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王夫人倒霉
        贾政进屋的时候,赵姨娘脸色还面带忧郁着,可贾政一进屋,赵姨娘脸色瞬间明媚。

         爬起身,拉着贾政进屋子,习惯性回头看了眼王夫人那边,瞅见周瑞家的在偷看,面色还不怎么好,不用说,赵姨娘这人必然是要冲着周瑞家的来一个不屑一顾的笑容。

         进了屋,面对赵姨娘的温柔体贴,贾政心情极好,坐在炕上捡起几颗瓜子嗑着,难得严肃的脸上还挂着笑。

         “贾环,你最近又到哪里疯玩去了?”贾政这话没带半点呵斥,也没带半点情绪,只不过随口一问而已。

         贾环小子瞥眼贾政的脸,也随意回到,“还是每日去上学,回来后就在太太屋里抄经书,没去那里疯玩。”

         哼!每次见到他,都记着他去哪里哪里疯玩,他环三爷不过一庶出,哪里有银子去疯玩。

         父子两感情不深,稍微问候几句,也就再没话说。

         坐在这屋子里,贾政不高兴,贾环也高兴不起来,这天底下,虽说有当着自己儿子的面宠姨娘的父亲,但贾政这种老学究是断不会如此作为,因此,贾政虽不想贾环继续待着,却也没开口赶人。

         若是往日,赵姨娘早打发他回自己屋子去了,可今日,赵姨娘却迟迟没有开口,从头到尾都笑眯眯坐在贾政身边伺候,弄得贾政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觉得尴尬极了。

         贾环低着头嗑瓜子,嘴角微微弯着,难怪圣人都说女人和小孩难养,瞧瞧,今儿个姨娘丢了那么大的人,还指望她好好服侍您老人家?做梦去吧!

         不过,这样真的很爽有木有。

         就是待得再不舒坦,贾环也不愿意走开,贾政等了好半响,好好的心情都败坏得差不多,心里有些话想说又说不出口,憋屈着,要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过了好半响,赵姨娘觉得差不多够了,就给贾环使了个眼色,贾环放下手中瓜子,乖乖起身告退。

         这个男人虽然不咋地,但她还不得不依靠着,她可不是王夫人,有娘家撑腰,就连当面骂他指责他的权利,她都没有,还敢把人得罪死了?

         等着贾环离开屋子,贾政脸色才稍稍好看那么一丁点儿。

         “秀娘,今日贾府真发生了不少事情。”贾政一开口,就是这样一句,赵姨娘面带疑惑问了句。

         “发生什么了?”这绝对是在明知故问,可贾政就吃这套,而且还就希望她如此说。

         “旁的事情你也在场,自然知道,只是荣庆堂的事情,只怕你还没听说。元春那丫头不愧是大年初一的命格,竟是要做新皇的贤德妃!难怪这么多年在宫里都没消息,原来是要选个更加好的前程。”

         做年迈老皇帝的妃子,又如何比得上做年轻力壮尚无子嗣的新皇的妃子,往后若是有幸诞下龙子,他们贾府的好日子还不就来了,他贾政耀武扬威的日子,还会远吗?

         “天啊,贤德妃!!”

         “是啊,还赐居凤藻宫呢,如今在后宫里,除了皇后,就属元春体面,我这个做国舅爷的,连王子腾都要敬畏着呢。”

         贾政在赵姨娘这里说话是不同的,有些话不能在有见识有底气的王夫人那儿说,却能够在赵姨娘这个没半点文化的人面前说。

         即使赵姨娘说出去,大家也不过认为是赵姨娘异想天开而已,哪里还会怀疑他贾政的人品,他心中有点激动情绪,不发泄出来,总是对身体不好。

         再则,她真敢说吗?不过一个姨娘。

         “国舅老爷!天啊,老爷成了娘娘的父亲就如此气派,往后若是做了皇帝的外公,日后别说大房和王子腾了,不管是谁,在老爷面前还不得猫着。”赵姨娘故意描绘出一副特别美好的蓝图,逗得贾政开怀大笑,颇为畅快。

         “是啊,元春这样的命格,自然能诞下皇嗣。皇后是个没福气的,算算日子,她嫁给陛下也有段时日了,至今都还没生出个儿子来,只怕是没那个生儿子的命!元春若是生下皇子,那皇子必定是陛下所有子嗣中身份最高贵的,想要坐上那位置,也不知不可能。”

