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安潇潇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之间离开。她只是情不自禁地转身,情不自禁地离去,把赢珏,那个自己一向有些恐惧的男人留在了原地。

     其实她早就应该知道,自从遇上了梁辰,那个自己自认为这辈子最爱的人,她就没有什么回头路了。

     还记得大四分手季那一年,她本来想要顺水推舟的结束这段感情的。她当时心智天真,觉得一段感情而已,想要结束的话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且就像很多在大四分手的男女一样,一切都会过去的。

     而至于为什么要分手,安潇潇的理由很简单。

     当时学校有三个香港交换生的名额,两个都被艺术班的艺术生抢走,剩下一个分给了文学院,安潇潇作为一个有志向有理想的励志青年,决定拿到最后一个名额。而凭借自己优异的成绩,以及因为经常在杂志上面发表文章的人尽皆知的才女形象,得到这个名额应该是轻而易举的。

     于是安潇潇说了分手,原因摆在那里。梁辰如同往日一般沉默,在沉默之后突然起身,坚定地对安潇潇说“好,我和你一起去香港。”

     安潇潇一脸惊愕,梁辰却已经在刚刚沉思的时候做好了规划“我回去就和我爸妈说,然后和你一起去香港。”

     “可是你没有学校的名额。”

     “我就算是花钱也要和你一起去香港,如果这就是你要和我分手的原因,那么是不成立的。潇潇,除非你说,你现在已经不想要和我在一起了,否则的话,我和你一起去香港。”

     望着梁辰此刻如战士一般坚定的目光,安潇潇的心彻底柔软了,她突然之间觉得,香港也不是什么好地方,留在上海,一样可以实现自己的写作梦想,而且父亲最近准备和一个女人结婚,如果自己去香港的话,很难拿到可观的生活费···诸如以上种种原因涌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安潇潇认输了,她走到梁辰的身边,却依旧不太肯定地说“如果我真的爱你,我可以为你留在上海,可是我不确定,我们真的会走到最后吗?梁辰,我···”

     话音未落,梁辰便抛弃了以往的温柔形象,探身强硬地堵住了对方的唇。一股火热又令人心惊肉跳的触觉搅动着自己浑身的细胞,难以抑制的原始荷尔蒙冲破天灵盖。安潇潇痴迷地和梁辰在那个待了几乎四年的方寸教室里面,明目张胆地深情拥吻着。

     从那一刻开始,她便一直坚信,她的未来,要么和他走向终老,要么和他走向灭亡。

     安潇潇后来就再也没有和梁辰说过离开的事情,她为了梁辰放弃了去香港的名额,大学毕业之后从宿舍就直接搬到了梁辰的出租房里面。一开始梁辰没有找到工作,安潇潇的书也一连被好几个杂志社拒绝,日子过得清贫,可是安潇潇和梁辰,自从那次分手季之后,再也没有过离开对方的念头。

     可是没有想到,看似坚固的恋情竟然真的会那么仓促地就结束了。背叛来的那么强烈,让安潇潇都来不及去慎重思考就说了分手。

     走在夜上海的外滩上,望着远处如碑座般耸立起来的东方明珠。看着这个标志着最繁华最奢侈的城市焕发出美丽的夜光,安潇潇的心却落得凄凉。

     **********

     往事历历在目,安潇潇在想念对方的同时,也开始反省起来。没记错的话,当初分手,梁辰也是怪罪了自己的。

     自己的冷淡?可是自己不是一向如此吗?也许有一刻太过于淡然了?有多淡然呢?因为再也不想着分手的事情,可是对彼此的情绪肯定会有的。也许会有那么一刻会突然想要远离对方吧?可是毕竟没有远离,情绪却被对方看出了吗?

     在一起那么久,说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安潇潇却一直都坚信,她爱梁辰的。她就算是有一刻厌恶了,也绝对不会去随便找一个男人上床的。又或者,那个大胸的女人不是梁辰随便找来的,也许他们早已蓄谋许久,也许他们已经偷偷在一起很久了,只是自己太傻没有发觉。

     想到这里,安潇潇猛地抬头,她冲动地从包里面掏出手机,回复了对方短信:我从来没有想要背叛你。

     发送之后安潇潇忍住把手机扔进长江里面的冲动,顺着栏杆继续往前面走。天色越来越暗,昆虫嗡嗡叫的秋夜里,安潇潇渐渐觉得脊背发凉。不久就收到了梁辰的回复:你和他在一起?

