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入宫
        薛宝钗的脸一瞬间涨红的无法忽视,秀眸死死瞪着寒邵,呼吸都剧烈不少,不过,寒邵脸皮够厚,随便你瞪,反正又不是我吃亏。

         “大人想要如何?”

         “本官照着圣旨办事,其他的,万万是不敢想的,请姑娘也不要再为难下官。”可这人脸上哪还有一丝的为难,悠哉悠哉转身朝轿子边走去,这贾府请个丫头出来都这么慢,真是没半点效率,连个二手准备都不会做!!

         又等了大半晌,薛宝林的人依旧没看见,寒邵的脸越发漆黑,“这是贾府想要抗旨还是薛府想要抗旨?总归是一家,看来是商量好的,想要威胁本官就范!也罢,本官这就回宫复命。”

         寒邵气呼呼就想走,薛宝钗没有留他,她进不了宫,薛宝林也别想进,此时此刻,她还巴不得这个侍卫赶紧离开,她好找舅舅来问问情况。

         可贾政和贾赦不敢让他走啊,这种抗旨不准的事,可是要抄家掉脑袋的啊!

         “二位老爷也不用多言,本官在此已经等足了一个半时辰,如今日头都要上来了,陛下也该下朝了,本官可没时间跟你们闹腾,陛下还等着本官复命呢。”

         “这位官爷,再等一刻钟,只要一刻钟,必然把人带到您面前。”贾赦此刻对二房一家一级二房的亲戚家都特别看不顺眼,他的贾府俨然都成了他们的贾府了,等会儿获了罪,又是他去扛着,简直糟心。

         说完这句话,贾赦立刻回府,亲自去梨香院把人带出来,这会儿他都大好主意了,若是薛姨妈不肯,那薛家也别住在贾府了,往后都不要继续来往,省得拎不清的祸害旁人。

         王子腾若是有话要说也无所谓,反正他王子腾整不到他,他也得不到他好处,看他脸色做什么?还不如巴结巴结他那些有些权势的好友呢。

         大老爷亲自到梨香院接人,甚至还带了一堆小厮,顿时梨香院整个都闹开锅了,薛姨妈目瞪口呆看着贾赦贾大老爷撞开偏院的门,把里头那个毁了容的小丫头带出来就朝大门口走去。

         薛姨妈也想拦着啊,可她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挡得住贾赦这么个大男人,不到片刻,人就被他带走了。

         大老爷面色相当难看,“什么东西,还以为贾府是他们家是吧!抗旨不准你回你薛家去,连累我贾家做什么,一个两个的都拎不清。”

         “大老爷,今儿个宝林的遭遇你也见到了,往后,没准就是您的遭遇了。”薛宝林突然的开口,让贾赦火气瞬间就爬了上来。

         “你个丫头片子,你懂什么。”

         薛宝林耸耸肩,一点不怕,“这还不是很清楚吗?我不讨人喜欢,没权没势的,一旦上位立刻就性命不保,如今大老爷不务正业倒也无妨,若是您或者琏二爷哪一个混出了个脸面来,必定不能善了。”

         “你……”

         “大老爷,说不得到最后,你就死于非命了也未可知。”薛宝林说完这一句,迈着步子从贾府的大门走出去。进来的时候走的是偏门,如今,也算是走了一遭正门,往后,她就不是如今的她了。

         薛宝钗也在门口站着,见她出来后面色难看到极点,努力忍耐却也禁不住身子气的发颤。

         寒邵瞥眼这丫头的脸,好家伙,这些女人好生恶毒,一上来就撕破脸啊!这该有多大仇多大怨啊。

         “薛宝林姑娘!”

         “大人,她如此模样,入宫怕是要污了贵人们的眼。”薛宝钗依旧在做最后的挣扎。

         这会儿不单单寒邵没看她一眼,就是薛宝林都不想搭理她,自顾自走到第二辆轿子上,关上帘子,什么都不用继续说了。

         “大人!”

         “启程。”寒邵跃上马车,对着贾府两位老爷拱了拱手,就走入了马车内,车队缓缓离开,留下面色青白的一众人。

         薛宝钗眼睛瞬间红了,那个该死的贱人,就这样光明正大顶替了她的位置!总有一日要你不得好死。

         在京城这地界,敢拦寒邵的马车不多见,一路上半点阻碍都没有,直接抵达宫门口才停下来,这会儿第三位姑娘的马车早就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林黛玉率先走出轿子,几步就走到薛宝林的轿子边上,正好瞧见薛宝林从里头走了出来。

         “你的脸没事吧!”

         薛宝林摇了摇头,“没事,过几天就好了,不会留疤的。”

         “没事就好,从昨天到今天,我都心惊胆战,尤其是听说她们抄了你的偏院后,就更加心急如焚,当真没想到宝姐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林黛玉秀眉蹙着,心情不甚高兴,“宝玉如今也半死不活的!唉!”

