条全是不同的gay佬发来的。争相表达自己是如何如何地想要与“邪魅狂狷的飞行员gg”交朋友或滚床单。

     那些肉麻的短信几乎没把刘汉恶心死。而且刚删完一批,又来一批,电话也一直响得没完没了。他苦着一张脸来问鹿呦呦:“小鹿,这些同志哥都是你给我招来的是吧?”

     “没错。目前为止,才用你的手机号在三家同志网站发了征友帖而已,如果再敢让本宫伐开心,就再多发几家。”

     刘汉苦笑着说:“小的不敢了,求娘娘息怒。”

     这天等不到正式起飞,刘汉就关掉了自己的手机。不关不行,这个号码挂上同志交友网站后,几乎要被打爆了。“邪魅狂狷的飞行员gg”别提多受欢迎了,求交往或求约炮的gay们一浪接一浪地打来电话、发来短信,简直能活活烦死他。

     得知了刘汉的悲惨下场后,李唐都笑了好久:“这个教训够深刻,你以后一定不敢再得罪女人了吧?”

     刘汉发自肺腑地说:“再也不敢了。”

     上了飞机后,桑小桐就和同事们一起忙成狗。

     航前准备;迎客;关舱门;出口演示;摆餐;泡咖啡;分发餐食饮料;回收餐饮垃圾。一般来说,两个小时的航线,空乘们忙完整套服务程序就差不多要准备落地了。如果时间再短一点,就愈发忙碌得跟打仗似的。所以空乘们最怕飞短距离航线,因为要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忙个不停。如此高强度的工作量,让很多空乘大都患有腰椎间盘突出、手腕关节痛、肩周炎、颈椎病等职业病。

     这天的天气很好,飞机一直飞得很平稳。但是飞行航线飞到近一半时,飞机却因为遭遇强气流发生重度颠簸,突然急速下降。

     在万里晴空中,有时也会像平静的海面下隐藏着汹涌的暗流一样,偶然会出现强烈的扰动气流,使飞机产生剧烈颤抖,航空气象专家称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气流为晴空乱流,也叫“晴空颠簸”,这种颠簸发生的都比较突然,属于不可预见的颠簸。

     当时是五点半左右,机舱内的乘客刚刚吃过晚饭,桑小桐和另一位空姐正推着餐车走向经济舱前部,准备开始逐一回收餐饮垃圾。飞机忽然剧烈地晃动与俯冲,让她整个人毫无防备地直接撞上了天花板。

     当初接受上岗培训时,培训老师曾经告诫过学员们,如果在飞机上遇到中度或是重度颠簸,必须立即停止客舱服务,直接找位置坐下,绑好安全带。但是有时候颠簸是防不胜防的事,下坠的那一刹那根本没有时间找座位坐好。对于这种突发的紧急状态,老师的意见是立刻蹲下来,双手抓住靠走廊的座椅扶手。

     可是,桑小桐压根就没有蹲下去的时间,而是直接飞了起来。她毕竟是见习乘务员,经验尚浅,颠簸发生得如此突然,她完全来不及反应。而与她搭档的那名空姐,在下坠发生的一瞬间,就反应迅速地一屁股坐了下去,并牢牢抓住了身边最近的座位扶手固定住自己。

     飞机上下急剧摆动,像过山车一样急升急坠。正在进行客舱服务的空乘人员都飞了起来,一部分没系安全带的乘客们也被抛离座位。机舱内乱成一团,惊恐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桑小桐身不由己地撞上天花板再落回地面后,虽然整个人都快摔懵了,还是本能地双手乱抓想要抓住什么东西来固定自己的身体。她什么都没抓住,却有一双宽大有力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沿着那双手望过去,她望见了一张线条冷峻的脸,一双很有锋芒的眼——是李唐。

     桑小桐活像一颗弹珠般滚到了经济舱第一排后,坐在左边靠过道位置的李唐立刻弯下腰抓住她的手腕,先是用力把她拖向自己,然后再拦腰将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双膝上。

     飞机还在疯狂地颠簸着,忽上忽下,左右摇晃。这种情况下,虽然安全座椅近在咫尺,但是桑小桐也办法挪过去坐下。如果李唐一松手,失去固定的她肯定会再次被抛向天花板。

     “你先不要乱动,就坐在我身上,我会抱紧你的。”

