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无数来自真空世界的嗡嗡声穿入耳膜,刺痛了安潇潇每一根脆弱敏感的神经。她目不转睛地望着面前这个叫江乔的女人,仇恨在心中一点一滴如同快速生长的藤蔓般蔓延开来。

     安潇潇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她没有穿衣服。安潇潇连对方准确的样貌都没有看清。第二次,她有幸在慈善晚会上面清楚地看清了这个女人的样貌,她觉得她长得不好看,尤其是那对嘴唇,对于自己的审美来说,丑的厉害。可是现在,这个女人的眼睛大大的睁着,眼睛里面似乎还闪着某种晶莹的泪光,她的嘴唇抿着,看起来嘴唇好像没有那么厚了,反倒更显一丝性感。

     安潇潇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她会觉得这个女人长得还不错。她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尴尬又不知如何自处。

     她最不想要的,就是作为一个被抛弃被背叛的怨妇般,结束一段自己难以忘怀弥足珍惜的感情。

     ********

     气氛僵持着,还是梁辰先开的口“潇潇,你回来了?”

     安潇潇这时终于有了动弹的机会,她抬眼望了望梁辰,看着这个依旧看起来清澈又稚嫩的少年,在一种难以抑制的呕吐感翻上来之前,转身往楼下走去。

     梁辰急忙跟了上去,江乔也一声不吭地在身后跟着。

     安潇潇慌张地下了一个拐角,来不及反应的瞬间,手就被梁辰抓住“潇潇,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安潇潇站住脚步,转身死死瞪着梁辰,一只手紧紧握着,指甲都恨得嵌进了肉里“解释?梁辰!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是他撒了谎,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是吗?

     江乔这时候从梁辰的身后走上前,望着安潇潇,竟是某种近乎卑微的语气“真的不是这样的,安···小姐,你听梁辰解释好吗?我和梁辰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梁辰难为情地望了眼江乔,转而又把似乎是没了多少力气的安潇潇拉回到了房间。

     *******

     关上门,安潇潇狠狠地推开身边的梁辰,浑身上下保持着排斥的感觉,连对方身上那徐徐传进鼻孔里面的柠檬香气都让安潇潇感到头晕目胀的恶心“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梁辰把一双手放在身前交握着,望了眼江乔又对安潇潇说“潇潇,我刚刚只是和江乔在谈事情,你相信我,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我绝对没有背叛你。”

     安潇潇冷哼一声,感觉浑身都有些颤抖的发凉“我凭什么相信你?你当初要我回来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你忘了吗?你说你已经和这个女人不再联系了,可是现在呢?你要是不和她联系的话,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以为我傻吗?你以为我会再相信你的鬼话吗?”

     梁辰把手抬在空中拼命的摇,一边要还一边甩着头“不是的,潇潇,我是不想要联系她的,可是···可是她···”

     “她怎么?她是自己找上来的不成?她找上来还有穿墙术,是自己走进来的不成吗?梁辰你···”

     江乔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打断了安潇潇的冷嘲热讽“不是这样的!”江乔望了眼梁辰,看着安潇潇突然就哭了出来“安小姐,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我本来是不想要来找梁辰的,可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安小姐,求求你,不要怪梁辰了,你们两个人不是都要结婚了吗?从今以后,你是梁辰的妻子,我只要梁辰偶尔来看看我就好了,安小姐···”

     “你有病吧!”安潇潇忍不住咆哮起来,她看着面前可怜巴巴的江乔,脑子里面突然又闪过了对方当时用匿名短信给自己发的床照。一幕幕,全部都是这个叫江乔的女人给自己的耻辱过往“你以为现在是什么时代?你还想要当合法的小三吗?你要做妾啊?你怎么这么自甘下贱啊?就算你要犯贱!也别在我的面前犯!你要在我的生活中插一脚,你没有资格!”

     梁辰从来没有听见安潇潇会这么激烈的骂一个人,着实有些吓到。他站在原地,整个人都失去了说话的力量。

     江乔哭成了一个泪人,哭着哭着突然就跪坐在了地上“我不想这样的,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啊,我···我怀了梁辰的孩子。”

     *********

     原本就已然颓废的身心,在江乔的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彻底没了知觉。

     安潇潇冷冰冰地望着江乔,转而又看向站在一旁表情落败的梁辰“你···让这个贱人怀了你的孩子?”

     梁辰不自觉紧了紧眉毛,因为那一句句恶毒的词汇,着实在心理上有些对安潇潇恐慌“潇潇,对不起,我不想要事情变成这样的。”

     安潇潇疲惫地扶着身边的物体,挪动到沙发上坐下。身体找到了依托,突然连绝情也找到了勇气。她的目光不再看向梁辰,脑子里面回荡着无数乔寻关于‘背叛’的言辞论述。于是她仰头,朝着头顶上的白炽灯泡冷笑一声“梁辰,我以为我能原谅你一次,就会原谅你第二次吗?你以为我真的那么贱吗?你以为谁都跟这个女人这么贱吗?我这辈子,就只能给你那一次机会,不会再有了,我们结束了,你听见了吗?”

