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城
    和母亲一起吃完午饭后,桑小桐就回到公寓去打包行李,预备着晚上搬家。

     好在这套公寓也只是临时租住的地方,家具全是配套出租的东西,不需要搬来搬去。桑小桐只需把自己的全部衣物和其他私人物品逐一装箱收拾好。最后衣物装满了两个大皮箱,厨房用具之类的锅碗瓢盆装满了两个大纸箱,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装满了一个大编织袋。

     下午五点钟,桑小桐再次出门,在房产中介公司与新房东签了一份租约,拿到了新公寓的钥匙。离开中介公司时,郭亮主动提出要开车送她回家,还自告奋勇地表示可以帮她搬家。他为什么这么殷勤,她自然不难明了。

     “郭亮,谢谢你。不过不用了,我已经预约了搬家公司。”

     搬家公司会提供车辆员工,负责将所有东西从旧公寓搬出来,再运去新公寓。一个电话随叫随到,省时省力,没必要麻烦别人,何况还是明显想要追求自己的男人。桑小桐可不是那种仗着别人喜欢自己,就最大资源化地去利用他们的人。

     “搬家公司做事不细致,还是我叫几个朋友来搬忙好了。”

     “谢谢你,真的不用了。”

     “你就别跟我客气了,你是李唐的朋友就等于是我的朋友,我这人对朋友一向这么热心了。”

     发现婉转谢绝显然是不可能了,桑小桐不得不打开天窗说亮话:“郭亮,你是不是对我有好感?”

     郭亮怔了怔:“你看出来了,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也不是太明显,只不过,女人在这方面都有第六感,可以感觉得出来了。”

     听着桑小桐说的话,再仔细看着她脸上的表情,郭亮的第六感也让他有所明了地苦笑着问:“看你的样子,我显然是没戏了是吧?”

     桑小桐歉意地微微一笑:“不好意思,郭亮,你其实挺好的,不过,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很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所以,你不用在我这里浪费时间精力了。”

     对于自己这项还没开始就已经夭折的追求行动,满心失望的郭亮打去电话向李唐诉苦。

     “喂。老同学,我追求桑小桐的行动失败了。本宝宝现在心里好苦啊!快出来请我喝酒安慰一下我。要不是你把她介绍来我这里找房子,我现在也不会受情伤。你总得负责任吧?”

     李唐一怔:“啊,怎么回事?你就正式开始了吗?”

     “我还没正式开始,就已经被她看出来了。这妹纸真干脆,直接就跟我打开天窗说亮话,说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不能接受我的心意。我就这样还没入局便已出局,彻底没戏了。”

     桑小桐拒绝郭亮的理由,听在李唐耳中真是百味杂陈,心情刹那间复杂得无法形容……

     “喂,李唐,你在听我说话吗?叫你出来请我喝酒安慰一下我就装聋作哑,这样不好吧?放心,我不会一顿就吃穷你的。”

     李唐定定心神:“哦,我不是怕你吃穷我,而是我现在和朋友在一起打网球,一时半会儿过不来。要不,咱们七点后在海底捞火锅城见面吧?”

     郭亮表示满意:“这才像话嘛,那好,七点钟火锅城见。”

     郭亮打来电话时,李唐刚和郁青一起来到网球俱乐部准备打球,正在更衣室里换衣服。

     郁青已经知道了李唐飞四休二的工作规律,也知道他喜欢打网球,所以每逢他休息天,都会投其所好地打电话约他出来一起打球。

     郁青留学海外期间,也经常活跃在网球运动场上,算是一个很够格的球手。和她打过一次球后,李唐就认可了这名新球友。对于她发出的打球邀请,一般只要有空他都不会拒绝。

     李唐和刘汉一起打网球时,有一个约定俗成的惯例,谁输了谁请吃饭。郁青和他们一起打过一次球后,也把这个惯例沿袭下来,找李唐打球时也如是要求。

     “按你们的老规矩来,三局两胜,输家请吃饭。”

     在网球场上,无论论体力还是论技术,郁青当然都不是李唐的对手。她愿赌服输,每次都以输家身份要请李唐吃饭。可李唐是绝对不会让一个女人掏钱请他吃饭的,所以每次嚷着要请客的人虽然是郁青,但买单的人却是他——他总会提前去收银台把账单结了。

     被李唐抢先付过两次账单后,今天一上球场,郁青就笑盈盈地有言在先:“李唐,如果今天还是我输,那么晚上这一顿我一定要买单,你不准再跟我抢了。”

     李唐莞尔一笑说:“今天就算你输也不用请客,晚上我约了一位老同学一起吃火锅。打完球就要过去和他碰头。”