     李唐一边说,一边用力搂紧桑小桐的腰,强健有力的双臂充当起了安全带的作用。桑小桐下意识地往后偎,偎进身后大团的温暖。如同一只惊涛骇浪的小船忽然泊进了港湾,慌乱无比的心顿时安定多了……

     混乱情况维持了大约两分钟后才恢复正常。那时候,客舱里已经是一片狼籍。餐车翻了,茶水饮料洒得到处都是,甚至部分行李架中的行李也纷纷掉了出来,不少人受了伤。

     没有系安全带的空乘人员就不用说了,均有不同程度的颠簸伤。还有一些松开了安全带的乘客也在颠簸过程中变成了“飞人”,如同弹珠般在机舱顶及地板之间来回乱撞。有一位大块头乘客猝不及防地飞起来时,头部重重地撞上了行李舱,当场头破血流。

     空乘人员也大都挂了彩,乘务长的额头上豁出了一道血口子,可她还是立刻站出来安抚乘客们的情绪。桑小桐虽然浑身摔得像散了架似的痛,但因为有职责在身,依然强自镇定地跟在乘务长身后,和同事们一起帮那些受伤的乘客们止血,再收拾狼藉一片的机舱。

     飞机终于在l市机场平安落地时,因为晴空乱流的剧烈颠簸一共导致了十几个人受伤。机长提前向地面指挥塔通报此事,所以机场方面已经安排好了救护车等在现场待命。

     飞机降落后,刘汉立刻从驾驶舱里跑出来满脸关切地询问:“同志们都还好吧?”

     鹿呦呦就在机舱门口站着,自然是第一个回答他的人,没好声气地说:“谢谢首长关心,都还活着呢。”

     看见她一派安然无恙的样子,刘汉就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说:“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鹿呦呦睁大一双妙目狠狠瞪了他一眼:“好什么好,我们乘务组全体受伤了。我说你是怎么开飞机的?这技术也太逊了吧?你的飞行执照该不是花钱买来的吧?”

     刘汉满口叫屈:“当然不是了,我可是实打实学了五年才考到的飞行执照。你受伤了?伤哪儿了?怎么看不出来呀?小鹿,你是不是想讹我呀?”

     “谁讹你了?我受的是内伤不是外伤,除非你长着一双x光眼才能看得出来。快闪一边去,我要开舱门让急护人员上来抬伤员了。”

     提前就位的医护人员纷纷上机,先用担架抬走了那位头破血流伤势最重的乘客,然后再处理伤势不太严重的人。除了部分人员需要被安排前往医院接受救治外,其他的轻微伤者,只要简单处理一下伤势就可以直接离开了。

     乘务组的四名成员都受了伤,乘务长的额头磕破了;桑小桐头顶处也被天花板撞出一圈青紫血肿;鹿呦呦摔得一屁股重重落地后,尾椎处痛得厉害;另一名空姐则被掉落的小型行李箱砸中了肩膀。医护人员用一辆救护车把她们全部拉去了医院,其他机组成员则留下来处理后续事宜。

     在医院里接受治疗时,鹿呦呦一脸的余悸未消:“今天这颠簸太吓人了,我飞了两年都从没遇上过这样的情况。”

     乘务长说:“别说你了,我飞了快十年都没有遇上过这么厉害的晴空乱流,今天算咱们倒霉吧。”

     另一名空姐后怕不已地说:“是啊,飞机颠簸得最厉害的那会儿,我还差点以为咱们今天要殉职了呢。”

     桑小桐点着头附和:“我也是,还以为今天死定了。”

     一边说,桑小桐一边情不自禁地回想起刚才的惊魂一幕。飞机重度颠簸的时候,她身不由己地在机舱里飞起来又跌下去,还好有李唐及时抓住了她。他还紧紧抱着她坐在他身上,强健有力的双臂变为了守护她生命的安全带。

     在那个很不安全的环境中,那一圈极其特殊的“安全带”,却带给桑小桐一份无比安全的感觉。此时此刻,再在记忆中重温那圈温暖的双臂时,她对李唐其人,更加心动得无以复加。这个男人,无论是在海洋,还是在天空,都同样竭尽全力地保护过她。让她的一颗心,无法不为之动如抡指下的琴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