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你是谁?”

     薛静作为高三即将毕业的学生会会长,除了应付高考考上梦寐以求的蓉城a大之外,还要忙碌的做学生会会长分内的职务,从步入高三开始,她几乎每天都从早上六点忙到晚上十二点,兢兢业业,

     11

     今天好不容易抽出来的空闲时间,是因为约好了和蓉城一中的副校长见面。

     来见面之前,薛静虽然只在学校的走廊里面和这位副校长擦身而过两次,但是对于副校长的多重身份,薛静作为蓉城一中的学生会会长,早已能够倒背如流。

     副校长苏绍年,蓉城一中副校长,蓉城市教育局局长,蓉城市卫生部部长,蓉城a大名誉政委书记···

     如此多头衔堆成的传奇人物,突然之间被通知要和自己见面,让薛静受宠若惊的同时也抱满了未知的疑问。

     凭借着自己混迹蓉城一中这个小社会将近三年的经历,薛静在得到见面地点之后,当下从衣柜里面选了一件得体优雅的缎蓝色小礼服。

     地点定在蓉城一中附近的一家中高级会所,平日出入在这种地方的多半是传闻中的政治领导和达官贵人,偶尔几个拜金女挽着六七十岁的老头打个照面,场面还算干净平和。

     掐好了时间,薛静提前五分钟到达了约定的位置,本来对再次见到副校长抱着莫名的紧张希冀,然而在座位上,薛静却只是看见一个扎着高挑马尾,面容精致的女孩。

     女孩穿着一身调皮诱惑的黑色连衣短裙,茶色的瞳仁里面闪烁着一种小动物的可爱真挚,嘴角挑着无与伦比的坏笑。手里面有意无意地把玩着手机,听见薛静提出问题,女孩便仰头回答道“我叫梁晓涵。”

     薛静努力地保持轻松,摊了摊手说“我不认识你。”她已经意识到,根本没有副校长找自己来这里,把自己引来这里的就只是这个叫梁晓涵的少女,而她是怎么得到副校长的办公室御用电话?

     想到这里,薛静对梁晓涵有种莫名的敬畏。

     梁晓涵把手机啪嗒一声扔到一边,直起身子坐在薛静面前,一双眼睛认真地看着薛静“那我就直接说了,我,梁晓涵,作为今年考入蓉城一中的优秀学生,希望你可以让我成为学生会的副会长,未来的会长。”

     薛静嘲弄的一笑,尽可能用蔑视的眼光瞟着梁晓涵,开口打击道“优秀学生?今年考入蓉城一中的第一名是一个叫许优优的女生,学生会的制度严格,只有全校前十五名才有资格和可能进入学生会担任职务,你光说你是个优秀学生就够了吗?还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我骗到这里来,你算哪门子的优秀学生?”

     梁晓涵依旧看似真挚的微笑着,眉眼敏锐看向薛静披散的头发和淡淡的妆容,语气平静“入学考试我刚好是第十五名的成绩,在参考范围内,而且怎么把你弄来的,你也应该知道,如果和苏叔叔不认识,我怎么能够用得到校长办公室的电话?又怎么能看见,平日里老实正直的薛会长你···如此轻佻勾引的打扮?”

     “你!”薛静登时被梁晓涵的话语激怒,瞪着一双充满杀气的眼睛看着依旧木偶般甜蜜微笑的梁晓涵,又听到对方静静说“不过说的也是,副校长今年才只有四十多岁,正好符合会长你的口味,而且副校长比起朋友的男朋友,要成熟多金多了不是吗?”

     薛静的脸色变得煞白,张张嘴不敢相信地问了句“你在胡说些什么?我不管你从哪里听来的,我也不管你和副校长到底是什么关系,总之,就凭你!想要进学生会?我薛静在这里就给你一句话,做梦!”

     梁晓涵早就做好了功课,以薛静的性格,一定是会选择死不承认。只是可惜,她早就准备了后招“不承认也没有关系,要知道,那天你和文禹在一起的时候,可是有人碰巧拍了照片的,趁着好朋友喝多睡着的时候,拉着好朋友的男朋友去旁边的ktv那么长时间,会长,你真的觉得没有人会怀疑些什么吗?”