     安潇潇自然不能知道,自己和赢珏从梁辰面前走过的那一天,梁辰是怎样用尽了全力,才忍住没有上去揍赢珏一拳,梁辰又是怎样在生存和爱情之间选择了爱情,一个人不顾领班的阻挠跑到酒吧里喝的烂醉如泥。

     *********

     那天,他一个人在aires喝的醉生梦死,心里面,更是痛彻心扉地翻滚着和安潇潇的一段段过去。

     那个充满了知了叫声的夏日校园里,那个跟踪与被跟踪的故事,那个充斥着情窦初开与害羞懵懂的恋情,那个差点在分手季告一段落的彼此。

     梁辰可以对天发誓,他是从来都没有想过和安潇潇分手的。一个人如果爱上另一个人,一辈子那是多么好的事情。尤其像是梁辰这种习惯了温柔待人又含蓄优雅的男生,他想要做的,一直都只是对安潇潇一个人好。曾经他愿意抛弃一切陪她去香港还是哪里,现在的他,一样可以。

     只是那一夜,他不知怎么就鬼迷心窍,被新来的服务员小妹勾搭上了。除了安潇潇,他向来对其他的女人没有任何的欲求,他第一眼看见那个小妹,也不过就是吃惊地‘哇’了一声,可是谁知道,对方却对自己百般勾搭。

     后来和那个小妹一夜情的念头,也不过就是因为安潇潇在书要出版的那几天,对自己很明显的不耐烦,在码字的时候根本连碰都不让梁辰碰一下,好像自己身上是长了天花病毒一样。受到了打击的梁辰不过就是想要放纵一下。一夜情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冒险,一个对自己来说可有可无的冒险。可是就是因为安潇潇的冷淡,促成了这次被发现的冒险。

     **********

     可悲又努力保持着坚强的安潇潇,直到最后一刻,才发现,和梁辰的分离对自己来说打击是多么的大。如果时光重头来过,安潇潇也许会在这件可怕的事情发生之前,百般地对梁辰好吧!那样的话,分手的事情真的就不会发生了。

     安潇潇实在不知道怎么回复了,因为时间的沉淀,她似乎也有些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自己那所谓的‘冷淡’,那个曾经伤害过很多自己认为不重要的人的‘冷淡’,那个总是让自己后悔的‘冷淡’。于是她的心有些虚,脑路在风卷残云之间,竟然碾压出了‘复合’的念头。

     不过她摇了摇头,思索许久,终于回复梁辰:你还觉得我们之间是我的错?

     许久,梁辰回复安潇潇:我也错了,潇潇,我们见个面吧,这些事情在电话里说不清的。

     安潇潇望着手机屏幕上面的闪烁冷笑,这才意识到,自己和他分手这么久,他只有在看见自己名花有主的时候才会焦急吗?他心里面是不是早就打定了主意,觉得自己离开了他就像鱼儿离开了水一样活不了?他是不是觉得,自己不管怎样,最后一定会回到他的身边?他真的是···

     安潇潇无力地叹了口气,他真的是很明白自己的。

     ********

     漆黑的深夜,安潇潇依旧一个人在路上晃荡,周围除了路灯蒙着糖纸一般流泻下的暖光没有任何的气息。越走越凄凉,安潇潇无力,因为没有回复梁辰,也就没有得到任何其他的回复。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终于又收到了一条短信,可是来信人却是乔寻:明天有时间吗?来取我送给你的画好吗?我等你。

     安潇潇怔然,茫然无措地看着周遭颇有些寒伧的景象,一个人往蔓延着无尽黑暗的前方走去。她真是好累,累到眼前出现了一团光···

     那光晕越来越近,最后变成了一辆黑色宝马,赢珏从后车窗里面探出头来,一脸好奇的望着安潇潇,在车里面缓慢地观赏着疾步往前行走的安潇潇“原来你喜欢一个人大半夜竞走吗?”

     安潇潇不回话,依旧固执地往前走着。一个人气到极点就是这样的,尽管自己的那些感情烂账和赢珏没有一丝半点的关系,她也依旧想要保持着对周围所有人的痛恨。

     赢珏看出了安潇潇的不爽,还以为是自己的什么玩笑气到了对方“如果你以后不喜欢我和你开玩笑,可以告诉我。”

     “没有。”安潇潇继续往前走着“我只是不喜欢你一本正经的开玩笑。”

     赢珏嘴角一扯“那你要告诉我啊!不过也有可能是我这个人看起来比较正经吧!我不觉得自己是在一本正经的开玩笑啊!而且我实在不懂,为什么我说我一定要给小孩子捐钱你会生气?”

     安潇潇这才意识到,赢珏的想法还停留在慈善晚会的那个笑话上。只是此刻她没有心情去纠正赢珏,只是顺着说“我没有生气,我只是从你的话里面···知道我们是不一样的人罢了。”

     “哪里不一样?”

     “我不会捐钱给小孩子,我也没有钱。”

     赢珏无奈地笑了笑,拍了下手顺势打开车门“好了,这些都不重要了,上车吧,我们回家。”

     安潇潇停在原地,看着车里面也渐渐停在自己面前的赢珏“回···回家?”他的意思是回檀宫别墅吗?那里是自己和赢珏的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