         “林姐姐,此刻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快些收起眼泪,待会儿在太后那边若是掉了泪,太后瞧着会不高兴的。”

         “嗯。”林黛玉赶紧擦了擦眼泪,身边的丫头紫鹃非常有眼色给她递上一块新的帕子,若是平日,林黛玉没准还会谢上几句,如今,半个字都不想说。

         昨天紫鹃给她说了好些话,以往她拉拢着宝玉,如今,却是要她去给陛下献媚,真正是想不到。

         第三位姑娘来头可不小,是南安王嫡亲的妹子,真正的郡主。不过年纪并不大,跟林黛玉差不了多少,此刻,这位郡主打扮的花枝招展,身上穿上头上戴的没一样不讲究,她就那么站在那儿,都能远远闻到花香味。

         “贾府好大的气派,竟然让本郡主等了如此之久。”等得心烦意乱的南安郡主面色不爽,说出来的话自然带着不小的脾气,长这么大,从来都是别人等她,如今倒是长了见识了!

         “好了,都已经晚了,还啰嗦个什么,快点进宫去,待会儿陛下要陪太后吃饭的,你们三个必须在场。”寒邵不耐烦听女人们吵架,整理了仪容就给了守门的侍卫通行令。

         南安郡主偏头看了眼薛宝林,嘴角一撇,“什么小猫小狗都敢进宫了,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说罢,率先跟着寒邵走入皇宫。

         这个皇宫非常大,也颇为气派,就是贵为郡主的南安郡主,都忍不住有些惊叹,可也并不是所有地方都如此华丽大气,就像太后住的地方,就明显僻静许多,一眼看去,南安郡主都以为自己到了冷宫。

         静安殿没什么花花草草,也没多少宫女太监,看着颇为冷清幽深,南安郡主想不明白,天下最尊贵的女人为何要住在这个地方。

         寒邵把她们带到了地方,急匆匆就跑了,好像这地方有多不吉利一样,弄得几个丫头更加惴惴不安。

         “宝林,你说陛下怎么会让太后娘娘住在这种地方?”林黛玉是个单纯善良的孩子,同时也没什么心眼心机,想到什么就自然而然说出了口,可这地方是皇宫,有些话可不能乱说。

         南安郡主瞪了眼林黛玉,“别乱说话,小心陛下和太后娘娘听见了掌你的嘴。”谁说她是如此说的,但南安郡主内心深处同样颇为好奇。

         大殿内不知何时走出来一个老嬷嬷,那老嬷嬷看见她们,就知道她们是来做什么的,二话不说拉着几个丫头去了后头厨房,“你们帮忙做吧,待会儿陛下要来,你们多做点好吃的送上去,就算是尽了孝心。”

         南安郡主嘴角抽搐,目瞪口呆看着眼前的菜刀和萝卜,这辈子都没这么无语过,她一个郡主,竟然还要做饭!这些不都是下贱平民做的吗?再则,等会儿油烟一上来,她昨天花了两个时辰泡的花瓣浴还不白瞎了。

         “宝林,该怎么办?”

         “凉拌。”薛宝林同样有些无语,入宫伺候太后竟然是要亲自下厨,这辈子的人生观都刷新了一变,上辈子没怎么做过饭,这辈子做过了饭却也好久没动手了,真不知道做出来的东西能不能下口。

         转念一想,不如做个比较容易的不就得了。

         “凉拌什么?”

         “做饺子吧,饺子要容易做一些,我去切些肉,你就去切些韭菜之内的蔬菜。”

         林黛玉点点头,乖乖跑到一边,让厨房里的几个帮厨帮忙洗菜择菜,弄了大半天,才弄好馅,看的几个帮厨眉眼都抽搐不已,早就自己动手给她们做了不少饺子皮,否则陛下来了,都未必能做出一碗饺子来。

         有了饺子,林黛玉总算松了口气,可薛宝林特么的有点不高兴,待会儿就吃饺子怎么可以,几个帮厨根本就没动手做什么,不过都是些小配菜罢了,待会儿大腿来了真要丢人了。

         这会儿,薛宝林眼神一亮,太后看来并不欢迎她们啊,一来就弄个下马威,还特意让她们丢人丢到陛下面前去。

         薛宝林在厨房里找了找,发现不少熬煮多少的骨头汤,顿时就起了做火锅的意思,这东西坐起来又简单又好吃,烫头不错的话,闻起来香吃起来也香。

         这会儿帮厨们又开始眼角抽搐了,连南安郡主都看不下去了,这人哪里是在做菜,什么东西都混在一起煮,以为做猪食呢。一番闹腾,不单单颜色不好看,想必味道也不怎么样。

         可等着陛下到来时,帮厨们迅速把做好的火锅和轿子端上去,剩下的几个配菜都只乘上了一点点,三人站在饭厅看着朴素的一桌菜,顿时无语凝咽。

         这好歹还有两个锅子,若是只端上来几盘轿子,这场面太美都不敢看了。

         水彻坐在自己位置上,撇头看了眼太后,再瞄眼桌上的食物,还有什么不明白。

         太后面色颇为慈和,“瞧瞧,几个丫头也真是太有孝心了,竟然说要自己准备一桌菜,我瞧着,倒还不错,只是分量少了许多。”

         皇家讲究事不过三,就端上来这么几样,如何下饭!