         更何况,他还有个手握重兵的舅姥爷帮忙呢。

         “是啊,娘娘大年初一的命格,怎么能不尊贵逼人。说起来,二太太的肚子真是争气,生的孩子一个比一个八字好。先头珠大爷年纪轻轻就中了举,后头又生了个娘娘女儿,接着生下的宝二爷也是个有来历的,老爷大福啊。”

         赵姨娘故意提起贾珠和贾宝玉,为的,就是膈应贾政。果不其然,想起自己这两个儿子,贾政一半是伤心,一半是愤怒。

         “快快别提那个畜生,做出那样的蠢事,还有脸说自己是有来历的。”

         赵姨娘一边按着贾政的肩,一边不屑勾了勾嘴角,可不是,就算是她的贾环,都不会干下那样的蠢事。

         “可宝二爷那块通灵宝玉可做不得假,今日宝二爷虽说有所顶撞陛下,但陛下不一样没责罚吗?若是旁人,只怕早就挨了板子。更何况,他还有宫里娘娘会照应着呢。”

         赵姨娘一反常态,没故意说宝玉的不是,反而不断说起宝玉的好来,脸上也笑得迷人,贾政却没心思看。

         要说今日赵姨娘如此作为,还是从二太太那儿学的,只是她平日都不喜欢用而已。

         跟王夫人斗了那么些年,多多少少了解她会如何上眼药。不得不说,这大家出身的丫头,心眼子真是坏透了。

         “哼!若不是陛下顾着元春和老祖宗的面子,只怕当场就挨了打,还能留到后头发作!”哪里还需要他这个做父亲的亲自动手,如今想想,手都还在打颤。

         “宫里娘娘就是再得宠,那畜生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贾政对贾宝玉的嫌弃,是与日俱增。

         此时此刻,可以说忍耐到了极致。今儿个老太太对他和对宝玉的评价,气得他肝儿都疼的颤抖。

         就算他贾政再不堪再无能,好歹他也好端端读着书,名声从来都是正派的,总比那畜生整日吃丫头嘴上胭脂要好很多吧!怎么到了老太太口里,他就变得如此不堪,竟还跟大哥是同一等级的废物!!!

         就连爬上高位的元春,竟都比不得宝玉那混账东西!

         “依我看啊,也不是宝二爷扶不起来,只是身边想要带坏他的人太多了而已,也不知道二太太怎么想的,她屋子里漂亮丫头倒是不多,也不让抹胭脂水粉,可宝玉屋子里的那些丫头一个个国色天香,整日里浓妆艳抹妖妖娆娆的。再有来历的公子哥儿,都要被带坏了。”

         这样名正言顺光明正大得上眼药,比平日里嚼舌头要好太多,至少,贾政没瞧出问题来。

         赵姨娘说得头头是道,还给贾政细数着贾宝玉屋子里的那些丫头。

         贾宝玉身边四个大丫头,就没一个长得不漂亮,底下二等丫头三等丫头加起来起码有两位数,如此众多的丫头环绕着,贾政听着,似乎还真觉得赵姨娘没说错。

         想起他爹还在时,他身边可连个像样丫头都没有。

         其实,赵姨娘说如此详细,左不过还是心里不爽罢了,贾宝玉待遇这样好,可贾环呢,身边称心的丫头都没有,小厮都只有一个,却还是那等不堪的下人。

         就算有些脸面的探春,身边也就一个大丫头跟着,穿戴什么的,也就比宝玉身边的丫鬟好了那么一丁点儿罢了。

         “哼,也不知道那婆娘整日里忙着什么,都只剩下一个儿子了,还不好好管管,由着那些妖精哄坏宝玉!”