     梁辰抬头,一边拼命地摇头一边跪在安潇潇的面前恳求“不要,潇潇,我错了,你不要这样对我,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不是吗?潇潇你不能这样丢下我,这件事情我会解决掉的,我一定会解决掉的!”

     “你怎么解决?”安潇潇狠狠地转过头瞪着梁辰,眼泪也开始难以抑制地喷涌出来“让她做你对我厌恶时的床伴吗?你以为你是谁?约翰·肯尼迪吗?一个女人不够,你一定要有其他的吗?你难道不知道?像你这种人,你根本没有资格吗?你以为我很爱你你就可以随意的践踏我?把我放到你父母面前,让他们对我冷眼相待,你以为我一定要嫁给你吗?你以为你是谁?你跟赢珏比,你连他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你知不知道?”

     梁辰哑然,原本卑微的泪水突然凝滞住,哀伤的神色渐渐消失,最后变成一种绝情又气愤的态度“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就是在羞辱你吗?那么你现在在做什么?你不是说你和赢珏什么都没有吗?那你现在为什么拿我跟他比?”

     安潇潇深深感觉到了梁辰的愤怒,反倒心里荡起一丝邪恶的欢喜。总之已经和对方彻底地决裂了,那么为了防止自己再吃这个让人作呕的回头草,何不这一次,就彻底一点“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清楚吗?你知道的,我和赢珏上过床,我如果当时不爱他,我怎么会和他上床?我没你那么恶心,随随便便因为寂寞就拉个女人跟自己上床,我就是很爱赢珏。我答应跟你在一起,也不过就是想要回来羞辱一下你,看看你这个没钱没势的穷小子,是不是真的跟赢珏比起来一文不值,而事实就是,你确实一文不值,跟任何一个人比起来都是!我连碰都不想让你碰一下,你还不明白吗?”

     梁辰的心像是被重重的捅了一刀,无数的耻辱,难看,背叛,气愤,诡异又扭曲的凝结成一团。最后梁辰起身,伸手狠狠地把安潇潇抓起来,发狂了一般地掐住对方的脖子吼起来“安潇潇你有胆子再说一遍?你说谁一文不值?赢珏那么好?那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找我?你就是想要看我的笑话吗?那你现在看见了!我早就应该知道,你就是个变态!变态你知道吗?”

     安潇潇因为强大的窒息感而拼了命地推开身边的梁辰,一双手挥舞在空中,真切地感觉到,皮开肉绽地撕裂感在自己的指甲处划过。

     梁辰的脸,被自己挠花了。

     ******

     梁辰尖叫一声,捂着自己的脸凶狠地把安潇潇推到一边。趔趄着跌倒在地,哭的梨花带雨的江乔便立马走上去关切。

     安潇潇捂着自己惊魂未定的脖子,火辣辣的痛感禁锢着自己说不出话。

     梁辰此刻已然满眼带恨,一张脸被安潇潇挠的满是沟壑。复杂又纠结地瞪着安潇潇半晌,语气里面没了丝毫温度“安潇潇,你给我滚!我这次和你说,是我让你滚的,所以我们这次是真的结束了,你早就变了,你现在看不起我了,你心里面早就已经有了其他人,我没有资格?你更加没有资格继续和我在一起,你没有资格,再让我爱。”

     安潇潇的手从脖颈处脱落,像个死人一般僵硬着,随后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如同幽魂一般走出了出租房。

     这一次,他们彼此都确信以及肯定,真的结束了。

     ******

     四年来的爱情,青春岁月,矢志不渝,全然在一夕之间崩塌。比之第一次那个看似痛彻心扉令人无比后悔的分手,这一次,看起来却更加像是彼此人生中最为绚丽的一笔。

     最为绚丽的争吵,最为绚丽的发泄,最为绚丽的诀别。

     一个人走在街道上,安潇潇只是感到绝望。她的头发凌乱着,在萧瑟的寒风中更加看起来毛躁,一只手不自觉地插·进毛衣口袋,奇迹般地发现还有几百块钱。

     站在街道的边缘,入夜一片漆黑。安潇潇抬起手,也不论安不安全便打下一辆黑色的出租车,把所有的钱丢给司机,冷漠地把手杵在窗口“走吧。”

     司机一脸茫然,眼神不自觉瞟上安潇潇微红的脖颈“去哪里啊?”

     安潇潇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她想,她也许可以回父亲家,可是一想到那个后妈,她就又感到绝望。她也许可以去找赢珏,不!别开玩笑了。那么她可以去哪里呢?天大地大,怎么就没有她可以去的地方呢?

     “找一个有海的地方吧,我想看海。”琢磨许久,安潇潇吐出这么一句。

     于是司机便把这位在大半夜拦车,像个吊死鬼一般的苍白女人拉到了三甲港海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