     薛静因为梁晓涵的话语而感到一种深深的挫败与羞愧感,声音有种无力的干涩“不可能,那天去参加生日聚会的只有我认识熟悉的人,不可能会有人这么做的。”

     梁晓涵诡计得逞的一笑,探手拿起一旁的手机按下重拨键,刚刚的对话便又被暴露在日关灯下。薛静茫然无措地看着梁晓涵的手机,声音里面掩不住地颤抖“你这个贱人!你敢阴我?好啊!你把这个给林希看吧,我是跟文禹上床了那有怎样,可是你别忘了,你现在这是在要挟我,如果你把这段录音给林希,我马上就去和学校举报你。”

     梁晓涵面不红心不跳,在手机上面按了按,微笑对薛静说“你跟学校举报我?你有证据吗?证据在我的手里,我到时候只要把录音改一改,随便它变成什么我喜欢的样子都可以,但是你,不但会因为早恋被学校开除,还会失去最好的朋友。会长,快要毕业了,我希望你不要做这种傻事。”

     薛静不甘心地咬了咬嘴唇,如果不是坐在对面,现在估计会因为两腿发软而瘫倒下去“所以···没有什么照片的对不对?”

     梁晓涵在薛静面前摇了摇手机“现在有了。”

     薛静认命地点点头,从一旁把自己的包拿在手里,低垂着眉眼“好,副会长的职位是你的,但是你要保证,我和文禹上床,还有今天我在这里的事情,你全部不能说出去。”

     梁晓涵歪歪脑袋“还有未来的会长职位,我知道作为前任会长,你有绝对任免权。”

     薛静冷哼一声,会长的选举要等到自己毕业,整整还有两个学期,梁晓涵现在就要自己保证,谁知道未来还会由什么变动“好。”薛静说完,起身便匆匆离去。

     ———————

     等到薛静彻底走出了会所,梁晓涵得意洋洋地为自己拍了拍手庆祝,低头又拨通了一个电话“喂?你在哪里啊?”

     电话另一边的男生努力展现着温和,却因为嗓音的特殊总是让人感觉冷漠“没干嘛啊?”

     梁晓涵努努嘴,又问了句“那你出来玩啊!我们一起,这次算你陪我,我给你钱。”

     对面的男生沉默半晌,又淡淡说“我出不来了。”

     “为什么啊?”梁晓涵表情丰富地看着对面,好像男生此刻就在自己的对面一般。

     男生叹了口气“因为带你去我爸办公室里面玩,被我爸关禁闭了。”

     梁晓涵吐了吐舌头“啊···对不起啊!那要不上次的钱算我的好了。”

     “不用算的那么清的······”

     “怎么不用啊!我们都说好了吗!好了好了,下次我把钱还你,再给你好了。”

     对面的男生又一次沉默好久,顿了顿便努力装作轻松地说“对了,你的那个会长的事情怎么样啊?”

     梁晓涵在因为男生的沉默略感尴尬之后,又恢复了活力兴致勃勃地说“那还用说吗?现在和你通话的,就是蓉城一中的准学生会副会长了!”

     “我真不知道那东西有什么用。”

     “好了,知道因为我打电话你被你爸关禁闭你不开心了,但是起码我现在很开心啊!下次我主动请你吃饭好了吧?”

     “我没有不开心,我就是觉得那些东西要不要都无所谓。”

     “我有所谓啊!好了,反正你也出不来,我就不和你啰嗦这么多了,就这样吧。”梁晓涵说完,也不等男生回话就把电话掐断了。

     ———————

     电话对面的男生躺在床上,听见电话“嘟嘟”的响了两声便把手机扔到了一边,对着天花板叹了口气,有些疲惫地揉了揉脑袋起身。顺手拿起床头柜上面的照片看了看,上面还是十二岁的自己和梁晓涵。

     日光灿烂下,穿着宽大校服的自己一只手轻轻搭在梁晓涵的肩膀上,梁晓涵则笑意盈盈,永远做着漂亮任性的公主。

     男生从心底里绽起一个笑容,揉了揉有些过长的头发,心里面则想,有可能是把梁晓涵给弄生气了,过几天还是找个时间陪她玩吧。不管怎样,他都会一直遵守着他们之间的约定。

     11

     ———————

     另一边的梁晓涵挂掉电话,走出会所便一个人钻进了附近的一家冰淇淋店。

     要了一杯芒果圣代,梁晓涵吃着吃着却越吃越不开心。

     —————————11111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