         贾政说起这个事,就忍不住冒火,若是珠儿还在,他哪还需要头疼。

         往日里那婆娘总说他逼死了珠儿,可他父亲当初也是如此逼他读书的,他入考场那么多次,怎么就没事,说到底,还是那婆娘不尽心,尽想着揽权,没给珠儿看好了身子。

         他如今只有一个嫡子,怎么能让后宅的丫鬟给带坏了。

         话也不想再多说,起身走出赵姨娘的屋子,迈开步子直直朝正院王夫人的居所走去。

         周瑞家的见他面色不佳走进来,心情也更加糟糕,只怕那不要脸的下贱人又在老爷面前告状了。

         王夫人喝下药的时间不长,昏睡着依旧醒不过来。贾政站在床边,闻着一屋子药味,再瞅着床上那张老脸,真真儿倒进了胃口。

         “周瑞家的,待会儿你们太太醒了,让她赶紧处理掉宝玉身边的那些小妖精,一个两个的都那么不省心。”

         周瑞家的一愣,眼珠子一转,就知道后院那不要脸的在嫉妒宝二爷的待遇,“老爷说笑了,宝二爷身边的丫头都是太太和老太太精挑细选的,哪有什么小妖精。”

         “那什么袭人,一听名字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贾政面色不善。

         周瑞家的老脸挂着谦卑的笑,“袭人这名字是宝二爷取得,原本她是在老太太身边当差的大丫头,自然是得了老太太的精心□□,人不仅端庄,还事事恭顺,府上哪个不佩服老太太教人的手段。”

         贾政却觉得,这是周瑞家的在狡辩,甚至还故意扯出老太太的虎皮来。

         只是,他还真的就不能怎么办。老太太赐下的,不管如何都赶不走。

         竟然一个赶不走,就有更多的赶不走,贾政想到此处,只觉得颜面无光,愤愤然甩了甩衣袖走出屋子,看都不愿再看王夫人那张老脸一眼。

         就算他做了国舅爷,可还是对付不了家里的这两个女人,还有什么好高兴的。

         贾环站在后院那边偷看了好一会儿,瞧见贾政又冷着脸走出正院,嘴一撇,颇为不屑。转身进了屋子,坐在炕上继续跟她姨娘说话。

         “这老爷我可不怕,老太太对付不了,竟然连二太太都对付不了,真是的。”

         赵姨娘翻了个白眼,“若是他能对付得了二太太,这后院早就又有女人进来了,何至于他一个大老爷们只能宠着你姨娘一个。贾元春封妃,府上就连丫头都能得赏钱,偏你姨娘一个子都不会得到。”

         说了好半响的话,竟然一点东西都不赏下来。

         “从头到尾都说着贾元春和贾宝玉,哪怕有一句提起你这小兔崽子和探春,你姨娘我就心满意足了。哼!”赵姨娘心情不好,大半盘没有吃完的瓜子被她全部倒掉。

         “姨娘,都说了别提探春,那丫头眼底心里哪还有你这个姨娘,只怕她恨不得从二太太肚子里钻出来,能不认得你这个生母就再好不过。”

         赵姨娘深深叹了口气,“那丫头也是想嫁的更好而已,你是她……”

         “得了,我才不要这个只想踩在我上位的姐姐,关心她我还不如关心梨香院的薛宝林呢,好歹人家还资助了我一百两金子.贾探春她除了辱骂我,下我脸子,还给了我什么?也不知道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赵姨娘也不再纠结贾探春的事,“今儿个真是把我给吓着了,好端端的,那贤惠人一出手就毁了人家的脸,真想入宫想疯了,陛下指定了人选,她还能顶替不成?”

         “哼!从头到尾陛下都没有指明好不好,只是那个侍卫点了薛宝林姐姐而已。”贾环一直站在旁边看着,有些事情反而看得更加清楚。

         “薛宝钗是嫡出,又有贾府和王府撑腰,换个名额又怎么了?再说了,不是还有一个名额没定下来么?毁了薛宝林姐姐的脸,她入宫也更加名正言顺些,总不能贾府选两个薛家丫头入宫吧。”

         赵姨娘⊙_⊙:“你怎么看出来的!”

         贾环冷冷一瞥,颇为高冷,“只是用脑子而已!”我本来就不是笨蛋好不好,平时的我其实都不是真正的我。

         赵姨娘一怔,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只是,你就算再聪明,也只是我赵姨娘的儿子,你就算再有前途,也不能像探春一样离开我身边。

         贾探春的事情,赵姨娘嘴上已然暴露出不满,这心底,就更不要说有多少根刺扎在心头了。

         贾环深深叹口气,小小的孩子自嘲般笑了笑,“姨娘,你瞧瞧,那丫头往日跟我说话时左一个后台右一个后台,如今,还不是被薛宝钗一个巴掌打的再无翻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