     郁青眸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但还是照样言笑晏晏:“这样啊,那看来今天我不用担心自己的钱包要大出血了。”

     “是啊,如果之前你的钱包在喊救命,现在一定改呼万岁了。”

     打了一个半小时的网球后,李唐和郁青双双离开了球场,然后一起去俱乐部的停车场取车。

     李唐先上了车,但并没有先离开。他一直等到郁青的小车从停车场最后一排开过来,再看着她驾车出了停车场,才缓缓发动自己的汽车跟在后头。每次都是这样,他从不会丢下她直接开车走人,而是会等她先走了再走。那样如果她遇上什么麻烦事,譬如汽车又出故障不至于求助无门。

     看着后视镜里那辆黑色汽车,郁青情不自禁地微笑:这个男人真心很不错呢,既然有职业属性的man范儿,又有细心体贴的暖男范儿,好中意、好满意、好合心意,好想收了他啊!

     虽然对李唐满意得无以复加,但是郁青心里却很清楚,他对她似乎并没有特别情愫。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只是纯粹地把她当普通朋友加球友。不过她对此并不气馁,因为她觉得只要李唐身边没有正式的女朋友出现,那么自己就还是有机会的。

     郁青心想:李唐是慢热闷骚型的男人,这一类男人通常不会轻易堕入情网,需要女人多下点功夫才行。虽然耗心耗力,不过慢热闷骚的男人有一大好处,那就是一旦爱上了一个女人,忠诚度就会特别高,不用担心他以后会变心的问题。所以,郁青,李唐这个男人值得你为他耗上这份心力了。加油,耐心一点用水磨功夫把他攻下来吧。

     下周就是圣诞节,再下周元旦节也要来临了。

     周五的时候,圣诞节期间的排班表出来了。那时桑小桐刚刚飞完一趟航线落地,拉着行李箱与一同值勤的鹿呦呦走在机场里。一边走,她一边掏出手机登录公司网页查看排班表,看得沮丧不已。

     “倒霉,圣诞节那天我被安排飞早晚班,还是大四段,这个节没法过了。”

     鹿呦呦无所谓地耸着肩说:“没法过就不过呗,反正是洋人的节日,和咱们没关系了。”

     桑小桐欲言又止,只能在肚子里默默地说:可是我儿子很喜欢过圣诞节呢。

     虽说圣诞节是西方传统节日,与中国没啥关系,但苏昊从小就很喜欢过这个洋节日。因为一觉醒来枕头边就会多出一份礼物,这让小孩子们觉得格外有吸引力。

     等到苏昊上初中后,林慧开始觉得不用给儿子过这种节日了,那年圣诞节就没有任何表示。可是苏昊却还像往年那样期待圣诞节礼物,圣诞前夕的平安夜,照样先放了那只大红袜子在床头,才满心憧憬地入睡。

     次日清晨,当苏昊从梦中醒来,发现枕边的袜子里空空如也时,稚气未褪的初一男生大失所望。嘟囔着说:“怎么什么都没有啊!”

     林慧这才意识到自己犯错误了,当天特意抽空奔去商场为儿子选购了一款运动手表,作为迟到的圣诞礼物送给了他。从那以后,每年的圣诞节她都不会忘记为儿子准备礼物,并带他一起外出享用一顿圣诞大餐。

     今年的圣诞节,桑小桐还希望能像往年那样陪儿子一起渡过。当然,前提是回国度假的儿子可以接受她这位如此年轻的“小妈妈”。据何玉芳说,苏昊他们学校这周一开始放假,他已经预订好了周六的机票回国。也就是等到星期天,她就可以见到阔别半年的儿子了。

     一念至此,桑小桐的唇角忍不住噙上了一抹悄然的微笑。这时,走在她身旁的鹿呦呦突然惊讶地“呀”了一声,抬手指向不远处的一个人问:“小桐,那边那个人是不是你外甥呀?”

     桑小桐都没有马上反应过来鹿呦呦嘴里的“外甥”是谁,只是下意识地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看之下,她惊喜得几乎要一蹦三尺高。因为鹿呦呦指着的那个人,就是她正在心心念念想着的儿子苏昊。

     苏昊比起出国前又长高了一些,他穿着一件墨绿色牛角扣连帽外套,肩膀背着一个棕色双肩包,手里还拖着一只拉杆行李箱,走在机场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显然刚刚才下飞机。

     桑小桐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周日才会回国的苏昊,周五就出现在了s市机场,但可以提前见到儿子她还是欣喜激动得无以复加。不由自主地就朝着他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兴奋之极地朝他挥手呼喊着。

     “昊昊,昊昊,你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